艾未未谈谭作人案和他自己被软禁过程 | 中国 | DW | 12.08.2009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中国

艾未未谈谭作人案和他自己被软禁过程

本周三(8月12日),中国成都地方法院就四川维权人士谭作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案进行了一审审理。参与调查5.12汶川地震死难学童身份人数的著名艺术家艾未未特意从北京赶往成都准备为谭作人出庭作证。但是周三凌晨,他遭到强行闯入旅馆房间的公安人员的扣押。据艾未未所述,他遭到警察的殴打并被限制人身自由达11个小时之久。由于人身自由受到限制他无法到庭作证。德国之声记者电话连线了艾未未先生。

艾未未在自己的花园里

艾未未在自己的花园里

德国之声:艾未未先生,据说您在为谭作人出庭作证前遭到公安人员的扣押。现在您在什么地方?

艾未未:他们已经解除了对我的软禁。是在对谭作人的庭审结束之后,他们立刻恢复了我以及同行几个人的自由。但是他们没有给出任何扣押的理由和原因。我被扣押了整整11个小时。

德国之声:您能不能为我们介绍一下事情发生的经过?

艾未未:我和左小祖咒昨天晚上(周二)到达了成都。吃过晚饭回到旅店的时候我们发现有一辆便衣的车停在旅店门口,当时我们也没太在意。回到房间之后因为旅途的疲劳我们就休息了。到凌晨3点钟的时候,突然听到走廊里传来嘈杂声、吆喝声和脚步声掺杂在一起。还有人砸门,非常恐怖。有人在我们的门外吆喝"警察"。我在屋里问:"你们怎么证明是警察?为什么深更半夜用这种方式砸门?"这时候有人一脚把门踢开了。进来的人打了我,虽然不是很重,但是我的脸还是肿了。

后来我发现跟他们争论没有任何意义。比如说,你问他们"你们为什么要打人",他们说"我哪打你了,我没有打你,谁见我打你了?"他们已经完全是街道式的流氓。你无法想信一个国家穿着制服的执法者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我问一个警察:"你们怎么能这样打人?!"那个警察回答说:"我打你,我打死你都可以!"所以说,可以看得出他们身为执法者对法律的态度。

德国之声:当时进入房间的警察有几个人?

艾未未:当时闯入我的房间的有4、5个人。警察已经进入每个人的房间,把所有人都拉到走廊里站着。其他人也有被打的。后来警察带走了4个人,加上后来被带走的两个,总共有6个人被抓。

德国之声:这6个人被带到什么地方去了?

艾未未:不知道,你问警察,他们也不说。

德国之声:今天早上凌晨3点开始,您被警方扣押了11个小时,这么长时间您被允许做什么?

艾未未:一直到下午2点20分,我们一直被扣押在旅店里。这样就非常有效地阻止我们接近举行庭审的法院。这样我们也没有机会和其他表示抗议的人进行交流。因为有大量的朋友和遇难学生家长也前来支持谭作人。在旅店里我们不能出去,他们(警察)坐在走廊里。我可以用手机向外发送短消息。我用这种形式把消息发给那些关注这件事的人们。

德国之声:谭作人的代理律师浦志强在庭审前已经知道您不能出庭作证了?

艾未未:他并不完全知道。法院在最后一秒告诉他,没有办法通知到我们,因为无法打通我们的电话。这完全是一派谎言。我的每个电话都是能打通的。而且作为法院通知不到证人是因为打不通电话,这也是非常滑稽的。这样造成浦志强在整个辩护过程中最重要的几个证人都没有到场。

德国之声:谭作人关注调查汶川地震中死难学童人数和身份,并撰写了有关"六四"的文章。理论上来说,调查汶川地震中死难学童人数和身份不足以给谭作人定"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即便您出庭作证,应该对法庭最终的判决也不会起决定性作用。为什么您还是会遭到阻拦?

艾未未:据说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但是在控诉书上没有呈现出来。这个原因是一个大型的高度污染的项目,将在成都上游100公里处建造。这个项目事关很多人的利益。谭作人是对这个项目的反对者。这个应该是最重要的理由。六四只是个借口。

德国之声:现在一审已经结束,您会在今后的庭审中继续作为证人出庭吗?

艾未未:我会一直愿意作为证人出庭,但是这是不可能的。从一审的风格可以看出来,四川的公检法是一心要把这个案子做死的。没有任何诚意希望这个案件得到公正合理的交代。

德国之声:您现在还会做些什么?

艾未未:我们还是会继续做学生调查工作,使建筑质量调查成为更清楚的事实。这从根本上讲是对谭先生的支持。

作者:洪沙

责编:石涛

DW.COM

  • 日期 12.08.2009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s://p.dw.com/p/J8AA
  • 日期 12.08.2009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s://p.dw.com/p/J8A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