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中国疑在迪拜设「境外黑牢」 内有维吾尔人士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17.08.2021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美媒:中国疑在迪拜设「境外黑牢」 内有维吾尔人士

中国异议人士王靖渝的未婚妻、26岁的吴欢接受美联社专访时称,自己曾被监禁在迪拜的一间由中国管理的祕密监狱内,狱友还包含维族人士。中国及阿联酋皆否认该指控,但吴欢提供了她接受中国官员问讯的录音等证据。

Vereinigte Arabische Emirate Dubai

美联社报导,一名中国女子称她被关押在迪拜的一栋别墅内,而这个秘密监禁所是由中国所管理。

(德国之声中文网)中国异议人士王靖渝的未婚妻吴欢接受美联社专访,表示她曾被关押在迪拜的一个由中国特工管理的秘密监狱里8天。这可能是中国政府在其境外经营所谓「黑牢」的第一个实证。

26岁的吴欢说,中国当局将她从迪拜的酒店绑架出来,并将她带到一栋当地的别墅,那里的房间被改造成了监狱。中国政府认为她的未婚夫、19岁的王靖渝是一名异议分子,并试图将这对夫妇引渡回中国。

她受到威胁,并被迫签署文件,其中包含了一项对其未婚夫的骚扰行为所提出的刑事指控。她最终于6月8日获释,现在正在荷兰寻求庇护。

虽然「黑牢」在中国很常见,但吴欢的叙述是专家们所知、北京在其他国家设立黑牢的唯一证据。如吴欢的叙述属实,这反映了中国如何加强利用其国际影响力来拘留或从海外带回它想要的公民,无论他们是持不同政见者、涉嫌贪汙的人士,或是维吾尔族等少数民族。

中国、阿联酋否认指控

美联社无法独立证实或反驳吴欢的说法,而她也无法确定黑牢的确切位置。不过,美联社记者得到了一些确切的证据,包括她护照上的印章、一名中国官员问她问题的电话录音、以及她从监狱里发出给曾帮助她和她未婚夫的一位牧师的短信。

中国外交部否认了吴欢的说法。其发言人华春莹周一(8月16日)说:「我可以告诉你的是,这个人所说的情况并不属实。」

迪拜政府媒体办公室的一份声明则表示:「迪拜不会在不遵循国际公认程序和当地执法程序的情况下拘留任何外国人,也不允许外国政府在其境内开设任何拘留中心。」迪拜当局并表示,他们遵循国际刑警组织等国际组织制定的所有公认的全球规范和程序,藉以拘留、审讯和转移外国政府追捕的逃犯。

专门追踪中国国际执法行动的台湾台湾中央研究院助理教授陈玉洁接受美联社访问时说,她没有听说过在迪拜有中国的秘密监狱,在另一个国家有这样的设施是不寻常的。然而,她也指出,这与中国试图尽其所能将某些公民带回来的做法是一致的。

她说,中国有很多方式把这些人带回中国,包括通过签署引渡条约等官方手段,或者是通过撤销签证以及对其国内家人施加压力等非官方手段。陈玉洁说,中国直到近几年才真正开始在引渡这件事情上与外国合作。她表示:「这个趋势变得越来越显着。」

近两週的迪拜监禁

吴欢的未婚夫王靖渝今年2月因在网上质疑中国官媒对中印冲突死伤报导的真实性,并批评共产党,而遭中国警方通缉。4月初,他从迪拜打算转机至美国时,被当地警方逮补关押数周。5月27日,在美联社关切了王靖渝遭非法拘留的情形后,王靖渝就被释放,迪拜媒体办公室称,指控被撤销,并否认要将他驱逐到中国。

Frankreich | Exil | Wang Ching-Yu

吴欢未婚夫王靖渝是一名异议人士。他们俩人目前人在荷兰。

王靖渝离开迪拜后逃到土耳其,后来又到乌克兰。但吴欢称,就在王靖渝在迪拜被释放的同一天,人仍在迪拜的吴欢遭迪拜警方拘捕,并移交中国领事馆人员。

吴欢说,5月27日,她在酒店接受了中国官员的询问,然后被迪拜警方带到一个警察局待了3天。她说,在第三天,一名自称叫李旭航的中国人来看她。他告诉她,他在中国驻迪拜领事馆工作,并问她是否接受了外国团体的钱来从事反华活动。

在中国驻迪拜领馆的网站上,李旭航被列为总领事。领馆没有回复美联社要求评论和直接与李旭航交谈的多通电话。

吴欢说,她被戴上手铐,并被带进一辆黑色汽车。她说,半小时后,她被带入一栋有三层楼的白色别墅,那里的房间被改造成独立的牢房。在那裡,有人用中文对她进行了多次问讯和威胁。

她说,有一次她在等待使用卫生间时看到了另一名囚犯,是一名维吾尔族妇女。第二次,她听到一名维吾尔族妇女用中文喊道:「我不想回中国,我想回土耳其。」她说,根据这些妇女的外表和口音,她认为她们是维吾尔人。

警卫还给了她一支电话和一张SIM卡,并指示她向王靖渝以及曾帮助他俩的美国基督教人权团体「对华援助协会」(China Aid)会长傅希秋牧师打电话。

王靖渝对美联社证实吴欢曾打电话给他,问他的所在位置。傅牧师则说,在吴欢受监禁的这段期间内,他至少接到了她的四五通电话,其中有几个是用一个不知名的迪拜电话号码打的。

吴欢说,绑架她的人要求她做的最后一件事是签署文件,证明王靖渝对她进行了骚扰。她向美联社表示:「我真的很害怕。我被迫签署了这些文件。」

吴欢后来在6月8日被释放。她随后飞往乌克兰,在那里她与王靖渝团聚。在中国警方威胁说王靖渝可能面临从乌克兰引渡的情况下,这对准夫妇又逃到了荷兰寻求庇护。

中国是否在阿联酋有「黑牢」?

对于吴欢的经历,陈玉洁表示,一般来说维吾尔人最常被引渡或遣送回中国,因为中国当局一直在以「恐怖主义」的嫌疑为由拘留这个主要是穆斯林的少数民族,即使他们只有做像是祈祷等相对无害的行为。然而,吴欢和她的未婚夫是汉族,是中国的多数民族。

Weltspiegel | 26.03.2021 | Uighuren | Tableau

维吾尔族遭外国政府遣返回中国的消息频传。7月底摩洛哥就曾应中国要求,将一名维吾尔异议人士遣返回中国。

美联社採访一名创立了倡导组织「迪拜关押」(Detained in Dubai)的法律倡导人士史特林(Radha Stirling),她说她曾与十几个曾被关押在阿联酋的别墅里的人士共事过,其中包括加拿大、印度和约旦的公民,但没有中国。

「阿联酋政府毫无疑问曾代表了其他与他们结盟的外国政府在当地拘留了一些人。」斯特林说:「我不认为他们会无视像中国这样一个强大的盟友的要求。」

然而,前美国驻卡塔尔大使、现为海湾国际论坛(Gulf International Forum) 战略顾问的特罗斯(Patrick Theros)称这些指控「完全不符合」阿联酋的做事风格。

特罗斯说:「他们不允许盟友(在当地)有行动自由。」他认为阿联酋会让中国人在当地经营一个秘密拘留中心的想法并不合理。

(美联社等)

© 2021年 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