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总统大选在即 「深红州」女选民盼被听见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14.10.2020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美国总统大选在即 「深红州」女选民盼被听见

距离美国总统大选仅剩不到三周,对于部份身处常年由共和党掌控的州的女性选民来说,在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伯格上个月病逝后,用选票支持女性候选人成为她们的使命。

USA I Wahlen in Ohio

虽然美国新冠疫情仍相当严重,但这并未阻止美国政治人物与选民为11月初登场的总统大选做准备。

(德国之声中文网) 在美国德克萨斯州,很长一段时间以来,美国大选一直不是最热门的话题。德州自1976年以来从未支持过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其州长职位长达四分之一个世纪都在共和党之手。此外,其州议会两院自2003年以来,也一直由共和党控制。疫情期间,德州曾经以“在新冠大流行期间,堕胎属于非必要的服务”试图不给流产门诊开营业许可,企图剥夺人们的堕胎权。

彼时,许多女性公益组织的成员四处奔走,一方面呼吁最高法院尽快介入,强制德州恢复这项权利,一方面组织捐款,召集志愿者,帮助该州内需要堕胎,特别是因为医疗原因必须尽快堕胎的女性前往临近的新墨西哥州等地进行堕胎手术。

在采访这些女性公益组织成员时,我曾经问她们,有没有想过用自己手上的选票,在2020年大选的时候,把保守的政客投下去,而选择更崇尚民主、自由,更尊重女性和少数族裔权利的政客来做总统、州长、参议院。国会议员等。她们当时的回答有些灰心:“我们的选票没有用的。” 这些年轻的女性,从出生起,就生活在一个彻头彻尾地由共和党领导的州,过去的几届选举里,共和党的票数遥遥领先民主党,这让她们觉得自己能做的事情与能帮助的人都非常有限,成不了大气候。

改变她们想法的事件,是9月18日,因为胰腺癌并发症而病逝的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伯格。金斯伯格是第二位当选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的女性,她一生致力于性别平权,曾经多次使用宪法第十四修正案来禁止男女在性别上的不平等待遇,她在法庭上做出的法律论述,成为了过去几十年直到现在,女性利用法律争取平等权益的重要依据。她几次用自己关键性的一票,否决了想要推翻罗伊法案的诉讼,让女性有权利控制自己的身体。她还利用在Obergefell一案中的投票,以及在口头辩论中的支持,帮助了同性婚姻在最高法院以五比四的判决通过。

当天晚上,奥斯汀亚裔Facebook小组的创立人,越南裔Ms. Nguyen和经常在奥斯汀组织不同族裔间的联谊活动的Grace就分别在Facebook撰文,悼念金斯伯格,并且提到了自己正是被金斯伯格通过一个又一个案子,孜孜不倦地推翻人们陈旧理念的这种精神鼓舞,才投身到为女性和少数族裔赢得平等权利的事业中去。Grace给自己Newsletter的订阅者发邮件,说虽然知道自己目前的力量很微小也很微弱,还不能成为下一个金斯伯格,在平权的道路上披荆斩棘,但是她相信,许多看起来不够强大的女性联合在一起,可以爆发出巨大的能量。而现在,对所有女性来说都是一个关键的时刻——一直引领着大家的灯塔去世了,如果千千万万的女性不能联合起来继续她的事业的话,那么,女性便有可能失去她曾经为女性争取到的权利,比如堕胎权。

Lili在大学中组织过多次游行,包括支持管控枪支的游行和支持BLM的游行。她也在通话中对我说:“即使我们不像她那么优秀,但是也有我们可以做到的事情。比如,让全社会都听到我们的声音,让那些白人男性在做决定时,不得不把我们的利益考虑进去。”

她还引用了金斯伯格参加美国最高法院任职听证会时说的话:“我将会一遍又一遍进行这样的辩论,哪怕要重复千百次,我也没打算能一举成功。长久的改变,都是一步一步实现的。”

这些女性纷纷行动起来,她们中的有些人积极为德州参议院的女候选人黑格 (MJ Hegar) 捐款拉票,有人在网上帮助不熟悉选举流程的人注册,替英文不够流利的少数族裔翻译。因为德州州长要求每个郡只能设立一个邮寄选票投寄点,而奥斯汀本地有近一百万居民,许多需要邮寄选票的老人和残疾人都没有办法跨越整个城市去投票。Lili便和朋友自告奋勇加入志愿者车队,免费接送有需要的人去投票。

“我知道你是支持拜登的,那如果你接送的人反而投了特朗普怎么办,会觉得亏了吗?”我好奇地询问Lili。

“那我也很高兴,至少这些人行使了他们应该行使的权利,发出了他们想要发出的声音。我支持女性和少数族裔的平权运动,不光因为我本人是女性,是华裔。我觉得在我们的政府里,代表女性和少数族裔的人太少了,他们的声音、他们的痛苦、他们的需求并不能够被听到,被理解。”

正是因为像Nguyen, Grace, Lili这样思想更开放的年轻人和少数族裔越来越多,再加上许多人从纽约,加利福尼亚州等地迁入德克萨斯州,德克萨斯州今年破天荒地成为了摇摆州,甚至有民调显示,在第一次总统辩论后,特朗普和拜登在得州的支持率不相上下。

USA Richterin des Supreme Court Ruth Bader Ginsberg

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伯格九月病逝后,激发不少女性选民决定在选举中,支持女性候选人。

德州的强大女性代表,还包括竞选参议院的黑格。她之前是美国空军飞行员,获得过许多政府的奖章。没有任何政治背景的她,这次选举遇到的对手是做了十八年参议院的John Cornyn。在竞选辩论前,许多人甚至都没有听说过黑格。但是她在辩论中,非常犀利地指出了对方在应对新冠疫情方面的失职,并且说,“如果你已经在新冠疫情中尽了最大的努力的话,那么就应该换我来做。”在辩论当天,德州新冠确诊案例已经超过了八十万,总数仅次于加利福尼亚州,但是死亡人数却远超加州。仅从数字来看,政府应对新冠疫情的表现,毫无疑问是失职的。

毫无背景的她的数百万竞选资金来自于草根的支持:数万名捐助人,平均每人捐款23美金。而她在辩论中的精彩表现很快在德州居民中传开,甚至上了推特全美的热门趋势。仅仅在辩论之后的几个小时里,她就收到了超过五十万美金的捐款。

“那些有权利的白人男性不喜欢强大的女性,但是我们有哈里斯,也有黑格,”Lili在采访中很高兴地说,“我将来也要成为她们那样的人。”

当然了,Lili也明白,这样的变化并非一朝一夕就能完成,而黑格现在在民调中也是落后的一方,她说:“今年不行,那就四年之后继续支持她。我们只要一直在发声,就没有人能一直忽略我们的声音。”

 

© 2020年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