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取消特殊地位后 香港经济的未来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17.07.2020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美国取消特殊地位后 香港经济的未来

在中国出台颇具争议的《港區国安法》后,特朗普签署命令,终止对香港的优惠经济待遇。现在香港的经济前景如何?多位专家深入分析。

Hongkong Proteste | Polizei, Verhaftungen

香港防暴警察在7月1日《国家安全法》通过后的示威活动中逮捕示威者。

(德国之声中文网) 长期以来,香港一直是世界上最自由的经济体之一,以自由放任的经济和开放的态度令人着迷。这个城市从一次又一次的从危机中谷底反弹,但这次中国所通过争议的《港区安全法》似乎将全面影响香港经济。

从现在起,香港将受到 「与中国大陆相同的待遇」,美国总统唐特朗普在下达取消香港所珍视的特殊经济地位的命令时这么说。

美国认为,北京所制定的国家安全法破坏了香港自1984年中英两国就移交香港所达成的条件,也就是让香港保持自由。1997年香港主权回归北京,中国政府保证高度自治至2047年。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政治经济学教授孔诰烽告诉德国之声:「我想说,国家安全法,就像去年的引渡法一样,正让香港的富人感到紧张,包括本地富豪、中国大陆精英和其他外国人,因为中国大陆类似的法律经常被应用于因商业纠纷而指控商人。」

他认为,这些人最终会将他们的财富进一步转移到海外。他说:「当然,短期内,我们可能不会看到大量资金从香港净流出......长期来看,国家安全法将改变香港的法律和商业环境,使其变得更糟。」

延伸阅读: 客座评论:美中摆出全面决战架势

在港企业担忧

有迹象表明,在香港的企业焦虑感越来越强。中国过去批评不少企业宣扬分裂主义,危害中国国家安全,其中像是许多把香港或台湾单独列为目的地的航空公司。专注于亚洲的投资的汇丰银行也曾被指与美国当局合作,提供证据帮助调查华为。

孔诰烽说:「根据国家安全法,这些未来都可以起诉。」这部法律无疑给香港的富豪们带来了高度的不确定性,而他们是香港繁荣的基石。

中国大陆社交媒体用户开始对他们所称的反政府香港富豪展开行动。香港亿万富豪,地产商刘銮雄在当地媒体上否认他和妻子支持香港民主抗争者。

澳门主要赌场中介人太阳城集团的行政总裁周焯华也否认自己通过有组织的犯罪分子资助民主抗争者。

HONG KONG-PROPERTY-IFC

新的国家安全法让许多在香港高楼大厦里的外国公司员工生活变得更加复杂。

外国人也害怕

香港有9000家外资企业,其中1300家来自美国。2019年下半年政治动荡,香港正式陷入衰退。去年进入香港的外国直接投资下降了47%,至550亿美元(约480亿欧元)。

四分之三在香港经营的美国企业对国家安全法感到焦虑。他们最担心的是法律的模糊性,香港著名的独立司法机构是否受到危害,以及香港作为国际商业中心的地位是否受到威胁。

香港美国商会会长约瑟夫(Tara Joseph)告诉彭博社:「香港最好的事情之一,在这里做生意最棒的是,它是所有事物的桥梁,是一个伟大的互联互通的城市。现在,这种连通性......已经不是那么容易的感觉了,尤其是在国家安全法通过之后。」

根据该商会的一项调查,超过三分之一的美国企业正计划将资本、资产或业务转移到香港以外的地方。

法律给香港带来的元素,对于任何在中国大陆工作过的人来说都是熟悉的,那里有一系列令人困惑的规则,而这些规则往往是任意施加的。作为一名在中国工作的记者或商人,你知道你在某些时候违反了规则,但关键是如何执行规则。同时出现的状况是自我审查、公共话语权少,缺乏开放性。

延伸阅读:德语媒体:中国与世界的争斗

科技业首当其冲

法律一经签署,观察家们都在观察它对经济的影响。科技界最先感受到了这一点。

多年来,中国的网路长城一直对中国的自由言论进行严密的管制,而香港直到新法出台前都一直享有网上自由言论的权利。谷歌、脸书和推特已经停止处理香港政府对用户数据的要求,因为他们正在研究新法到底会有什么影响。

就连中国互联网巨头字节跳动旗下、但在中国大陆无法使用的TikTok,也从香港的网路商店里撤下了它的应用,并暂停现有用户使用。

此外为应对新的国安法,《纽约时报》将把部分员工从香港转移到韩国首尔,这虽然没有直接影响到经济,此举加深香港日益低迷的情绪。这家美国媒体的数位团队约占其香港分社的三分之一。

The New York Times - China

在与美国关系恶化的情况下,中国最近驱逐了《纽约时报》在北京的外国记者。

关于移民的外交政策

香港人会用脚投票吗?《外交政策》杂志对890名香港市民进行的调查显示,约有一半人曾因法律问题考虑移民香港。

近三分之一的受访者的首选是香港的民主邻居台湾,台湾长期与北京进行制度斗争,并开设了一个新的办公室来帮助逃亡的香港人。

尽管英国首相约翰逊提出约300万香港人可以来英国申请公民身份,但在有意移民的人中,只有10%的人将英国列为首选。加拿大和澳大利亚被认为是更合适的目的地。

奢侈品危机

多年来,香港一直是亚洲的奢侈品购物之都,但从去年的民主示威到COVID-19,再到现在的新保安法,一连串的事件让香港沦陷。

中国的奢侈品市场正在从新冠病毒大流行中复苏,但购物者并没有把目光投向香港。相反,零售业正面临着来自内地日益激烈的竞争。

根据贝恩咨询公司的研究,去年全球奢侈品销售增长的90%左右来自中国。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古驰(Gucci)、卡地亚(Cartier)、香奈儿(Chanel)和迪奥(Dior)等品牌在6月初的销售额增长了40到90%。

咨询公司麦肯锡认为,中国的中产阶级约为5.5亿人,这个数字非常惊人,比美国的总人口还多。在人均购买力方面,中国仍落后于美国,但显然处于扩张模式。

China | Shopping | Hongkong | Luxus

香港香奈儿在因为新冠病毒停业前,店外的购物者排队等待入内。

金融业不担心

虽然香港作为亚洲门户的地位可能会被新加坡甚至台北等地所取代,但其作为进入中国的途径这项作用却更加强。金融服務行業可能會有良好的表現。

于此同时,美国正在收紧管制在纽约上市的外国公司,这些公司长期以来享受的审查比国内上市的股票少。在美国参议院收紧对中国企业的规定后,中国企业正转向香港市场。

必胜客和肯德基在中国大陆的运营商百胜中国已申请在香港上市,金额为20亿美元,而阿里巴巴旗下的配送部门众托快运也在考虑出售在香港的股票。

这些公司将与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游戏开发商网易和在线零售商JD.com一起在港交所上市。自去年11月以来,它们通过在香港二次上市累计融资200亿美元。

布雷克 (J.Stewart Black)和莫里森 (Allen J.Morrison)两位作者在《哈佛商业评论》上发表文章称,香港最近的发展对在香港经营的外国企业构成了重大威胁。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外国企业为什么在香港:是仅仅为了香港市场、中国市场还是为了整个亚洲?

虽然他们认为企业应注意保护人员安全,考虑潜在的情况,并在需要进行重大搬迁时制定方案,但总体上他们是乐观的。

文章提到:「而在一天结束时,中国在贸易、外国直接投资、股权和债务资本以及外汇方面仍然非常依赖香港,这种自身利益应该使其领导人在执行安全法时不会太夸张。」

西方过去也曾制裁过中国。1989年华盛顿在北京血腥镇压天安门广场民主抗议活动后对中国实施了制裁。几年之内,许多制裁就被取消了。时任中国领导人的邓小平据说当时提到: 「西方国家是健忘的」

© 2020年 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