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关切新疆再教育营妇女遭系统性轮暴指控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04.02.2021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美关切新疆再教育营妇女遭系统性轮暴指控

英国广播公司(BBC)3日的一篇报导说,新疆再教育营中的妇女遭到大规模强暴、性虐待和酷刑。北京重申这是抹黑诋毁中国。

DW Investigativ Projekt: Uiguren Umerziehungslager in China ACHTUNG SPERRFRIST 17.02.2020/17.00 Uhr MEZ

有关新疆人权侵害的报导与指证越来越多,美国也已定调中国政府在新疆反下「反人类与种族灭绝罪」,但北京称这些报导和控诉都是子虚乌有。

(德国之声中文网) 美国国务院周三(2月3日)表示,美国对有关新疆维吾尔族和其他穆斯林的拘留营中妇女遭到系统性强奸和性虐待的报导「深感不安」,并说在那里犯下的暴行必须有严重后果。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普莱斯 (Ned Price) 说:「我们对有关新疆维吾尔族和其他穆斯林的拘留营中对妇女进行系统性强奸和性虐待的报道,包括第一手证词,深感不安。」

这位发言人重申,美国认为中国在新疆犯下「反人类罪和种族灭绝罪 」,并说:「这些暴行冲击了良心,必须(有人)承担严重后果。」

她说,中国应该允许「国际观察员立即对强奸指控进行独立调查......此外,还应该对新疆正在发生的其他暴行进行调查」。

但是这名官员没有具体说明可能产生的后果,但表示华盛顿将与盟友联合发声,谴责这些暴行,并将考虑所有可以使用的工具来追究加害者的责任,并阻止未来的暴行。

中国外交部3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被问到这个问题,发言人汪文斌强调,「报道毫无事实依据」。

他说:「新疆从来就没有所谓『再教育营』。有关媒体此前采访的一些人士被证明不过是散布不实消息的『演员』。」

观看视频 05:12

维族遭到同化 学者先被噤声

BBC报导内容

根据BBC周三发布的报导,中国新疆再教育营中的维吾尔妇女遭到系统性地强暴、性虐待和酷刑。

报导中引述维族女子齐亚乌墩(Tursunay Ziawudun)的证词,称在中国再教育营被关押9个月的自己遭到戴口罩的西装男子在黑暗没有监控摄像头的房间中反复强暴。

齐亚乌墩获释后逃离新疆、现在人在美国,她对BBC表示,再教育营的女性「每天晚上」都会从牢房中被带走,然后遭一名或多名蒙面的汉人强奸。她说自己曾三度遭到酷刑对待,后来又被轮奸,每次都有两三个人。

她表示自己在哈萨克斯坦曾向媒体讲述过自己的经历,但当时她「一直生活在被送回中国的恐惧中」。她相信如果自己透露经历和看到的性虐待的程度,要是被送回新疆,会受到比以前更严厉的惩罚。此外,她说自己也感到十分羞愧。

根据齐亚乌墩的证词,她和哈萨克斯坦籍的丈夫在哈萨克斯坦待了5年后,在2016年底回到新疆。抵达后两人受到审讯,护照被没收。几个月后,她被警方告知要和其他维吾尔人与哈萨克人一起参加一个会议,结果这群人被围捕并拘留。

她说自己在拘留所的第一段日子比较轻松,有像样的食物,还可以使用手机。一个月后,她得了胃溃疡所以被释放。接着她丈夫拿回护照,回到哈萨克斯坦工作,但当局保留了齐亚乌敦的护照,将她困在新疆。报道称,中国有意留住和关押亲属,让离开的人不敢声张。她说,2018年3月9日,由于丈夫还在哈萨克斯坦,齐亚乌敦被指示到当地派出所报到。她被告知她需要「更多的教育」。

根据她的描述,她被送回与之前拘留所相同的设施,当时还有巴士在外面排队,「不停地卸载新的被拘留者」。

齐亚乌墩提到被拘留的妇女珠宝被没收,自己的耳环也被拽了出来,导致她的耳朵流血。后来她被赶进了一个房间,和一群女人在一起。其中有一位老妇人变成她的朋友。但之后她目睹营地的卫兵扯下了老妇人的头巾,并对她大喊大叫,因为她穿了一件长裙。当时,这种维吾尔人的宗教表达方式成为可逮捕的罪行之一。

她说:「他们把老太太身上所有的东西都扒光了,只留下她的内裤。她非常尴尬,试图用胳膊遮住自己......看着他们对待她的方式,我哭得很伤心。她的眼泪也像雨一样落下来。」

接下来一两个月间,他们被迫在牢房里看宣传节目,并被强行剪短了头发。但是有一天警察开始审问关于她丈夫的情况,当她反抗时,警察就把她打倒在地上,并踢她的腹部。

她说:「警靴很硬很重,所以一开始我以为他在用什么东西打我......然后我意识到,他在践踏我的腹部。我几乎晕了过去--我感觉到一股热潮在我身上涌动。」一名营地医生告诉她,她可能有血栓。她说,当她的狱友提请注意她在流血的事实,但看守却回答说:「妇女流血是正常的」。

齐亚乌敦说,每个牢房住着14名妇女,睡在双层床,窗户上有铁栏杆,有一个盆子和一个地洞式的厕所。她说,当她第一次看到妇女在晚上被带出牢房时,她不明白为什么。她以为她们会被送到其他地方。

但是到了2018年5月某天,她和一个一个二十多岁的狱友晚上被带出去,站在一个戴着面具的中国人面前,她说,狱友被带进了一个单独的房间。

「她一进去就开始尖叫......我不知道怎么跟你解释,我以为他们在折磨她。我从没想过他们会强奸。」

而齐亚乌敦则被带到旁边的房间,被电棍侵入阴道电击折磨。

两人被先后送回牢房后,她说自己的狱友变了一个人:「那个女孩在那之后变得完全不一样了,她不和任何人说话,她静静地坐在那里盯着看,仿佛精神恍惚......那些牢房里有很多人都失去了理智。」

回忆起自己被强暴的状况,齐亚乌敦说加害者并没有留情。她说:「他们不仅强奸,还在你身上到处乱咬,你不知道他们是人还是动物......他们不放过身体的任何一个部位,到处乱咬,留下可怕的痕迹。看着真让人恶心。」

「我已经经历过三次了。而且折磨你的不只是一个人,不只是一个加害者。每次都是两三个人。」

齐亚乌敦回忆,在牢房里睡在她附近的一名女子,说自己因为生孩子太多被拘留了,之后该女子消失了三天,当她回来的时候,身上有同样的痕迹。

「她说不出来。她搂着我的脖子,不停地抽泣,但她什么也没说。」

齐亚乌敦说,日子继续这样过:上课、接受不明原因的体检、吃药、每15天被强行注射一种导致恶心和麻木的「疫苗」。

她说,关押妇女被强行安装宫内节育器或绝育,其中包括一名只有20岁左右的妇女。根据美联社最近的调查,维吾尔族人被强制绝育的现象在新疆很普遍。中国政府告诉BBC,这些指控 「完全没有根据」。

齐亚乌敦表示,除了医疗干预,他们还要花好几小时唱中国爱国歌曲,看有关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爱国电视节目。

她说:「你会忘了思考营区外的生活。我不知道是他们给我们洗脑,还是因为注射和药丸的副作用,但除了希望自己有一个饱满的胃之外,你什么都想不起来。食物被剥夺的情况是如此严重。」

BBC视讯采访一位已经离开中国的前再教育营警卫,他说,被拘留者会因违规而被扣留食物,比如没有准确地记住书中有关习近平的段落。

「有一次我们把被捕的人带进集中营,我看到每个人都被强迫背诵那些书。他们坐了几个小时试图背诵课文,每个人手里都有一本书。」

他说,那些考试不及格的人,根据他们是不及格一次、两次还是三次,被迫穿上三种不同颜色的衣服,并相应地受到不同程度的惩罚,包括剥夺食物和殴打。

「我进入了那些营地。我把被拘留者带进了那些营地。我看到了那些生病的、悲惨的人。他们肯定经历了各种酷刑。我确信这一点。」

China - Dabancheng - Umerziehungslager

北京当局表示,外界所谓的新疆再教育营是「职业培训所」,所有学员都已毕业返家。

更多指证历历的说法

BBC表示无法独立核实这位匿名警卫的证词,但他提供的文件似乎证实了他曾在一个已知营地工作过一段时间。

这名警卫说,他对牢房区的强奸行为一无所知。当被问及营地看守是否使用电刑时,他说:「是的,他们用的。他们使用那些电刑器具。」据这名看守说,在遭受酷刑后,被拘留者被迫供认各种认为的罪行。他说:「这些供词我都记在心里。」

齐亚乌敦最后在2018年12月与其他在哈萨克斯坦有配偶或亲属的人一起被释放,她说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但国家退回了她的护照,她也逃到了哈萨克斯坦。

在维吾尔人权项目的支持下,齐亚乌敦逃到了美国,并申请居离,她住在离华盛顿特区不远的一个安静的郊区,与当地维吾尔族社区的女房东住在一起。

BBC强调,由于北京当局对于这类报导的限制,团队无法到中国完全核实齐亚乌敦的说法,但齐亚乌墩向BBC提供的旅行证件和出入境记录证实了她的故事的时间线。此外,她对新源县(维吾尔语称为Kunes县)营地的描述与BBC分析的卫星图像相符,而且她对营地内日常生活的描述,以及虐待的性质和方法,与其他前被拘留者的描述一致。

BBC也说,几名先前被关押的人和一名警卫都告诉BBC,他们经历过或看到了大规模强暴、性虐待和酷刑的证据。

一名来自新疆的哈萨克族妇女奥依尔汗(Gulzira Auelkhan)对BBC说,她在中国再教育营被关押了18个月,自己被迫将维吾尔族妇女脱光衣服,戴上手铐,然后让她们和中国男人单独相处。她说,事后,她会去打扫房间。

她说:「我的工作是脱掉她们腰部以上的衣服,给她们戴上手铐,让她们不能动弹。然后我会把女人留在房间里,一个男人会进来,一些来自外面的中国人或者警察。我静静地坐在门旁,等男人离开房间后,我就带着女人去洗澡。」

她说,这些中国男人「会花钱让他们挑选最漂亮的年轻囚犯」。一些曾被关押在集中营的人描述说,他们被迫协助看守,否则将面临惩罚。奥依尔汗说,她无力反抗或干预。

奥依尔汗还说,一些在夜间被带离牢房的妇女再也没有回来。那些被带回来的人受到威胁,不准把她们的遭遇告诉牢房里的其他人。她说:「这是为了摧毁每个人的心灵。」

BBC访问了另一位来自新疆的乌兹别克族妇女赛迪克(Qelbinur Sedik),她是被带入再教育营并被迫给被拘留者上课的汉语教师之一。她后来逃离了中国,并公开讲述她的经历。

她告诉BBC,女子集中营受到「严格的控制」。但是她听到了一些有关强奸的迹象和传闻。

有一天,塞迪克小心翼翼地接近一位她认识的中国女营警。「我问她,我一直听到一些关于强奸的可怕故事,你知道吗?」该名女警带她到没有摄像头的院子后跟她说:「是的,强暴已经成为一种文化。这是轮奸,中国警察不仅强奸她们,还电击她们。她们受到了可怕的折磨。」

在向维吾尔人权项目提供的另一份证词中,塞迪克说,她听说有人将通电的棍子插入妇女体内折磨她们,这与被后者描述的经历相呼应。她说,「有四种电击--椅子、手套、头盔,以及用棍子进行肛门强奸。」

「尖叫声回荡在整栋楼里......我在吃午饭的时候能听到,有时在上课的时候也能听到。」

另一位被迫在难民营工作的教师萨吾提拜(Sayragul Sauytbay)告诉BBC,「强奸很常见」,看守会「挑选他们想要的女孩和年轻女性,然后把她们带走。」

她描述了目睹一名只有20或21岁的妇女被当众轮奸的惨状,她被带到大约100名其他被拘留者面前被迫认罪。「之后,当着所有人的面,警察轮流强奸了她。」

她说那名年轻女子大声呼救,但是,「在进行这个测试的时候,他们密切地观察着人们,挑选出任何反抗、握紧拳头、闭上眼睛或看向别处的人,并将他们带走进行惩罚。」

BBC的报导引起各界回响,并再次让有关新疆再教育营的问题浮上台面。

邹宗翰/杨威廉 (路透社、BBC)

© 2020年 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