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奇:《潮湿地带》很绝、很血腥、很性感 | 文化经纬 | DW | 17.08.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罗奇:《潮湿地带》很绝、很血腥、很性感

四年前,夏洛特·罗奇(Charlotte Roche)将其畅销小说《潮湿地带》的电影版权出售,如今同名电影再次成为关注焦点。在采访中,罗奇谈到她最爱的话题:赤裸、性和女权主义。

***Das Pressebild darf nur in Zusammenhang mit einer Berichterstattung über den Film verwendet werden*** Schmerzhaft: Erste Begegnung zwischen Helen (Carla Juri) und Prof. Notz (Edgar Selge). (Copyright: Peter Hartwig / Majestic)

Filmstill Feuchtgebiete

德新社:您在电影首映后说,您非常高兴看到电影的上映。为什么?

罗奇:我四年前就出售了电影版权,这部电影我等了好久。这四年里,很多电影业界人士对我说,我的小说拍不成电影。然后就开始有点担心,毕竟得做各种打算。我没有参与电影制作,没有去片场,没有参与拍摄,也没有参与剧本写作。我心中一直有这么一个念头:万一电影很糟糕怎么办?如何维护小说名誉?应该如何做?然后我在放映前拿到了电影--我完全一个人看的,看了5分钟我就知道,电影切中主题。

***Das Pressebild darf nur in Zusammenhang mit einer Berichterstattung über den Film verwendet werden*** Helen (Carla Juri) und ihre beste Freundin Corinna (Marlen Kruse). (Copyright: Peter Hartwig / Majestic)

“女主演纯洁、异常美丽、极度性感”

为什么?

因为女主演就像从另一个星球来的。我之前就知道,影片的成败完全取决于女主演。尤瑞·克拉拉(Carla Juri)实在是太棒了。她将那种赤裸,那种自然的赤裸演绎得特别好。她令人难以置信的纯洁,在角色中却又异常美丽、极度性感。我觉得我书中很多过分的部分都因为克拉拉的表演而变得更容易为人接受。我书中的女主角海伦·梅姆(Helen Memel)更粗糙、更粗鲁、更丑陋、更具破坏性。而克拉拉的演绎并没有让故事变得乏味或者平淡无奇,她让一切都变得更美好了。

没有什么在电影中流失掉?

没有。电影也并不是那么无辜,我觉得电影很绝。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电影中有一个五个勃起阴茎的画面,这就很酷。电影中有很多血,经血、直肠的血,很适合喜欢血花四溅的观众。

小说刚出版时,您曾说过您的小说只能拍成色情片?

是的,我只能一幕一幕地将小说想象成电影。但这样电影就只能在病床上放映,而且80%的时间里,电影画面都将是一个溃烂的肛门。作为电影,你不能这样做。

通过电影您是否也对小说获得了新的认识?

不,我没有。我(平日里)已经不再看自己的小说了,因为我在签售会经常要读给读者。不过相信我的读者们会有这种体会。电影让人们对小说有更深的体会。

人们为什么应该看这部电影呢?

因为看完电影,你的身体会感觉非常棒。在自己平凡的身体里,你的感觉更好了。这是克拉拉的功劳,她把赤裸展现地那么自然。电影中也有粉刺、有瘀青。人们看到毫无雕琢的身体的机会太少了,而人们于是变得紧张,看到雕饰过的身体后会有心理负担。

***Das Pressebild darf nur in Zusammenhang mit einer Berichterstattung über den Film verwendet werden*** Helen (Carla Juri) hat Hämorrhoiden seit sie denken kann. (Copyright: Majestic)

“电影很绝、很血腥”

您觉得,这部电影是否会改变一些东西?

我希望可以。我很高兴,电影的限龄是16岁,而不是18岁。我能想象,一些16、17岁的年轻人看到这个电影、看到出色的女主角时会想,这是怎样的意淫啊,而不是人们平时在影院看到的那些(情色场面)。

明年您的新书将面世。能否谈一下与新书有关的内容?

我至少可以确定地说,这本书和我的第一、第二本书一样得差。我没有学会改变,我怎么说话就怎么写作。很多人不喜欢,却也吸引了很多人,因为(这种写作方式)能够直接打动人。我很喜欢这么写,也只能这么写。新书的主角又将是一名女性,我不是从男性的视角出发习作,也不是从动物的视角。我只能说这么多。

您一直有些抗拒被看作是代表女权主义或者某种传统……

我是女权主义者,我喜欢这么讲。事实上,不论女人还是男人,每个人都应该做女权主义者。但这仅仅意味着,一个人不应该因为他/她的性别受到歧视。如果女人说,我不是女权主义者,(就等于说)她想被压抑--这是多么变态的想法。我的脑海里,有这么一个女权主义政党,我也是其中一员,不论她们是否愿意。和其他所有政党一样,这个党也有它自己的问题。那里有老有少,有左派有右派,大家争论不休。

来源:德新社 编译:万方

责编:洪沙

DW.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