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来函照登(2005年4月17日) | 民意调查 | DW | 17.04.2005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民意调查

网友来函照登(2005年4月17日)

近日,网友就中日关系发来大量邮件。由于篇幅有限,只能刊登部分来函。在此,本网站编辑部对来函网友表示感谢。

1941年,侵华日军攻占中国宜昌的历史镜头

1941年,侵华日军攻占中国宜昌的历史镜头

辛李

日本本土的狭小和地震频发。历史地使日本企图入侵大陆殖民,不以为侵略和杀戮虏为罪行。心态和早年白人入侵美洲大陆相当。但对手是文明更高的东亚人,一再遭挫而不悔。因此也历史的不为邻国所信任。日本对它在太平洋战争的侵略罪行的缺乏认识,是战后美国急于利用日本为对抗苏联的第一线,保留了日本的军国主义意识造成的。

Dtouch

小日本从未正式进行一次道歉

小日本从未正式进行一次道歉和认罪,反省那是认罪后的事情

过去,日本曾对外宣称,二战之后,日本天皇及历任首相曾至少十七次向中国为战时行为道歉,事实上,日本政府所谓的道歉用语围绕在“深切反省”、“省思”这些字眼上,一直未能“谢罪”、“道歉”。因此,除非日本政府做出诸如首相不再到靖国神社参拜的行动,并且正经八十地学德国总理勃兰特对历史的态度,正式向中国人民道歉认罪,否则,世世代代的日本人都将背负历史罪名。

请千万不要被小日本的无耻花招伎俩蒙骗,不能以建立一个历史研究民间组织就可以混过去,那不过是出点小钱建个对其军国主义和篡改美化侵略历史毫无影响的民办无约束组织,其篡改历史、参拜战犯照样进行,并且变本加厉,挑衅的事情数目形势次数越来越多,比如干涉台湾,干涉我内政,侵占钓鱼岛,东海石油等等。

请每个中国人擦亮眼,不要被小日本的诡计所蒙骗,小日本它必须真正正视历史,承认其侵略历史给亚洲各国带来的伤害(如中国3500伤亡其中死亡2300万人)并正式进行道歉和认罪(不是其混淆狡辩篡改,把南京30万大屠杀篡改为事件,对野蛮的侵略和杀害死伤的3500万中国人只讲的“反省”而拒不道歉认罪),不要老是想玩文字游戏,反省那是另外一个环节,是“认罪”后的下一个过程和环节,这根本不能混淆的两个词,必需先道歉认罪后小日本再自己忏悔反省,另外永远不得参拜战犯以及篡改历史,对挑衅钓鱼岛的行为道歉。

hq

中国教科书不客观反映历史

首先,我承认这个说法是可以成立的。可是举的例子不合适。无论中国对西藏问题处理的方法有没有值得反思的地方,但把日本入侵中国,和中国政府派兵进驻西藏等同,简直是笑话。西藏一直以来是一个宗法制的小社会,但主权以前就属于清政府。而且,一些西藏人反对中央,现在想独立的话,其实是反对汉人的融合,民族迁移造成的冲突。尽管当初是共产党把他们从农奴的地位解放出来。应该说,从西藏人的利益来说,应该给其更大的独立性,不过从汉族人的利益看,政府也没做错什么。冲突是客观存在的,但和日本等同起来,所有的中国人根本不能接受。

坦率地说,该记者对东方问题一无所知,而且自认为中国大陆的人都还不如他了解历史,仅仅是我们生活在管制的中国。对越南和印度的问题,和印度的矛盾是谁种下的?英国人!麦克马洪线中国人不愿意承认,而印度却据此占领中国领土。难道西方人到现在还认为,事实占领就可以使领土主张成立吗?越南,是和中国有领土领海冲突,可是在双方实际控制的边境是谁先挑起冲突?越南刚从越战中胜利,得到苏联的支持,中国刚从文革阴影中走出,急于发展经济,是越南的狂妄导致了战争,中国不是自卫是什么?而且,中国是打到了越南的河内,可是根本不以军事占领为目的,很快撤回自己的边境,这几件事情上和日本相提并论,让每一个中国人感到耻辱。自清末以来,中国的人民从来没有认为自己的政府对外侵略过,尽管从来被欺负的是我们,而且我们的政府一向对外软弱,是历史特点了,说侵略别人,真不知道中国人得到什么好处了。中国被侵略被掠夺的领土还少吗?更不服气的是印度和越南也浑水摸鱼,不打它们打谁?

回过来说中国的教科书。说中国的教科书不客观,这个每个中国学生都知道,难道他们有什么途径对西方嚷嚷吗?大家心照不宣,可是我们敢公开场合抗议吗?中国的教科书,对和印度、越南的战争都一笔带过,是因为政府以为的国家利益。对文革的过分揭露,政府当然不允许,那样会加深对共产党的怀疑和丧失信心。可是文革死亡1800万人的情况大家还是了解的。官方不会大量报道,但这样的资料要查,政府还是让查的,只是具体的资料政府不愿提供的详细罢了。毛泽东的问题,你让政府怎么说,三分过七分功是官方的非正式表述,在教科书里不好的东西政府当然是遮遮掩掩。跟学生们说,这样的事情是悲剧啊,可是过去了我们向前看。89年的事情,政府道歉的话,置小平同志何地?要是政府道歉,既不会影响到他的统治根基,也不会影响到共产党的思维逻辑,又可以取悦西方,我想傻瓜都会道歉。可是现在,道歉何其难。而且当年的情况,学生是很可怜,只是几个学生领袖也不是什么爱国爱民的好东西。向共产党讲条件,提出要介入政治而不仅仅是提意见,口气非常狂妄,根本认不清形势。赵紫阳同情学生并想通过学生来对抗上头。可是另一方只有等学生闹大才出手,显示不得已,其实阴险。可是政治斗争,在中国历来如此。个人认为,学生可怜的是一腔热血成了别人的工具。而几个所谓的学生领袖,没有任何政治素养却葬送了追随他们的人。当年我刚刚开始了解政治,新闻联播里刚开始还报道领导人会晤学生领袖的谈话,可是那些学生领袖慷慨激昂措辞激烈简直是通牒的样子,你说小平会接受?有紫阳的默许,想借学生之手成他自己的事情,可是终究毁于学生的不成熟。

在中国,学生闹事是有传统的,因为只有学生才够热血,有时这热血就体现在政治领域。可以说现在的学生是幸运的,他们的热血可以安全地体现在反日上。而学生一旦走上社会,无奈的东西多了,再热血也慢慢压抑成“莫谈国事”。对政治,老百姓除了空谈,一无用处。想要真实介入政治,每个人都得接受一整套循环逻辑的理论,思想简单的人被洗脑相信这理论,思想深刻的人被玩得没有思想,退化成只有一些简单实在的原则。许多年的政治教育,实在让人痛苦,尽管大家都知道言之无物,甚至领导也知道,可是谁敢冒这个风险取消呢?记得当年上学时,周末一天在背第二天政治考试的题目,可是也许学生时抵触情绪太强,第二天还是逻辑混乱,什么都乱答。现在,不动脑子都能长篇大论一番,似乎象游戏的绕口令一样。正是因为中国的东西不客观的多,执政党又有一套虚伪的政治理论,所以整个社会普遍信仰缺失,大家都以玩把戏为能事。呼吁诚信,其实最多在经济层面有效。西方许多人,我觉得你们吃饱了也没事干,成天指责中国有什么用,说来说去的那几个问题,中国老百姓谁不知道,可是天才知道该怎么办。中国老百姓把政府当祖宗供着,敬畏却不亲切,另一方面又象把政府当不争气的儿子,愤怒又无奈。

说了这么多,回到不客观的问题上。中国教科书对中国历史不客观,是中国人伤害了中国人,而日本的教科书不客观,是日本人伤害了中国人。也许西方人会说,有区别吗?可是对中国人来说,区别是很大的。似乎有点阿Q,但被外族的损害带给中国人的受伤和愤怒的感觉更多(尽管,中国人伤害自己人的本事比别人伤害比起来一点不逊色,当然这是另外的话题了)。所以,把这些相提并论,个人认为该记者不了解中国并且逻辑混乱。有点讽刺的是,产生黑格尔的民族,事实上也有些人会混谈逻辑。

zhang y

日本教科书事件

七十年代,中日恢复邦交。那时候听到的都是一种声音:日本是中国一衣带水的邻邦,中日两国人民友好相处。中日关系处于蜜月期。出于经济发展的目的,中日必须改善敌对的关系。不和日本这个世界经济强国搞好关系,不符合历史潮流,更重要的是不符合中国自己的国家利益。

三十年过去了,中国渐渐强大了,日本从九十90年代初陷入持续的经济低迷。随着国力的增加,国人的民族主义情绪必然增加。同是东亚大国,各自都想表现对世界政治经济的影响力。从地缘政治的角度注定了两国必然是一种竞争关系。其实日本的教科书怎么改,无关紧要,日本人头脑清醒的不比中国的少。中国人根本无需为日本人的下一代的教育担心。即使日本的教科书改成:六十年前,是中国侵略日本,又能怎么样。历史毕竟是历史,我们应该从历史中吸取教训,纠缠于历史并无多大的实际意义。即使日本的下一代全部变成军国主义分子,靖国神社建得遍地都是,又能怎么样,日本人要考虑的是:是否有这个实力再重演六十年前的历史。我们应该把精力放在现实的问题上,比如,在领土问题上,我们绝对不能让步,海洋资源问题绝对不能手软,因为这才是关系国家发展和民族兴亡的关键因素。在这些问题上,我们什么手段都可以用,不必顾忌。

至于抵制日货,随便玩玩吧,总得来说,对日本经济影响不大,倒是抵制之前,先要算算,这么多MADE IN CHINA 的日本货被抵制给我们自己国家经济带来的损失。国家的利益,经济利益高于一切。

杜昆

你同意这两位留学生的看法吗

两位分别来自日本和韩国的留学生所说的,我表示赞成。事实上,我对个别的日本人并无偏见。众所周知,日本人身上有许多的优点。可是就是这些日本的右翼势力所作所为,让大家厌恶、愤怒。如果一个国家的人民真的对历史真相很认真的学习和了解,这些颠倒黑白的说法是站不住脚,不攻自破的。所以我说,日本目前有这些荒谬言论产生和传播的土壤,甚至有时还能影响政治决策。这就是日本政府的错,日本民间同意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各国政府的言论都可能有不同程度的自我美化,可是根本的正义与邪恶,真理与荒谬无论如何是不能混淆和颠倒的。

张佳妮


日本一次又一次极力地否认二战之时对中国等亚洲国家犯下的暴行,这种做法是很不可取的。不正视历史只会使历史再一次地重演,尤其是日本首相定期参拜靖国神社的行为不得不让人怀疑日本的军国主义是否有抬头的迹象。

日本会在教课书中写道,自己是二战的受害者,因为当时的两颗原子弹让无数无辜的日本百姓遭受到了极大的伤害。那么被日本侵略的中国呢?在南京大屠杀中死去的三十万中国人,遭受细菌试验那些许许多多的中国人难道就该被杀吗?

中国希望能和平、友好地处理与日本地关系,可日本的所作所为却让中国人太失望了。日本人或许认为那是以前的军国主义所为的,而无关现在的日本百姓,他们是无辜。我不想评价这种想法的正确与否。但发生的事永远无法否认的,是日本人做的,这也是勿庸置疑的。而我们中国人要的也只是一个道歉,就像德国对犹太人那样。这样的要求并不是很过分的,而日本为何总是坚决否认这段历史呢?日本的否认只会造成与中国、韩国等国家更深的矛盾与误会,对于彼此的经济和政治发展都会有很大的阻碍。而这样的日本又有什么资格成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一个连自己所犯的错误都没有勇气承认的国家又有什么资格立足于国际的最前端。

Kerry Zhong

为什么给中国贴“标签”

进来在海外关于中国民众反日游行的讨论中,经常听到一种声音,就是如蒂腾先生所言的:“中国民间的抗议浪潮在某种程度上令人担忧,因为与日本不同,在中国,民主、透明和理智的声音显然没有公开发表的可能性。”

不知道这算不算作一种“文化优越感”的“文明歧视”呢?这又算不算一种“转移话题”的狡辩呢?中国的政治制度再差,也没有用枪炮占领过日本的领土,中国的民众再愚昧,也没有支持政府以莫须有的罪名侵略过伊拉克。不知道,一个国家的侵略性与其政治制度是否存在必然的联系?错,一个国家的侵略性应该与其文明有更大的关系。西方文明应该说是一个侵略性文明,从罗马帝国,到工业革命后的殖民时代,到德意志帝国和大日本帝国(受西方文明影响的亚洲国家),到今天的美利坚合众国,哪一个国家不是侵略成性?

不知道,这些言论是否会被贵台认为受共产党教育的言论而拒绝发表。如果是这样,我只能认为所谓媒体自由和言论自由永远是为强权服务的,中国与西方概莫能外。

何逖

中国反日风波

我是一名在美国留学的中国学生。我所了解的日本民族,从民族心理上只会尊重完全战胜他们的强者:六世纪的时候是中国唐朝,19世纪后半叶是欧洲强国,比如德国,二战之后是美国。了解武士道的精神就知道:只有输赢,胜者通吃,负者承担所有的痛苦,从此尊重赢者,学习赢者。也许直到一天从新击败他。

从日本民族心底上,从来没有认为二战中输给了中国。很难从心底上觉得需要对这个失败者安抚什么。兴许会有一些在国际压力下的表示,但是很难说是发自内心的。对于这种国家,中国只能做一件事情:击败他,让他重新认识到中国的力量。只有这样才能得到这个民族的尊重。这个击败不一定是军事上的,可以是经济上或者文化上的。

亚洲人的某些心理并不是西方人能理解的。在这个西方观念主导的世界,东方的思维被掩盖了。但是东方人也许在利用西方主导的这些规则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Jim

木子的话是对的

如果日本政府能有木子三分之一的智慧和诚意,中日关系就不会出现目前的麻烦.中国人是善良的民族,在维持中日关系中,中国始终付出了最大的诚意和宽容,但是日本方面一直不领情.客观地说,日本右翼势力最终会把日本毁了.

一个有良知的人

对蒂滕评日本教科书事件的读者来函

如果这就是一个所谓的"亚洲专家"的观点,那么我们都算专家.这种"专家"不就是能发表一篇文章评论就可以的吗?不需要调查、不需要研究、不需要分析,只要你能写篇文章就可以了。我们小学生都可以做“亚洲问题专家”。

在此我想向蒂滕先生(女士)重申自己的观点,我是一个大学生,接受过所谓的高等教育,知道什么是正义和邪恶,当然,我也知道同龄人做的是什么样的事。虽然现在中国不能达到“西方世界”所“梦想”的那种“完全”的自由,但是还没有人能够控制我们的思想和行动。游行都是我们自发举行的,民主国家当局当然不会镇压民众的声音,所以批准了游行。

对于您所说的中国当局“煽动”、“利用”等词让我觉得这实在有损您专家的身份。我们要做的也不是外界所想象的反日,我们所反对的是反对日本右翼分子对待历史的态度和擅改教科书的行为,而不是广大的日本人民。我希望蒂滕先生(女士)能向西方世界传递事实的真相,我们华夏民族都是爱好和平的,都是友好的。我们的国家是人民共和国,永远不会是中华帝国,中华民国已经成为历史,现在有的只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世界上不可能再有一个的中国,也就不可能出现中华民国。

南京人

回答

我只想对教科书的问题说一点看法。作为一个南京人,我们从骨子里就知道南京大屠杀。我想,日本政府没有理由,也毫无道理不知道这样的“大事”。蒂滕先生认为教科书事件不是政府行为。再我看来这似乎很难成立

纷纷

反日活动,新编历史敎科书问题

我是日本人,我觉得韩国学者Eunjeung Lee先生的看法是正确的。现在采用新编教科书的学校极小,但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等一些地方政治领导很热烈推动采用运动,以后采用学校可能越来越多。

对韩中等亚洲各国蔑视的态度是在日本二战以后也暗底里流通下来了,是一种精神上的疾病。上述石原,去年在亚洲足球赛中日两队踢的时候,看中国观客骚乱,说:中国人的水平太低,这是一个例子。

可是,在这种情况下,对韩中两国民众的愤怒,有同感的日本人也不少。另一方面,支持中国政治体制的日本人一个人都没有,北朝鲜的金正日的体制所有日本人都讨厌,所以右派政治家的发言也有时受到多数的欢迎。问题根本是日本人的态度,但是有一些复杂的方面。

三国经济上紧密结合起来,所以打击日本商店等也许不贤明的做法,在日本可能引起反对进口中国农产品运动。日本海外游客大多数是去中韩两国的,看了中国骚乱害怕,纷纷取消黄金周游览预定等问题正在出现等等。

我看,打击日本右派的最好办法是什么,是三国民众必须持续动脑筋想法子的一个课。

Ren Beyond

反日如常大游行

近来反日如常大游行此起彼伏,外电归咎于中国政府不力,其实政府已做了很多工作,不让媒体宣传报道,让各大高校劝阻游行学生,不让党员游行等。只希望日本不要再刺激中国,否则现任中国政府在民众那里不好交代,容易诱发事。

网友来函不代表德国之声观点,本站网址:www.dw-world.de/chinese

  • 日期 17.04.2005
  • 作者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s://p.dw.com/p/6WRD
  • 日期 17.04.2005
  • 作者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s://p.dw.com/p/6W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