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天然资源是福还是祸?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27.01.2014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缅甸天然资源是福还是祸?

缅甸拥有丰富的石油和天然气资源,至今仍有大量资源尚未被开发。世界各地的能源巨头纷纷加入竞逐缅甸天然资源的开采权。专家警告,缅甸可能因此陷入“资源诅咒”中。

(德国之声中文网)设于汉堡的国际海洋法法庭2012年对缅甸与孟加拉国在孟加拉湾的海域划界争端作出最终裁决。两国长年来无法就此达成妥协并非毫无缘由:据信这片争议海域蕴藏着庞大的石油和天然气资源。

缅甸作为东南亚天然资源最为丰富的国家之一,天然气和石油领域一直是该国最重要的外汇来源。缅甸所出产的石油、天然气、矿物、宝石和木材为其国内生产总值做出巨大贡献。根据官方公布的数据,绝大多数外国在缅甸的外汇投资依旧集中在原材料工业上。

石油康采恩的竞逐

Madey Island Hafen

世界各地的能源巨头纷纷加入竞逐缅甸天然资源的开采权

这个前独裁国家的深海钻探项目特别仰仗外国的投资和技术。自缅甸的文职政府预示进行改革以来,投资者对缅甸的兴趣大为提升。来自全球各地的能源康采恩展开竞逐,希望获得这个沉睡的原材料巨头的青睐。许多潜在投资者正参与缅甸西岸深海区块探勘权的首轮谈判,包括法国道达尔(Total)、美国埃克森美孚(ExxonMobil)和雪佛龙(Chevron)、中国石油天然气公司(CNPC)以及来自泰国、韩国、印度、日本和澳洲等国的公司。

"缅甸的地缘意义在过去几年间强势提升,"德国伯尔基金会(Heinrich-Böll-Stiftung)的缅甸问题专家艾森贝格(Rainer Einzenberger )如此说道。他指出,缅甸对其邻国以及西方国家而言都有着重要意义,原因在于其矿藏以及紧邻中国的地缘重要性。"尤其是中国的死对头印度、美国和日本,这些国家希望让缅甸离开中国的影响范围,与缅甸建立更紧密的关系。"

区域势力的地缘考量

缅甸能源领域目前最大的投资方是中国和泰国。2013年中石油完成了中缅油气管道的建设,这条横越缅甸的油气管道将从孟加拉湾输送石油和天然气至中国南部。艾森贝格解释了这其中的地缘考量:"有了这条油气管道,中国便不需要通过马六甲海峡进口石油和天然气,从而节省时间和成本,同时保障了能源供应,即使马六甲海峡在危机状态下被封锁也不受影响。"由于美国在冲突爆发时能轻易封锁狭窄的马六甲海峡,中国于是在缅甸寻找进口能源的替代方案。

泰国的资源不足以满足本国能源需求,因此自1998年便通过耶德那(Yadana)天然气管道从缅甸安达曼海输入天然气。依照长期计划,缅甸将保障泰国四分之一的能源需求。法国和美国至今也在缅甸的能源领域中投入大笔资金。在经过当前的谈判后,预计其它西方国家也将在缅甸更加活跃。

设于华盛顿的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的东南亚问题专家鲍尔(Ernest Bower)则警告,在印度洋密集进行石油开采可能导致不良后果:"据信尚未被开采的'离岸资源'相当庞大。这可能使各界对开采权的竞争升温,加剧海上航路的紧张情势,并且使沿岸国家之间发生冲突。"

Alltag in Birma

缅甸民众几乎无法由能源产业中获益

缅甸将受到"资源诅咒"?

除了对地缘政治的影响外,分析家也警告天然资源的开采或将使缅甸受到"资源诅咒"(Resource curse)。这一经济学理论指出,天然资源丰富的开发中国家反而会陷入贫穷、贪腐并难以发展民主。

纵观缅甸目前的情势,这一理论可能得到印证:虽然石油和天然气是缅甸最重要的经济命脉,但仅有约四分之一的人口能获得供电。缅甸在军政府的统治下,数十年来经济萎靡且贪腐不断,至今未能改善。越来越多缅甸人民对于出口石油及天然气表示抗议。

对于在缅甸担任化学工程师以及可持续发展顾问的阿兰(David Allan)而言,原材料企业对于缅甸能源领域的发展负有极大的责任:"石油公司必须彻底检讨可持续发展策略,而不是一味追随现有的规定。"他指出,如果人民也能参与决议过程,便可防止资源耗竭等问题发生。过去许多缅甸的原材料项目因侵犯人权以及对环境造成大规模破坏而遭受批评。阿兰表示:"重要的是要增进国家预算的透明度,并且减少所有领域的腐败情况。"缅甸政府应该公开石油及天然气销售的信息和收入。缅甸申请加入"采掘业透明度行动计划"(EITI)会员已是朝正确方向迈进的一步。

但艾森贝格强调:"只有公开收入是远远不够的。"他认为缅甸还必须确保资金有效投资在教育及健康等领域。缅甸是否会深陷资源诅咒,最终仍取决于政府的改革决心以及能源企业的行动方式。

作者: Roxana Duerr 编译:张筠青

责编:李鱼

DW.COM

外部链接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