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族母子遭困新疆 澳洲籲北京放人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18.07.2019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维族母子遭困新疆 澳洲籲北京放人

中国在新疆所推行的再教育营至今已拆散无数维吾尔家庭,迫使定居海外的维吾尔人每天生活于未知的恐惧中。近來澳洲籍的維族人沙丹被迫與妻兒分離的故事引起國際關注。他接受德國之聲專訪表達內心的深切恐懼。

Sadam und Nadila haben 2016 in Xinjiang geheiratet. Nachdem Nadila 2017 nach Xinjiang zurückgekehrt war, konnten sie sich nicht mehr sehen. (Sadam Abudusalamu)

澳大利亚籍的维吾尔人沙丹与他妻子纳迪拉自2017年起,便因中国政府大量将维吾尔人关进再教育营,而被迫分离两地。

(德国之声中文网) 沙丹 (Sadam Abudusalamu) 是一名澳大利亚籍的维吾尔人,他的兒子,两岁的鲁特飞,也是澳大利亚公民。不過他自出生以來便与母亲纳迪拉受困于新疆。纳迪拉也一度被送進「再教育營」。沙丹过去两年不断透过各种管道,试图让家人团聚。

他告诉德国之声: 「我过去兩年每天都活在恐惧中,因为我不知道我的妻子与孩子明天又会遭遇到什么样的困难,我也不知道今天会不会是我最后一次与他们对话。 如果纳迪拉又被关进再教育营的话,中国政府又会如何安置鲁特飞?」

被拆散的维吾尔家庭

沙丹在2009年乌鲁木齐爆发严重警民冲突前到澳大利亚念高中,并于不久后申请政治庇护,然后在2013年成为澳大利亚公民。 他在念国中时结识了妻子纳迪拉 (Nadila Wumaier) ,而两人多年来透过各种方式保持联系。 他2016年8月回到新疆与纳迪拉成婚,并在往后的数个月内,到美国及土耳其度蜜月兼探望亲人。

当两人在土耳其旅行时,纳迪拉发现自己怀孕了,而她在怀孕期间,开始想念新疆的食物。 由于当时中国政府尚未在新疆推行再教育营的政策,所以沙丹与纳迪拉决定在2017年4月让她先返回新疆待产,而沙丹则在澳大利亚等待后续的团聚。 然而,这却是两人在接下来两年中最后一次相见。

沙丹告诉德国之声: 「当时乌鲁木齐的情况仍算安全,所以我们决定让她回新疆待产,然后等一切都稳妥后,我再想办法让她跟孩子到澳大利亚与我团聚。 」

两人分开两周后,沙丹有天突然收到纳迪拉传来讯息,表示警方上门没收了所有人的护照,但纳迪拉向沙丹保证,她觉得新疆政府会在她要临盆前把护照还给她。 但当时沙丹内心已开始感到不安,他认为不好的事情可能即将发生。 他说: 「以我对中国政府的认知,我内心充满不祥的预感,但为了不要在我妻子怀孕期间让她受到惊吓,我并没有与她分享太多内心的忧虑。 」

Nadila konnte Lutfy's Vater nur in WeChat Momenten teilen, damit Sadam ihn sehen konnte (Sadam Abudusalamu)

为了避免因与人在国外的沙丹通电话而被关进再教育营,纳迪拉只好将她与鲁特飞的照片分享在微信Moments当中,然后在沙丹按赞后,再把照片或视频删除。

纳迪拉在2017年8月生下儿子鲁特飞 (Lutfy) ,而与此同时,中国政府也开始大举将曾造访土耳其或沙特的维吾尔人及少数民族穆斯林关押至再教育营内。 沙丹开始担心纳迪拉会因为两人2016年去过土耳其,而被送进再教育营。 在鲁特飞出生后不久,纳迪拉的朋友传讯息告诉沙丹,她已被送进再教育营。 他告诉德国之声: 「我不知道她是被送进再教育营还是被关在监狱中,而她朋友在告知我消息后,便将我从微信删除,所以我无从得知她与鲁特飞的安危。 」

纳迪拉在被关了两周后获释,但警方威胁她说当鲁特飞满一岁时,她很有可能会因为曾去过土耳其而第二度被送进再教育营。 根据澳大利亚的法庭信息,新疆警方当时告诉纳迪拉,一旦她第二度被关进再教育营后,鲁特飞将会被送至一个专为儿童设置的营区、政府会替他取个中文名字并让一个汉人家庭收养他。

此外,纳迪拉在获释后,认为继续透过视频与沙丹保持联系的风险太高,所以两人便开始透过微信的Moments功能来继续联系。 沙丹告诉德国之声: 「纳迪拉每天会把她与鲁特飞的照片跟视频分享在Moments中并标注我,当我看过这些内容后,我便会按赞表示我已经看过,那她也会马上把视频或照片删除。 我也会用同样的方式来分享在澳大利亚的生活,而我们就以这种方式保持联系。 」

困难重重的公民申请过程

为了让鲁特飞与纳迪拉能尽快到澳大利亚与他团聚,沙丹在2018年2月开始替鲁特飞申请澳大利亚公民身分。 然而,因为两人自鲁特飞出生以来从未见过,所以这也使的申请过程困难重重。 为了向澳大利亚政府证明两人的父子关系,纳迪拉带鲁特飞到乌鲁木齐当地的实验室采集DNA,并设法将报告寄至澳大利亚。

Lutfy ist ein zweijähriger australischer Uigurenjunge, der derzeit mit seiner Mutter Nadila in Xinjiang gefangen ist. (Sadam Abudusalamu)

沙丹两岁的儿子鲁特飞自2017年出生以来,便因他母亲行动受到中国政府限制,而被困在新疆,无法到澳大利亚与父亲沙丹团聚。

澳大利亚当地医生的比对结果显示沙丹与鲁特飞的DNA样本有99.99%的吻合度,但澳大利亚内政部却以鲁特飞的DNA并非在「指定」的实验室采集为由,拒绝承认两人的父子关系。 沙丹告诉德国之声: 「澳大利亚内政部指定的实验室都位于北京、上海等大城市,但我妻子根本无法离开新疆,所以她当然无法在指定的实验室完成DNA采集。 在申请失败后,我们决定透过行政上诉法庭来解决这个难题。 」

经过长达4个月的审查程序,法院判定沙丹能假造DNA报告的可能性很低,并要求澳大利亚内政部承认两人的父子关系。 经过两个月的申请过程,鲁特飞在2019年2月4日顺利成为澳大利亚公民。 但是由于身为中国公民的纳迪拉仍然无法从政府手中拿回护照,她与鲁特飞仍持续受困在新疆。 沙丹说: 「澳大利亚政府要求我指定的一名成年人带着鲁特飞到澳大利亚,但由于中国政府过去两年来数度拒绝我的签证申请,我妻子成为唯一有可能带他离开新疆的成年人。 」

沙丹也认为,中国政府没有理由持续没收纳迪拉的护照,因为她根本没有违反任何法律。 他气愤地说: 「中国政府至少要向全世界解释他们为何不把护照还给我妻子。 」

澳大利亞呼籲中國放人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报导,澳大利亚外交部长佩恩 (Marise Payne) 周三 (7月17日) 透过声明表示,已得知纳迪拉被新疆警方讯问一事,而澳大利亚外交部也持续提供沙丹一家人所需的协助。 她强调,由于纳迪拉并非澳大利亚公民,澳大利亚使馆无法直接接触纳迪拉。 但佩恩也证实: 「澳大利亚驻北京的使馆已正式呼吁中国政府让纳迪拉与鲁特飞能出发前往澳大利亚。 」

针对澳方提出的声明,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周三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 「如果澳大利亚方面通过双边渠道向中方提供有关详细信息,中方会给予必要的协助。 事实上,长期以来,我们一直是这么做的。 」

Lutfy wurde 2017 geboren und hat seinen Vater nie getroffen (Sadam Abudusalamu)

经过长达一年的等待,沙丹终于在今年二月替鲁特飞申请到澳大利亚公民身分。

人权观察的澳大利亚主任皮尔森 (Elaine Pearson) 认为,澳大利亚政府不该将沙丹一家人的案件当作一般的领事案件处理,而是应该在政治上不断向中国施压。 她告诉德国之声: 「澳大利亚政府应该强硬的要求中国释放所有被困于新疆再教育营内的澳大利亚公民或他们的家属,这当然也包括鲁特飞与纳迪拉。 」

国际特赦组织澳洲分部的倡议专员怀特 (Nikita White) 则表示,许多澳大利亚的维吾尔人虽然有家属被关于再教育营内,但他们因害怕中国政府的报复行动或牵连家人,而选择不出声。 她说: 「我认为国际社会应该持续揭发这些迫害维吾尔人人权的案例,而澳大利亚政府也应该持续透过外交管道向中国施压,直到受困的澳大利亚公民能自由离开新疆为止。 」

沙丹希望澳大利亚政府能透过更直接的管道与中国展开相关的沟通协调。 他说: 「我认为我妻子跟孩子现在有更大的机会能离开中国,因为我不认为中国会希望因拆散一对母子而损了他们的名声。 在我见到纳迪拉与鲁特飞之前,我会继续对外发声。 」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