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族学者与弟弟失联4年 北京证实遭判刑9年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30.11.2020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维族学者与弟弟失联4年 北京证实遭判刑9年

一名新西兰籍的维吾尔学者2017年1月之後便与在新疆的弟弟失联。在透过联合国及新西兰政府要求北京提供资讯後,她得知弟弟已被中国当局以「分裂国家罪」判刑9年。

China - Dabancheng - Umerziehungslager

根据联合国统计,自从2017年以来,中国政府将上百万的维吾尔人与少数民族穆斯林关进位于新疆的再教育营。

(德国之声中文网) 热孜万古莉•努尔买买提 (Rizwangul NurMuhammad) 是一名长年旅居新西兰的维吾尔学者,她过去曾获得富布赖特奖学金,并赴美攻读硕士学位。不过,就像数以千计的海外维吾尔人过去几年的遭遇,她自从2017年1月之後,便与弟弟买吾拉尼•努尔买买提 (Maiwulani Nuermaimaiti) 失去联系。

她告诉德国之声:「我与弟弟感情很好,我们也时常联系。然而,2017年1月的某天,我突然与他失去联系。过了数天後,我忍不住问我母亲我弟弟发生了什麽事。她才跟我讲说,我弟弟已被警察逮补关押,警察也未给具体原因。」

热孜万古莉当时预期弟弟很快会获释,但在她迟迟未得到弟弟获释的消息後,她开始感到焦急。此时,她也开始收到新疆当地许多人被警察无故逮补的消息。事件发生後的数周,她在新疆的家人开始逐渐与她断绝联系。

热孜万古莉说:「我家人开始从我的社交媒体上消失,对此我感到十分震惊。不久後,我开始从社交媒体与海外媒体报导得知,新疆当地的维吾尔人开始与海外的家人断绝联系。除了家人外,我与仍在新疆的前同事或朋友也失去联系。」

在与新疆的亲友失去联系後,热孜万古莉未放弃获得与她弟弟相关的最新资讯。她在2019年透过律师,向联合国被强迫或非自愿失踪问题工作组申请寻求弟弟的消息。在经过数月的等待後,联合国工作小组告诉她,她弟弟买吾拉尼已被中国政府以「分裂国家」的名义,判刑9年并剥夺政治权利4年。

根据德国之声取得的联合国官方文件,中国政府向联合国工作小组称买吾拉尼没有工作,而他在2017年8月8日被中国政府以「分裂国家罪」判刑9年。另外有媒体报导指出,买吾拉尼似乎曾因到土耳其念书,所以才被中国当局逮补。

与母亲重新建立联系

然而,热孜万古莉向德国之声表示,她弟弟在被捕前,除了为中国电信工作外,他当时也开创自己的小本生意,主要负责互联网相关的技术工作。中国的全国企业信用查询系统也显示,她弟弟吾拉尼•努尔买买提於2016年11月在新疆博乐市注册了一间叫「博乐市易信通信设施安装有限公司」的公司,并非像中国政府向联合国工作小组提供的资讯,显示他无業。

她说:「在我得知弟弟被判刑9年後,我在网上为他发起一个连署,并同时透过新西兰政府与中国政府交涉,希望他们能为我取得更多关於弟弟的信息。新西兰政府後来决定要求中国政府提供与我弟弟案件相关的资讯。」

根据热孜万古莉在网上发起的连署,她弟弟2017年1月被逮捕後,先被新疆博乐市公安局带到当地一个「再教育营」,接着他2019年9月15日他被转移到石河子的北野监狱。她母亲在2019年6月10日曾与她弟弟用视频短暂的通话。

Maiwulani Nuermaimaiti China Uighuren

中国政府向联合国工作小组称买吾拉尼没有工作,而他在2017年8月8日被中国政府以「分裂国家罪」判刑9年。另外有媒体报导指出,买吾拉尼似乎曾因到土耳其念书,所以才被中国当局逮补。

在热孜万古莉於网上为弟弟发起连署的三周後,她母亲突然在微信上传讯息给她,告诉她自己现在可以与热孜万古莉联系了。她告诉德国之声:「收到母亲讯息的当下,我高兴得要飞上天了。因为有将近3年的时间,我因为担心弟弟与母亲的情况,所以彻夜未眠。那是我人生中非常黑暗的时期,对我来说打击也非常大。」

此前,德国之声曾报导多名被中国政府判刑或关押的维吾尔人在海外家人持续替他们发声或维权後,突然被释放回家中,而热孜万古莉的母亲也是在她开始於网上替她哥哥发起连署後几周,便透过微信联系她。

中国大使馆证实关押九年

接着,中国政府於2020年6月10日回覆新西兰政府的要求。根据德国之声所取得的电邮副本,中国驻新西兰大使馆表示,买吾拉尼於2017年8月被判刑9年,并强调他目前正在新疆石河子市的北野监狱服刑。

新西兰政府也在一封电邮中回覆德国之声的提问,表示他们知道热孜万古莉非常担心她弟弟在新疆的状况。新西兰外交部发言人在信件中表示:「现在这个时刻对热孜万古莉与她的家人,还有其他面临类似情况的维吾尔家庭来说都十分艰难。我们持续协助她向中国政府要求与她弟弟有关的信息,我们也会继续呼吁中国政府让独立的国际观察员到新疆进行实地考察,因为我们希望维吾尔家庭都能取得与他们家人相关的资讯。」

热孜万古莉向德国之声表示,她会持续为弟弟发声,因为她的目标是能让他顺利获释。她说,弟弟的孩子在他被逮补时才9个月大,现在已4岁。她担忧,弟弟的孩子现在可能已不记得爸爸长什麽样子了。

热孜万古莉说:「我认为为我弟弟跟家人发声是我的使命,如果我什麽事都不做,我天天脑海中都会闪过弟弟的身影。这对我来说是很痛苦的。为他对外发声,对我来说也是种情绪上的宣泄。我弟弟没犯任何罪,所以我们呼吁中国政府能放他回家,让他与我母亲跟他的孩子团聚。」

© 2020年 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着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