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吾尔女子丧命看守所 北京遭批行人质政策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13.06.2021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维吾尔女子丧命看守所 北京遭批行人质政策

过去几周,几位着名海外维吾尔倡议者在新疆的家人,纷纷传出被当地政府判刑或在拘留中心丧命的消息。但这些海外维吾尔人表示,尽管家人必须受多一倍的苦,他们仍有义务继续为维吾尔群体发声。

Mihray Erkin

原本长年居住在日本的维吾尔女子米热阿依·艾尔肯2020年12月传出在一个看守所中不幸丧命。

(德国之声中文网) 「如果我死了,如果我被埋在坟墓里,愿一束野生红玫瑰在我的坟墓上做记号。」这是维吾尔女孩米热阿依·艾尔肯2019年6月离开日本前,传给朋友的最後一个讯息。这也成了她在中国被捕前,留给外界的的最後一则讯息。

过去几周,有多位着名海外维吾尔倡议者在新疆的家属,陆续传出遭政府判刑或是在教育营中丧命,米热阿依·艾尔肯便是其中一人。她是着名海外维吾尔语言学家阿不都外力·阿尤普的侄女,自2014年起便在日本读书,当2019年启程回新疆探望父母时,她正在日本奈良的一间科技大学攻读博士学位。

她返回中国不久後,便与外界失去联系。消息人士向德国之声透露,她於2020年2月遭逮捕,并在2020年12月传出她不幸丧命於拘留中心。

《自由亚洲电台》的维吾尔语组上个月底的一则报导中指出,新疆喀什托克扎克镇的国保向他们证实,米热阿依在2020年12月丧命,而丧命前她已被关押一段时间,过程中也曾数度被审问。德国之声尝试致电托克扎克镇的派出所,但该派出所的电话却显示暂时无法使用。

一位熟知详情的消息人士向德国之声透露,在米热阿依丧命後,警察将她的遗体交给家人,并要求他们在警察的监督下,将她埋葬。这名人士表示:「他们要求米热阿依的家人不许向外界透露她的死讯,若有人询问米热阿依下落时,他们必须称她是在家中往生的。」

阿不都外力·阿尤普告诉德国之声,当2020年12月他的朋友圈开始传出米热阿依死讯时,他还不愿相信侄女已不幸丧生。直到《自由亚洲电台》上个月在报导中证实消息後,他才被迫接受事实。他认为,米热阿依极有可能是在新疆政府於2020年初发动的「铲除阿不都外力影响力」的行动中,被当地警方锁定并逮捕。据他所说,当时总共有72名与他有关联的维吾尔人遭警察逮捕关押。

除了米热阿依之外,阿不都外力的多名家人自2017年起也纷纷遭到新疆警察的逮捕,他也自2017年後便与家人失去联系。上周,消息人士告诉德国之声阿不都外力的哥哥与姊姊被新疆政府判刑14年与12年,《自由亚洲电台》的维语组也向当地警察证实了相关消息。

世维会主席弟弟遭判终身监禁

阿不都外力并非唯一一个新疆家人遭政府关押判刑的海外维吾尔人。世界维吾尔大会 (World Uyghur Congress) 上个月底发布新闻稿表示,世维会主席多里坤.艾沙的弟弟胡史塔尔.艾沙近日遭当地法院判终身监禁,《自由亚洲电台》的维语组上个月31日的一则报导中,透过与当地警察联系证实了相关消息。多里坤.艾沙表示:「听到这个消息,我真的很伤心。我弟弟是一个无辜的人,他受到惩罚是因为我在海外的人权工作与相关行动。」

Isa Dolkun Generalsekretär des World Uighur Congress

世维会主席多里坤.艾沙的弟弟胡史塔尔.艾沙近日遭新疆当地法院判终身监禁。

他告诉德国之声,他家人的遭遇其实并不独特,因为中国政府过去几年持续迫害维吾尔族家庭,特别是海外维吾尔族倡议人士在新疆的家人。多里坤.艾沙说:「自从我离开中国后,我的家人就不断受到中国政府的迫害。中国政府利用人质政策向海外维吾尔族倡议人士施压,想藉此逼迫他们保持沉默。某种程度上,中国在监视海外维吾尔人的行动,做的非常成功。」

他透露,一些在新疆的警察,甚至会直接打电话给在海外的维吾尔族倡议人士,告诉他们要为自己在新疆的家人着想。多里坤.艾沙说:「这就是为什么很多海外维吾尔人都不敢发声。但我已经做好了付出代价的准备,我知道如果每个人都选择不发声,那么北京在压制维吾尔人的声音这部分便会取得更大的成功。」

「我必须持续发声」

阿不都外力向德国之声透露,自从他2015年服刑期满流亡海外後,他便开始透过在新疆的维吾尔人联系,搜集过去几年不幸丧命的维吾尔人的姓名丶照片,并将相关的讯息透过不同渠道与外界分享。他说,他没想到自己有一天必须跟外界告知自己侄女过世的消息。

DW Investigativ Projekt: Uiguren Umerziehungslager in China ACHTUNG SPERRFRIST 17.02.2020/17.00 Uhr MEZ

阿不都外力·阿尤普告诉德国之声,当2020年12月他的朋友圈开始传出米热阿依死讯时,他还不愿相信侄女已不幸丧生。直到《自由亚洲电台》上个月在报导中证实消息後,他才被迫接受事实。

阿不都外力说:「过往,我都是代表维吾尔人发声,但这次我所叙述的是我的个人经历。我还有家人在新疆,我很担心他们的处境。没有人可以保证他们是否还活着。没有人能保证他们的生活条件和他们经历了哪些苦难。」

当被问到他是否会因为在新疆的家人,陆续遭当局逮捕判刑而停止在海外的维权活动,阿不都外力表示,过去几年他多次收到在新疆的维吾尔人冒着极大风险传递出来的资讯,而这些人在把讯息交给他时,都会表达希望阿不都外力替他们将新疆真实情况分享给国际社会的心愿。

他告诉德国之声:「2019年有一个将资讯传递给我的维吾尔人告诉我:『也许我会死,但我想告诉世界,我们的生命正在新疆结束。』当维吾尔人冒着生命危险与我分享资讯,并要求我将资讯公诸於世时,我怎么能保持沉默。我不能把这些资讯作为秘密。」

世维会主席多里坤.艾沙则表示,中国为了不让与维吾尔人相关的议题进到国际社会的讨论范畴内,才会迫害海外维吾尔倡议人士在新疆的家人。但他认为,尽管自己与其他海外维吾尔人的行动让在新疆的家人付出代价,但在道义上,他仍有义务为除了自己家人之外的所有维吾尔人发声。

他告诉德国之声:「自由并非不付出代价就能获得。我所挂念的不仅仅是我的家人,而是超过一百万在新疆受苦的维吾尔人。也许我的家人因为我的行动,必须比其他人多受一倍的苦,但其他数百万的维吾尔人也因为身为维吾尔人而受苦。」

多里坤.艾沙指出,虽然近日有越来越多国家的政府与非政府组织开始公开谴责中国在新疆迫害维吾尔人的政策,但他认为这些国家必须将口号化成实际行动。他说:「民主国家应该采取具体行动,谴责中国对维吾尔人的迫害。」

© 2021年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