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一、正义和自由”— 德国国歌的曲折历史 | 非常德国 | DW | 08.05.2022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非常德国

“统一、正义和自由”— 德国国歌的曲折历史

70年前,《德国之歌》( Deutschlandlied )第三段被定为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国歌内容。其实,这首歌的历史要久远得多——且不乏争议。

(德国之声中文网)世界各国国歌中,常有对勇气和抵抗的歌颂,例如,自1792年起,法国人便一直高歌:愿敌人的鲜血浇灌祖国的田野;意大利人在国歌(1847年)中誓言,为了和平与自由无惧死亡;阿根廷人(1813年)亦发誓要为共同的理想而光荣献身。 

与之相比,德国国歌内容显得和平多了,尽管它也问世于19世纪中叶--一个充满战争色彩的时代。此歌通称 "德国之歌 ",原为《德国人之歌》( Lied der Deutschen ),有着曲折的历史。自1952年5月2日起,她正式成为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国歌,但仅用其第三段。该段以此开首:"为德意志祖国的统一、正义和自由!让我们兄弟般心手相连齐奋斗!"  

歌词原初文本写于19世纪。1841年8月26日,诗人霍夫曼·冯·法勒斯雷本( Hoffmann von Fallersleben,1798-1874)完成了这首诗,呼吁同胞们努力实现一个统一的德意志帝国。当时,他的祖国仍一盘散沙,处于数十个君主小邦独立统治状态。冯·法勒斯雷本用约瑟夫·海顿( Joseph Haydn ,1732-1809)的《皇帝四重奏》 (Kaiserquartett )的旋律给这首诗配曲。  

Heinrich Hoffmann von Fallersleben

词作者诗人霍夫曼·冯·法勒斯雷本

魏玛共和国时期,根据社会民主党籍总统弗里德里希·艾伯特( Friedrich Ebert )1922年8月11日的一项政令,《德国之歌 》首次成为国歌。以后,即使在纳粹统治时期,它仍为国歌--不过,只用第一段。虽然冯·法勒斯雷本在19世纪中叶已憧憬一个统一的德意志民族国家,但歌词首句:"德意志,德意志,高于一切,高于世间所有一切" 却似乎是为纳粹政权的意识形态而作。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此歌因 "第三帝国 "而受累,在美国占领区,甚至一度遭禁。

1949年民主德国成立,立即将约翰内斯·罗伯特·贝歇尔(Johannes Robert Becher)的 《从废墟中崛起》( Auferstanden aus Ruinen)定为国歌;一段时间后,同年建立的联邦共和国方再度有了自己的国歌。 

没有国歌的尴尬

在此之前,无国歌状况尤其给官方招待会带来大麻烦。作为临时解决办法,联邦德国会播放诸如《我们生长在三国占领区》(Wir sind die Eingeborenen von Trizonesien)的狂欢节歌曲。"Trizonesien "是对战胜国在德三个占领区的调侃说法。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官方实在需要一首国歌。 时任联邦总理康拉德·阿登纳(Konrad Adenauer)是莱茵兰人,对狂欢节文化自然捻熟于心。

Deutschland Bonn 1967 | Helmut Kohl & Bundeskanzler Konrad Adenauer | CDU

首任总理阿登纳(右)建议重拾《德国之歌》

战后,汉斯·费迪南德·马斯曼(Hans Ferdinand Maßmann)于1820年创作的爱国民歌及大学生歌曲 《我已倾倒》( Ich hab mich ergeben)亦常用于官方场合。歌中唱到: "我已倾倒,用心和手。 充满爱情和生命的国度,我的德意志祖国!"  

不过,这首歌无望成为国歌。联邦总统特奥多尔·豪斯(Theodor Heuss)委托创作了一首题为 《信仰之国,德意志之国》 ( Land des Glaubens, deutsches Land )的歌曲,欲作为国歌,但在一次民意调查中惨遭失败。阿登纳则提出将《德意志之歌》重新启用为国歌,并一直坚持到豪斯总统松口并以在正式场合下只唱第三段歌词为条件。这样,从1952年5月起,联邦德国终于又有了正式国歌。 

有意思的是,相关消息在外交层面的传播需要时间,而无人想到过这一点。1953年,阿登纳出访,在芝加哥受到了狂欢节歌曲 《海德维茨卡,船长先生》(Heidewitzka, Herr Kapitän)的欢迎。顺便提一下:此歌作于纳粹时期。 

其它替代选项? 

如今,《德国之歌》的国歌地位早已稳固,尽管调查结果显示,只有不到二分之一的德国人熟悉其歌词。隔一段时间,会有人提出是否需要来一首新国歌,或者,至少该对现国歌作某些修改。

 Lothar de Maiziere

民主德国第一位自由选举产生的政府总理洛塔·德·迈齐埃

1990年两德统一之前,民主德国第一位自由选举产生的政府总理洛塔·德·迈齐埃( Lothar de Maizière )曾用小提琴为时任联邦德国内政部长沃尔夫冈·朔伊布勒( Wolfgang Schäuble )演奏贝托尔特·布莱希特( Bertolt Brecht )的《儿童颂》( Kinderhymne ),建议考虑将其作为两德统一后的国歌。不过,最终还是按联邦总统理查德·冯·魏茨泽克( Richard von Weizsäcker )和总理赫尔穆特·科尔( Helmut Kohl )所决定的那样,确保了《德意志之歌》第三段的国歌地位。 

2005年,流行歌手莎拉·康纳(Sarah Connor)在一场足球比赛前演唱国歌,鬼使神差般出错,把原词"Blüh' im Glanze dieses Glückes"("在这幸福光芒中绽放")唱成了"Brüh' im Lichte dieses Glückes"("在这幸福之光中泡热水") 。 

Deutschland, München | Sarah Connor singt die Nationalhymne

歌手莎拉·康纳:国歌唱错词

加拿大、奥地利与时俱进改国歌  

2018年,时任联邦家庭事务部性别平权专员的罗丝-莫林( Kristin Rose-Möhring,)建议从性别平等角度修改 《德国人之歌》,将 "祖国 "( Vaterland,直译为"父土" )改为 "家乡"( Heimatland ,直译为"家乡",或"故土"),将 "兄弟般心手相连 "( brüderlich mit Herz und Hand ")改为 "心手相连勇往直前"( couragiert mit Herz und Hand )。此建议一出,自然引发一场短暂愤怒风暴,直到相关话题让人筋疲力尽。 

而就在此前不久,奥地利将国歌中"你是伟大儿子的家乡"(Heimat bist du großer Söhne) 改为"你是伟大儿女的家乡" (Heimat großer Töchter und Söhne),展示了如何做到这一点。同年,加拿大也决定在国歌中改用性别中立的语言,并称它是一个 "微小决定和重要的象征"。

三年前,德东地区的图林根州州长拉梅洛(Bodo Ramelow)切身体会到了,质疑现在的德国国歌,只会树敌多多:他在一次采访中说,希望有 "所有人都能认同的简洁上口的新文本",因为,很多东德人不把 《德国之歌》当作共同国歌。此言立即上了小报头版,发行量最大的《图片报》报道了他废除国歌的 "荒唐计划"。 

《德国之歌》的前两段歌词早已被摒弃,但未遭禁。因无知作祟,2017年网球联邦杯德国女队在毛伊岛( Maui )对阵美国队时发生一起丑闻:一独唱演员在比赛前引吭高歌德国国歌--用的是第一段歌词。 

西班牙人倒有一个实用的解决办法。他们的《皇家进行曲》( Marcha Real)1761年起即为国歌,但迄无歌词。 

 

© 2022年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