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绕过政改的改革无法实现” | 经济纵横 | DW | 17.05.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经济纵横

“绕过政改的改革无法实现”

有消息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准备领导一个特别工作小组,通过雄心勃勃的改革措施振兴经济。北大经济学教授夏业良认为:没有政治体制改革,经济体制改革只是表面的“修修补补”。

德国之声:最近路透社援引中国政府圈内人士报道称,国家主席习近平计划通过雄心勃勃的改革而非景气刺激措施振兴经济。为此,将建立一个工作小组,为党的代表会议作准备。另外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智库经济学家透露,习近平将任该工作小组的负责人。他称,习近平要求有"真正的改变"。改革计划的目标之一是提高政府的税收,从而减少对于土地买卖的依赖性;另一个目标是,放松户籍管理,使数以千万计的民工受益。这些消息对于您来说,哪些是新的内容,可信度又如何?

夏业良:关于领导小组的传说已经听说有一段时间了。据说有6、7个小组,而且大部分小组都是以习近平为组长。只有一个小组是李克强为组长。绕过现有的部门或者权力结构,成立专门的工作小组,这一方面表明了在有些工作协调上认为临时性的这种小组,或者说跨越权力原有部门的这样一种新的权力结构可能会更有效。这表明中共内部在权力斗争中,或者说在权力的平衡中还会有一些不和谐的方面,所以它才会成立一些特殊的领导小组。

我认为,目前中共十八大虽然已经召开,但是权力结构并不是非常的稳固。里边还有很多不协调的方面。所以成立这样的小组,可能反映了一些新的权力架构的组合。这是一方面,另外讲到改革的内容的时候,提到经济体制改革,我想我们大家目前都有这样的一个共识。无论是从体制内部,还是外部的老百姓来看,如果中国想绕过政治体制改革来对经济社会进行全面的改革,几乎是不可能实现的。

刚才说的提高税收,减少对土地买卖依赖性。且不说它以后是不是真的能够不依赖土地财政。至少是先把税收提高上来,会让老百姓更加苦不堪言。政府税收现在已经是相当高了。现在不是说政府税收少,而是税收多造成了政府的浪费和腐败。如果再提高税收的话,那就更加没有道理了。更何况,即使税收增加了,土地财政是不是会被废除,这个还很难说,所以如果这样的政策真的实施的话,真的是一种苛政。跟所谓的"维稳"暴政结合在一起,用国家机器,军队警察来维稳。所以苛政加暴政的话,迟早会让这个国家失去统治的基础。

至于经济领域的改革,我也听说过一些。比如说户籍制已经是老生常谈了。户籍制讲起来已经有十几年的时间了,过去说2000年左右的时候要取消户籍制,并在一些城市进行了试点,比如说河南的郑州市。但是,试点一段时间以后立刻又停止了。所谓的试点成功也就是把一些农村户口变成了城市户口而已。现在推行的城镇化,和这个其实是密切相关的。所谓城镇化就是让很多农村居民变成城镇居民。这一点如果从户籍放开转换入手的话应该是比较容易实现的。但是随之相关的农民的社会地位、福利以及农民的竞争能力问题,各个方面不是那么容易能在短期内就解决的。所以户籍制度改革,表面上看起来它是单一的一个东西,但实际上它和政治体制是密切联系的。如果不进行政治体制改革,不搞法治,那么实际上是无法实现这个转换的。

China's newly elected President and chairman of the Central Military Commission Xi Jinping (L) talks with China's Vice Premier Li Keqiang during the fourth plenary meeting of the first session of the 12th National People's Congress (NPC) in Beijing, March 14, 2013. REUTERS/China Daily (CHINA - Tags: POLITICS) CHINA OUT. NO COMMERCIAL OR EDITORIAL SALES IN CHINA

习近平要看到“真正的改变”?

提到政治体制改革和经济体制改革之间的相互关系,我们能看到新上任的中国总理李克强最近专门召开了一次会议,强调国务院机构职能改革。其间表态要下决心打开转变政府职能的大门,把该放的权力放到位。让政府只做应该做的事情。这种从表面上来看是经济体制改革的举措中,我们是否能嗅到一点政治体制改革的味道?

我觉得这个不太容易和真正的政治体制改革联系在一起,因为我们之前所听到的中共政治体制改革无非就是行政管理体制的改革,也就是大部制。所以内部的修修补补,权力的重新配置我觉得不是人们所期盼的。人们所期盼的这种政治体制改革它的改革力度,至少应该和当年邓小平改革开放所实施的一系列重大措施能够相提并论。现在中国社会已经发展到了这样的一个状态,小修小补根本称不上什么政治体制改革,只能属于改良。包括部分权力下放,它也只是提高效率的行政措施。因为所谓的政治体制改革如果不触及权力核心,也就是一党专制的问题,你不涉及到一个司法独立的问题。然后公民的最基本的权力,像言论自由、新闻出版自由、结会、甚至建党的自由。这些都没有的话,谈什么政治体制改革呢?

所以说我现在很不愿意用"改革"这个词,我觉得改革已死。在中国没有什么改革可言。如果要讲的话,那就是一场政治变革。那么政治变革就要涉及到权力,也就是说共产党愿不愿意放弃这种一党专制的独裁地位。能不能寻找真正的两党,或者多党合作。如果不在这上面做一些最基本的探索的话,实际上还是不愿意启动改革的局面的。

从中国新一届领导层最近的表态来看,新政府在促进经济改革方面还是有一定的紧迫感和决心。也认识到靠政府的刺激政策维持经济发展已经不再有效。谈到经济改革,您觉得目前最急需进行改革的领域有哪些?

我觉得,过去十年中,大家都发觉了一个显著的现象,就是"国进民退"现象。如果要说经济体制改革的话,至少应该给大家一个崭新的面目,也就是说你再退回到10年前,至少让人感觉民营经济占主体地位。让民营经济的空间越来越大,而国有垄断企业要受到严重的限制,甚至取消一些国有企业原有的霸主地位,那种不作为,而且与民争利的做法。现在的情况大家也看到了,国有大垄断企业不断的挥霍浪费。光招待费,有的企业就10几个亿。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没有实际行动,光是雷声大,雨点小,没有谁会相信的。

另外很重要的一点是,税收不是要增加,而是要减少。就是对税制要进行重要的改革。首先是个人所得税问题,其次是企业所得税。那也就是说你让老百姓真正感觉到你是在促进经济的发展,而不是从经济发展中急于捞政府的好处,跟国民福利进行赛跑。实际上国民福利和政府这些年的收入来讲,不成正比。差距非常大。

另外一方面就是资本市场的开放。让人民币汇率朝着可自由兑换的方向努力。也就是说让人民币升值不再是一种行政措施,不是一种短期的决策,而是一个长期的,依赖于市场利率波动变化的这样一种自动生成机制。

ARCHIV - Ein Bankangestellter zählt am 14.10.2010 in einer Bank im zentralchinesischen Hefei Yuan-Banknoten. Die Inflation ist in China weiter gefallen. Der Rückgang auf den niedrigsten Stand seit 29 Monaten gibt der Regierung neuen Raum zur Ankurbelung der Konjunktur. Nach Angaben der Staatsmedien rief Regierungschef Jiabao angesichts des schwächeren Wirtschaftswachstums zu einer «aggressiveren» Feinabstimmung in der Geldpolitik auf. EPA/YI FAN (zu dpa 0155 vom 09.07.2012) +++(c) dpa - Bildfunk+++

夏业良:债务风险和通货膨胀是中国经济最大的现行风险。

那您觉得中国经济面临哪些比较大的现行风险呢?

首先是有巨大的金融和债务危险,因为地方政府现在举债非常严重,而且从支付债务的能力,以及支付债务的动机来说,都是令人难以放心的。历届政府都是只顾自己借、花。理论上是由下一届政府去还。但是,下届政府又不愿意为上届政府买单,收拾烂摊子,就会再借新的款项。这样一种恶性循环就会造成债务链越来越长,总有一天它会崩溃。像美国次贷危机造成的金融危机在中国如果一旦发生的话,严重程度会远远超过美国。

第二个风险就是通货膨胀的风险。实际上大家知道人民币贬值现在非常厉害,虽然兑换美元的汇率在逐步升值。人民币贬值表现在日常生活中,看到生活指数,消费价格明显上升,而国家统计局所公布的数字和老百姓的体验是远远无法相称的。所以说像这样一些现象是我们在现实中能够看到的。而且国有企业,如果没有国家的补贴和保护的话,国有企业很多都要是破产的。

采访:任琛

责编:雨涵

DW.COM

相关音频视频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