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常项目失衡 欧元区未爆弹 | 经济纵横 | DW | 11.06.2012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经济纵横

经常项目失衡 欧元区未爆弹

欧元区的经常项目与世界相比,几乎是收支平衡。但在欧元区内却处于急剧不平衡的状态,随时可能爆发。

(德国之声中文网)提到经济经常项目的不平衡,人们立刻会联想到中美互利共生的关系。中国将大量的产品卖给美国,再以赚得的金钱购买美国国债,资助美国的债务。从某个角度来看,德国人在欧洲扮演的角色与中国人雷同。2011年德国对外商品和劳务结算余额达1360亿欧元,这表示德国的出口额比进口额更高,而其中近半数出口流向葡萄牙、意大利、爱尔兰、希腊及西班牙和法国。

部分人士视此类不平衡的状况为根深蒂固的债务危机的主因。基尔世界经济研究所副所长朗哈默教授(Rolf Langhammer)认为:"这(经常项目失衡)反映出迥异的实体经济竞争力。欧元区的地中海国家经济曾得到过高的评价。" 这显示低利率促使这些国家的经济增长,而当地的薪资也随之大幅提升。

德国经济研究所的国际经济政策专家马特斯(Jürgen Matthes)表示:"在货币同盟前利息极高,因为人们担心这些国家的货币贬值。当时若意大利、葡萄牙、希腊或西班牙的货币贬值,投资者将损失大笔资金。投资失利的风险都反映在利息上。"

在这些国家参与货币联盟后,此类的风险便不复存在。欧元区周围的国家快速降低利息。

朗哈默指出:"许多国家已将加入欧元区的优势用罄,并未将其作为投资用途或没有将投资列入考量。" 西班牙房产泡沫便是后果之一。

货币的高估或低估?

与此同时,德国提出的2010年议程则改变了它的社会体系和劳动市场。工会对工资的要求放缓。蒂宾根大学经济学家斯塔巴提(Joachim Starbatty)称,上述情形造成"欧元区部分国家的货币受低估,德国便是一例,而希腊或西班牙等国的货币则明显被高估。"

德国的汇率和工资优势使其经济遥遥领先,远胜其他欧元区国家。换句话说:欧元作为共同货币不仅无法消除货币同盟内的差异,马特斯认为"货币平价造成欧元区内更严重的不平衡状况。"

在欧元发行前,希腊、意大利甚至法国尚能调整政策改善情况:他们自行使国家货币贬值,使产品价格低廉,从而促进出口额以达到经济平衡。"

朗哈默称:"欧元剥夺了各国自行调整汇率以修正经济失衡的可能性。" 在这种情况下,各国必须进行货币内部贬值并降低工资。美国高盛投资银行(Goldman Sachs)的研究报告显示,虽然希腊在过去几年大幅缩减工资,但该国价格水平仍需下跌30%(即实际贬值)。该报告也指出,葡萄牙必须贬值35%,西班牙和法兰克福则需贬值20%,使竞争力达到与德国相当的水平。

此外,欧元区内需要结构改革消除特权,但此举也可能造成失业。对当事人而言,改革并不比削减工资容易承受,因为几年后才能收割成果。

德国的重担

模范生德国背负了更大的压力。它必须投资一笔金额使欧元区的经济获得平衡,减轻债务危机。这必须透过更高的工资协议才能达成。对德国而言,附出另一笔资金可能会带来一波更高的通货膨胀。

马特斯认为:"若德国更剧烈的增长,德国的通货膨胀率很可能不再远低于欧盟区的平均水平。"

德国联邦银行也持相同看法。强烈的通货膨胀可能造成德国产品价格上涨,进而削弱竞争力。有鉴于部分国家的经济情势,德国货币当局应不会逼迫欧洲央行调升利率。

在南欧私人资本逐渐枯竭后,欧洲央行自4年前起便资助欧洲货币联盟内的经常项目失衡的国家。欧洲央行购买过渡负债国家的债卷,并提供南欧国家的银行无限的流动性。

人们可以由中美的共生关系发现,这样的方式无法长久。中国大量往美国出口货物的同时,美联储却放松货币政策,中国人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美元资产付诸流水。若欧元区国家持续渐行渐远,德国将面临相同的命运。

朗哈默指出:"若一个国家持续性的拥有经常项目盈余,但它也必须认清,在紧急情况下拿回的这些帐单可能一文不值。"

作者:张丹红 编译:张筠青

责编:乐然

DW.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