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粹的玩笑不能开? | 文化经纬 | DW | 13.01.2014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纳粹的玩笑不能开?

法国喜剧演员因为反犹太主义倾向而遭到禁演,在法国掀起轩然大波。德国法院也刚对使用纳粹符号的艺术行为作出裁决。艺术自由究竟该如何界定?

default

法国喜剧演员耶多内因为反犹太主义色彩遭到禁演

(德国之声中文网)德国作家库尔特·图霍夫斯基(Kurt Tucholsky)1919年时曾说过,讽刺文学百无禁忌。这名作家当年的写作环境与如今相比竟轻松的多。在那个年代还未出现"讽刺文学能不能把大屠杀和纳粹罪行作为题材"这样的问题。在近一百年后的德国,人们开始激辩喜剧演员、漫画家或电影制片者能不能拿希特勒开玩笑。多数人的答案是肯定的。将希特勒塑造为可悲丑角的艺术作品虽然会受到广泛讨论,但并未被禁止。

就在不久前,德国艺术家乔纳唐·梅塞(Jonathan Meese)因为在行为艺术表演时行了纳粹礼被送上法庭,引起人们的热议。梅塞后来获得无罪释放。法庭判决指出,梅塞"是在荒诞讽刺的范围内"行纳粹礼,因此艺术自由应凌驾于德国禁止使用纳粹符号的法规上。但法院上周三对于行为艺术家君特·旺格林(Günter Wangerin)的判决则大不相同。旺格林在一次反欧盟财政节约政策的示威活动中,举了一幅印着默克尔穿纳粹军装的看板。他也辩称这是艺术创作自由,但却不被法庭采纳,旺格林必须缴交3000欧元的罚款。

嘲讽犹太大屠杀

Deutschland Hitlergruß-Prozess gegen Jonathan Meese in Kassel

德国艺术家乔纳唐•梅塞因在演出时行纳粹礼被送上法庭

而目前在法国引起热烈讨论则有截然不同的规模。法国喜剧演员耶多内(Dieudonné)在过去几年多次因为反犹太主义倾向遭到法院判处罚款,累计金额已达6万5000欧元。但他的支持者们对此却不为所动,反而更加支持这名演员。耶多内所创造的纳粹礼变种手势"quenelle"甚至大受欢迎。不久前,耶多内在舞台上对一名犹太裔记者语出挑衅称,他应该被送进纳粹的毒气室中,引来观众的哄堂大笑。在他的歌曲"Shoananas"中,耶多内嘲讽了欧洲数百万犹太人遭屠杀一事。人们不禁要问,耶多内虽被称为滑稽演员,但难道他在舞台上所作的一切,都能被合理地规化为艺术吗?

法国最高法院可不这么认为。在法国内政部长瓦尔斯(Manuel Valls)的指示下,耶多内在南特的一场演出被禁止,两场在图尔和奥尔良的活动也宣告取消。此举再次引发辩论:这是合理的决定或适得其反呢?舞台上的表演为反犹主义增大声势?

艺术自由的限度

法院的判决结果引发德国对耶多内事件的讨论。柏林艺术学院院长施泰克(Klaus Staeck)表示:"我认为这个决定是正确的。" 施泰克曾经攻读法律,也是知名的看板艺术家,谙熟讽刺这种艺术表现手段。没有人比他更了解创作自由的重要性。他曾经被送上法庭超过40次,虽然每次都能胜诉,但他认为艺术自由也是有限度的:"我相信没有讽刺作品和艺术不承担着责任。这是我的基本原则。"

德国-以色列裔作家赛利格曼(Rafael Seligmann)对耶内斯案的判决"并不满意"。因为他也是言论自由的拥护者。他表示:"有时候我们必须两害相权取其轻。当有人使用民主权利和言论自由,为达到取消这些价值的目的时,人们必须迎头痛击。"

言论自由的殉道者?

Klaus Staeck Akademie der Künste in Berlin

柏林艺术学院院长施泰克认为,艺术伴随着责任

法国国内也出现其它的意见声浪。该国的前文化部长贾克朗(Jacques Lang)已经表示,他认为瓦尔斯的做法在法律上有待商榷:"要剥夺言论自由必须有充分的理由。"法国左派的《自由报》(Libération)评论道:"被耶内斯的支持者视为言论审查的决定,隐藏着风险,可能使该名灾难性的喜剧演员成为言论自由的殉道者。"

柏林艺术学院的施泰克则提出反对意见:"从什么时候开始,煽动对付其他族群的人能成为殉道者?这根本是错用殉道者这一词汇。只可惜,民主是如此软弱、无力而且可悲,没有底线,让所有煽动者都有机会不受限制的为所欲为。有一个美妙的名词叫做'值得捍卫的民主'(wehrhafte Demokratie),意思是我们必须抵挡那些摧毁民主制度之人。而反犹太主义就是严重挑战民主的行为。"

"稳定的民主"

无论是在法国或德国,这场辩论还未结束。在这起使耶多内声名大噪的禁演事件后,对耶多内的同情浪潮是否会席卷至德国?作家赛利格曼并不感到担忧:"德国没有国民阵线(Front National,法国的极右翼党派),与意大利、法国、斯堪的纳维亚国家或东欧不同,我们拥有稳定的民主制度。虽然总会出现无可救药的纳粹主义者,但是我认为,民主国家的公民有义务举起手向其说不。"

作者:Aya Bach 编译:张筠青

责编:李鱼

DW.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