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瀕臨內戰:日本在譴責聲下提防中國插手支援?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17.04.2021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緬甸瀕臨內戰:日本在譴責聲下提防中國插手支援?

日本首相菅義偉在訪問華盛頓時,表示將與世界各國一起攜手關注緬甸、新疆與香港局勢。緬甸當地民主運動已經超過兩個月,造成不少傷亡,不少人士呼籲日本應該跟進歐美,採取制裁,不過至今,日方仍未有明顯動作。

Japan Proteste vor Außenministerium in Tokio - Militärputsch in Myanmar

在日本生活的缅甸人于2021年2月3日在日本外务省门前举行抗议示威

(德國之聲中文網)緬甸的全國民主聯盟,在4月16日宣布樹立新的「統一政府」,並投票選出元首,由目前遭到囚禁的翁山蘇姬擔任國家顧問、溫敏擔任總統,未來打算與目前的軍政權做出長期抗戰。緬甸民主化領袖敏哥奈表示「統一政府將對所有利害關係人士發聲」。

緬甸民主運動從2月爆發至今,已經造成至少750人死亡。軍政府在掌權後,持續大舉逮捕人,連國內知名演員等也成為階下囚。在歐美各國持續譴責之際,日本政府僅表達「深切憂慮」,日前在日緬甸人不斷上街,要求日本政府取消對緬甸的ODA(政府開發援助)貸款,然而是否取消一切仍未定案,緬甸國內持續緊張難解。

包括日本國內部分國會議員,也都呼籲,日本要慎思對緬甸過去的援助。日本上智大學綜合國際學部,東南亞史與緬甸政治教授根本敬跟德國之聲表示:「現狀是日本政府跟緬甸國軍失去既有聯繫管道,緬甸國軍的『自走砲』狀態各國都說服不了,日本的呼籲已經無效,是該思考相關近一步動作。」

但日本京都大學東南亞地域研究科副教授中西康宏,則跟德國之聲表示不同看法。中西認為,現今下不論強的弱的訊息都對軍政府是無效的,他說「日本政府持續有在批評,要求對民間人士停止暴力、釋放翁山蘇姬、恢復民主體制等,絕對沒有跟歐美相比下示弱」,目前透過外交手段先停止對民眾暴力是當務之急。

取消ODA貸款是良方?

根據日本外務省情報,日本從1999年起就不斷給予緬甸ODA(政府開發援助)貸款,幫忙緬甸建立各級學校、醫院、電力與防洪設施。在2011年緬甸進入民主化政權後,日本的援助力道加劇,2019年包括仰光與曼德勒市內的下水道、鐵路與公路建設中,日本就出資1893億日幣(約19億美金)。

而在軍政府政變奪回勢力後,歐美國家開始對緬甸實施制裁,深怕資金遭到軍政府不當使用。日本也有人不斷呼籲要求日本應該取消貸款,不過日本至今沒有下一步動作。

京都大學副教授中西嘉宏分析:「現階段說要停止還是太快了點,但日本政府有表示要修改ODA的既有方針,但既有運作的案件要停止是相當困難,當中也有基本人民生活的基礎建設」。中西表示,如果一停止ODA援助,最受打擊的恐怕是人民,他建議應該再看一陣子情勢後再做判斷。

「我是贊成的」,上智大學根本敬教授給了不同看法,認為削減數目或是直接停止,是日本政府唯一可做的動作。因為只有停止援助,才會讓軍政府感受到失去經援的壓力,人民也會將壓力反映給軍政府上。不然未來緬甸軍政府可能也不會理會、甚至漠視,緬甸人民也會失去對日本的親近感。

中國勢力將趁虛而入?

根據日本《時事通信》引述外務省高層人士看法,指出日本與緬甸長年保持經濟關係,如果日本貿然切斷,未來「緬甸軍政府可能逐年往中國政府傾斜」,因此現在都保持「譴責軍政府暴力,但暫時不作近一步表述」。

對於此說法,根本敬認為,「靠中國」一說目前是不太可能。緬甸國軍最仰賴的軍事出口國還是「遠在天邊」的俄羅斯,俄國也對緬甸軍政權展現積極態度,「我們與其擔心緬甸跟中國的軍事連結強化,不如擔心跟俄國的軍事強化。」

根本也補充,緬甸國軍因為歷史因由,跟鄰土接壤的中國也保持警戒,中國也深知這點,「我想對中國來說,翁山蘇姬的民主政權可能更好打交道。軍政府一但經濟封鎖或是帶動民族主義反制,對中國來說都是比較麻煩,因此中國現階段只要先保持在緬甸的經濟利益不要失去就好,支援軍政府應該是不會。」

但京都大學副教授中西嘉宏則認為,政變無論成與敗,中國對緬甸的影響力都有所增加:「日本無論是否持續援助,只要在軍政府統治的限制下,中國跟緬甸要創造新的關係也比較簡單明瞭。加上中國政府與企業,不用考慮『國際觀感』或是『民主主義與人權』等問題,反而比較能不顧忌地做出想做的。」

Japan Proteste vor Außenministerium in Tokio - Militärputsch in Myanmar

緬甸民主運動從2月爆發至今,已經造成至少750人死亡

長年與日本保持友好

緬甸作為東南亞長年的「親日國」,在二戰後跟日本持續保持緊密關係,日本長年給予援助,並某種程度上跟軍政府保持互動。現今在緬甸日本的動漫、流行文化、日本製產品跟日本料理仍相當受到歡迎。日本也是緬甸人出國旅遊跟工作的首選,目前在日本合法居留的緬甸人約為32000人。

但在軍政府執政下,目前日緬關係急速冷卻,未來能否重回往日的密切,出現不小變數。

中西嘉宏認為「會改變是一定的,在受到這麼嚴重的鎮壓風波下,日緬關係要重新正常化是不太容易了。如果停止鎮壓、釋放翁山蘇姬、恢復民主體制三個無法做到。恢復友好關係只會曠日費時,經濟全面支援的機率也會歸零」。

根本敬則說「目前的現實是,日本是不會承認軍政府的合法性的,日緬外交絕對會不可逆的冷卻化。未來可能就是軍政府後會有個臨時政府誕生,然後聯合國又會上演代表權爭奪的戲碼,日本只能對此慎重以對」。

就在根本敬對德國之聲回應後,緬甸也同天成立民主派的「統一政府」。根本敬另外的擔憂是,如果日本政府持續沒有進一步行為,許多原先對日本親切的緬甸人,可能會轉為失望,甚至是「反日派」,這點日本政府需要做好時機拿捏。

观看视频 01:45

军政府实弹镇压未遏制缅甸民主运动

疫情下受到保護的軍政權?

現在因為新型冠狀病毒緣故,世界各國除了本國自身疫情外,較無暇兼顧他國的事務。緬甸軍政府雖然受到歐美各國譴責,但是實際上的干預因為各國間無法正常移動而影響有限,未來軍政府執政「長期化」下,緬甸要回復過去民主政體可能性將愈小。

根本敬認為,目前國軍最高司令官已經宣布戒严將會持續兩年,「雖然說之後會實施全國選舉,但可以預料到是將翁山蘇姬排除、壓制全國民主聯盟、讓軍系政黨聯邦團結發展黨(USDP)勝利的不公平選舉吧」,他分析就算軍政府重新實施選舉,要得到國際社會認可,將是相當艱苦的。

中西嘉宏也分析,未來一、兩年的軍政府期不能有任何指望,「最後誕生的政權是既不自由也不公正,這個政權一定不會受到國民與國際社會支持,軍政府想交接,想必也是脆弱的交接,沒有合法性」。

中西建議,日本政府應該持續跟軍政府訴求,就算他們實施選舉,這樣的「合法性」對緬甸未來毫無助益。此外,聯合國及歐美國家的動作只會愈來愈強硬,東南亞各國應該也一起聯合跟緬甸表達態度,軍政府只會腹背受敵。

日本首相菅義偉,也在訪問華盛頓的17日表示「對於緬甸、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香港的人權狀況,日本也會切實發聲、跟國際社會尋求共同具體的行動」。在當今局勢,日本跟美國的腳步上愈來愈近,未來是否會跟進升高步調「制裁」緬甸,也是各界關注焦點。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