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点星案开庭未宣判刑期 家属:北京只允许一种声音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20.05.2021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端点星案开庭未宣判刑期 家属:北京只允许一种声音

广受各界关注的端点星案,上周在被告陈玫与蔡伟遭关押超过一年後首度开庭,但法官并未当庭宣判刑期。家属告诉德国之声,此案的过程显示,中国内部言论自由的空间越来越紧缩。

China Justiz | Eltern von Cai Wei und Chen Mei kommen in Gerichthof an

陈玫的母亲与蔡伟的父亲5月11日出席端点星案的开庭审理。

(德国之声中文网) 因运用开源平台GitHub备份将近一百篇与中国新冠肺炎爆发初期相关文章而被中国政府以「寻衅滋事罪」逮捕关押的陈玫与蔡伟,上周在被关押超过一年後,终於首次出庭。虽然法官未当庭宣判刑期,但检察院建议两人被判处一年三个月的刑期。

根据陈玫的哥哥陈堃11日在推特上转述陈玫母亲当庭所看见的情况,陈玫与蔡伟身着防护服出庭,家人看不清两人的脸与表情,他们也全程戴着手铐与脚镣。公诉人当庭表示,陈玫与蔡伟的犯罪事实是,蔡伟是端点星平台的搭建者,陈玫则是管理员。

陈堃写道:「公诉人指控,这个BBS上有许多不实信息,煽动人心,侮辱国家领导人,给国家领导人和国家形象造成负面影响。」

陈堃在接受德国之声访问时提到,陈玫的其中一名官派律师在辩护时,向法官表示陈玫18岁时曾参加中国非政府组织立人大学举办的夏令营,所以「受到西方思想的影响,误入歧途」。陈堃说:「他是当事人的辩护律师,但他却在帮我弟弟(陈玫)认错。如果是一个负责任的律师,哪怕是当事人犯了一个很严重的错,这个律师也是要尽力去帮当事人脱罪的。」

最终,陈玫与蔡伟当庭认罪,但陈堃也提到,陈玫透过官派律师向家属表达,如果判决结果和量刑建议相符,他就不会上诉。如果严重超出建议刑期,陈玫则会提出上诉。而官派律师也向陈玫的母亲表示,「超出建议刑期的可能性不大,缓刑的可能性也不大,有可能会实刑。」

关押400天後的开庭

事实上,陈玫与蔡伟在11日开庭前,已被中国当局关押了超过一年,过程中案件开庭也数度被延後。陈玫的哥哥陈堃告诉德国之声,家人在5月7日突然收到5月11日将开庭的通知,家属到了5月8日才得知可有一人到法庭旁听开庭过程。

他说:「我认为从时间通知上,当局刻意给我们很短时间,他们只允许我们一个家属去旁听。如果真是因为疫情,那他们应该不要让任何人去旁听,而且据说中国疫情已控制住,所以我觉得他们有否以疫情去阻止公众旁听,我认为他们每一步的操作都是为了避免这个案件再次引起大家关注。」

陈堃认为,陈玫与蔡伟过去一年的遭遇,反映了中国政府过去几年在处理言论自由相关案件的手法。他指出,过去几年中国政府在处理言论自由相关案件时,都会先把当事人抓起来,再透过各种手段强迫当事人认罪。他表示:「这就是,无论最终法庭判当事人多久的罪,当局实质上已经把这些被告关了很久了。他们已达到对这些被告进行身体跟心灵折磨的目的。」

China Justiz | Eltern von Cai Wei und Chen Mei kommen in Gerichthof an China

。陈玫的哥哥陈堃告诉德国之声,家人在5月7日突然收到5月11日将开庭的通知,家属到了5月8日才得知可有一人到法庭旁听开庭过程。

人权观察的中国研究员王亚秋也认为,端点星案的过程,显现出中国政府现在处理言论自由案件的方式,与几年前已大不相同。她告诉德国之声:「当年许志永第一次坐牢时,当局都是很清楚的宣布哪天会审判,媒体也都会知道。审判当天,很多人会去现场围观、媒体也会报导,这些做法会给中国政府施加压力。但现在都没有这些情况了,因为中国政府『变聪明了』,他们不对外透露讯息,不让外界有机会曝光案件相关的资讯。」

中国言论自由越紧缩

从陈玫与蔡伟去年被逮捕後便不断为端点星案对外发声的陈堃表示,端点星平台上所复制与新冠疫情相关的文章中,有不少是中国官方控制的媒体所发布的文章,陈玫与蔡伟是在这些文章被移除後,才将相关内容复制到端点星的平台上。

他向德国之声表示:「当局以寻衅滋事的罪名起诉陈玫与蔡伟,而这个罪名当中有一条是如果当事人明知这个讯息是虚假,但他们还在网路上储存或传播,并对国家形象早成负面影响,这就属於寻衅滋事。他们备份的文章中,有很多是中国官媒所写的文章,只是这些文章很快就被删掉。如果说这些内容是虚假的,但作者都是中国国内知名媒体记者,我凭什麽判断他们是假的?」

王亚秋也指出,端点星上备份的很多文章,都曾在中国国内正规媒体上发布,但中国政府後来将这些内容删除。她表示:「如果任何人敢保存这些记忆,这些行为在中国都是犯罪的。共产党不让你记住的东西,你都不能记住。」

她也提到其他在新冠疫情爆发初期,因为到武汉当地报导而被中国政府判刑或强迫消失的公民记者张展与陈秋实。王亚秋认为,中国政府的这些打压,都显示中国政府不允许公民自己做独立调查。她告诉德国之声:「陈玫跟蔡玮都没有做独立调查,只是把被删除的讯息备份,真相只能是共产党的,想保留另类的记忆都是不允许的,中国只能有一个真相跟记忆。」

陈堃提到,除了复制新冠疫情相关的文章外,陈玫与蔡伟也在端点星的平台上复制保存了与中国Metoo运动丶深圳佳士工人维权案与北京清理低端人口相关的文章,而这些在中国都被视为敏感话题。

他说:「这整个案件根本不在於这些信息是真的还假的,而是这些信息是中国政府不想让人知道的。中国政府只希望大家听到一个版本。端点星案在中国网站上搜不到任何讯息,就好像端点星案不存在。太多人关注的案子,中国官媒就会随便出来写一篇内容,一切以这个文章内容为准,其他相关讨论全数停止。」

热衷公益的年轻人

在陈堃的眼中,陈玫一直是一个热爱公益的年轻人。他自念大学时期,便时常运用课馀时间参与公益活动,甚至会把生活费省下来做公益用途。他告诉德国之声:「陈玫後来到北京工作後,也是在一家公益机构工作。工作期间,他仍然在网络上做力所能及的公益,尤其是涉及到计算机网络方面的。」

陈堃提到,北京2017年底开始清除低端人口时,陈玫便运用自己在网络相关的所长,替维权人士备份相关报导。「陈玫在网络上非常活跃,他会用自己的能力去保留一些重要的东西。我个人猜测,端点星的建立与他2017年去备份清理低端人口的内容是有关的。」

当被问到是否担忧自己在海外为端点星案的维权发声会影响到在国内的家人时,陈堃表示,他一直担心国内家人的安危,但是当一个家庭遇到像端点星这样的案子时,没有一个家庭能置身事外,得乖乖配合当局的要求。

他向德国之声表示:「当一个家庭遇上这样的事情,我们就不要再指望像什麽事都没发生一样一直等。我们唯一能做的是去发声,因为不发声的话,同样会受到很大的压力。我们发声跟不发声,陈玫不会马上被放出来。但很多类似案件也显示,如果有海外家人为在中国监狱中的当事人呼吁,其实很多时候会稍微改善他们的状况的。」

© 2021年 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