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释放——德国“被精神病案”峰回路转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31.07.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立即释放——德国“被精神病案”峰回路转

在精神病院里度过了7年之后,莫拉特终于重获自由。他的案件早就被视为一场司法丑闻。现在位于纽伦堡的巴伐利亚州高级法院做出裁决,重新审理本案。

(德国之声中文网)莫拉特(Gustl Mollath)讨厌自己在精神病院的生活。他说,自己宁愿被关在一个"真正的监狱"。他讨厌占用他睡觉时间的夜间检查,也厌恶那里的食物。莫拉特被关在拜伊罗特的州医院的精神科已有7年之久。相关的州法院每年都会评估,是否有必要将莫拉特关在精神病院。至今为止的答案都是肯定的。

许多人逐渐对此结果表示怀疑。他们认为莫拉特是司法或权势阴谋的受害者,因为这位之前从事老式跑车改装工作的德国人曾经想揭露一起洗黑钱丑闻。莫拉特的遭遇引起德国网友热议。人们发表博文、留下评论、并投票表决今年56岁的莫拉特是否应该重获自由。迄今为止已有4万4千名网友在名为"为莫拉特争取公平和自由"的请愿书上签字。

长期关注此事的德国《南德意志报》记者里策(Uwe Ritzer)将至今为止的指责称为"法治国家的全面失误"。

莫拉特夫妇的离婚闹剧

Bezirkskrankenhaus Bayreuth Gustl Mollath

莫拉特被关在拜伊罗特的精神病院已有7年之久

为理解莫拉特的遭遇,一切得从头说起: 2006年纽伦堡州法院判决,莫拉特曾对他的前妻施暴。此外,他还扎坏了那些在离婚纷纠中支持妻子的人的汽车轮胎。一位神经科医生曾证实他有妄想症,所以被认为无法承担责任,但被视为危险人物。莫拉特随后被关进了精神病院。法院对莫拉特妄想症的判定证据之一是,他认为身边所有人"全部无一例外"的都卷入了一起洗黑钱丑闻。

因为涉及洗黑钱和司法机构的判决,所以莫拉特的案件引起大量关注。莫拉特在整个审判期间一直控诉他前妻卷入的可疑的洗钱交易。他就此事也已给前妻Petra Mollath工作的德国联合抵押银行(HypoVereinsbank)寄去多封信件,在庭审中莫拉特公布了一份长达106页的辩护词:这份文件夹里详细阐述了乌干达独裁者阿敏(Idi Amin)的军变、登陆月球、父亲因癌症而死亡。就在这些阐述之间却隐藏了具体的指控:联合抵押银行的工作人员非法将金钱汇到瑞士。之后他对妻子提出上诉。

在联合抵押银行派遣审计员调查职责时,司法机构没有采取行动。法官从未读过莫拉特的文件夹,据证人称,法官甚至不准莫拉特提及洗黑钱一事。检察机关也并未展开调查:莫拉特的指控太不具体-没有账号、金额和具体过程。记者里策却持不同意见:"指控很精确,只要愿意的话,绝对可以展开调查。"毕竟揭露洗黑钱丑闻不是一个普通人的事。"

莫拉特的指控属实

之后的六年莫拉特继续被关在精神病院内。2012年就在这件事渐渐退出众人的视线时,事情出现了转机。联合抵押银行的审计报告被公布于众。这份报告得出"相对较快的结论,所有被验证的指控属实,莫拉特掌握内部情况",记者里策介绍说。

《南德意志报》收到了这份审计报告。其中记录了工作人员的严重过错、违反内部规定和相关法律,如《洗钱法》。莫拉特猜测的重大洗黑钱丑闻却不存在。税务调查人员更认为这只是个别公民的日常诈骗行为。尚未发现银行、司法机构和政客串通一气让知情者莫拉特消失的证据。

Gustl Mollath vor Untersuchungsausschuss

莫拉特在被州议院听审前与媒体记者见面

州议会选举前的压力

然而,公众继续关注此事,政客和司法机构承受着日益增加的压力。今年秋季拜仁州将举行州议会选举,莫拉特将是竞选题目之一,政府陷入窘境。今年年初,拜仁州州议会就该州司法机关处理的莫拉特事件成立了调查委员会。该委员会仔细研究此事,并公布了新的细节。莫拉特也被亲自询问,里策介绍说:"议会听审一位被鉴定为精神失常和危害公共安全的人,这在德国议会历史上是第一次。"七年以来,国家委员会第一次费心倾听莫拉特的叙述。观察人员一致认为,莫拉特说话时表现镇定、全神贯注。

在莫拉特被听审的第二天,拜伊罗特的州法院宣布,莫拉特必须继续留在精神病院。刑法教授库德里希( Hans Kudlich)却强调,被关在精神病院并不是监禁,而是种对社会的保护措施。"审理最终判定了莫拉特的危险性。也曾有人预计,如果将他释放的话,他还会做出类似的事情。出于这种顾虑,我们除了将人关起来,也没有别的办法,即使听起来很悲剧。"

今天(8月6日),巴伐利亚司法机关作出了与以往不同的裁定。莫塔特被立即释放,相关法庭程序将重新启动,本案未完待续。

作者:Diana Peßler 编译:安静

责编:洪沙

DW.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