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尼斯:独裁统治结束三年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14.01.2014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突尼斯:独裁统治结束三年

独裁者本·阿里被推翻整整三年后,突尼斯人民仍然在期待新宪法的出台。政治家们2011年以来的许多承诺都是空谈,只在个别方面出现了些许进步。

Stacheldraht in Tunis

突尼斯首都突尼斯市

(德国之声中文网)"革命的首要任务就是,不能只让少数人获益。但这个目标没有实现。"失业的大学毕业生苏阿尔·艾多迪(Souail Aidoudi)对突尼斯革命后政治家们缺乏作为提出批评。他说:"很多突尼斯人被推倒了社会边缘,找不到工作,度日艰难,生活非常不安定。我自己已经10年没工作了。"32岁的艾多迪管理专业毕业,但现在只能靠打打零工度日,比如当服务生、帮厨或者给人提行李。他说:"我没有成家,因为养不起。"

民主成为战利品

Salem Ayari

非政府组织"失业大学毕业生"负责人萨勒姆·阿亚里(Salem Ayari)

许多突尼斯年轻人和艾多迪的境遇相似。他们念过大学,却找不到工作。突尼斯1100万人口中大约70万人失业,其中40万人有大学文凭。非政府组织"失业大学毕业生"负责人萨勒姆·阿亚里(Salem Ayari)说,这个问题就像一颗定时炸弹:"就业计划其实早已通过,但没有得到实施。"

突尼斯人不仅在等待就业计划的实施,也在等待政治家兑现在今年1月14日,也就是本·阿里被推翻三周年纪念日出台新宪法的承诺。60岁的塔瑞克·萨纳(Tarek Sanaa)摆摆手说,他根本不相信这样的承诺。他说:"革命后的精英们把民主当作战利品,将民主作为保障自己利益,中饱私囊的工具。"

萨纳是一名银匠,从父亲那里继承了坐落在布尔吉巴(Bourguiba )大街上的店铺。他把自己视为突尼斯革命的见证人,因为三年前的抗议活动就是从他眼前开始的。他说,重要的是让突尼斯年轻人看到前景,愿意留下来。"我把希望寄托在20、30岁,在一个自由环境中成长的新一代人身上。他们将推动革命。我们需要思想上的革命。"

学会与自由打交道

Amel Grani

妇女权益倡导者阿米尔·格拉尼(Amir Grani)

妇女权益倡导者阿米尔·格拉尼(Amir Grani)呼吁道:"我们的社会必须学会如何与刚刚获得的自由打交道。法官、教师如此,记者和艺术家也一样。"

不过,民主运动无疑带来了一个积极的影响:新闻自由。突尼斯如今有40多个电台和40多家报纸。观点的多样化取代了国家宣传和新闻审查。贝希尔·夸达(Béchir Ouarda)是非政府组织"新闻自由保护"的协调员,他强调说,这是一件好事,自由是革命带来的直接和积极的影响。

独裁者的手段死灰复燃

Béchir Ouarda

非政府组织"新闻自由保护"的协调员贝希尔·夸达(Béchir Ouarda)

但是,夸达也指出,新闻自由目前也面临危险。自从伊斯兰复兴运动党(Ennahda)掌权后,政府方面不断试图操纵媒体和记者。他说,"独裁者本·阿里控制媒体的老的一套手段现在有死灰复燃的趋势。"这也反映在人员安排上。 "亲近掌权者的人被任命为国家媒体的领导者,还出现了没有执照的新电台。"

而媒体多元化最大的敌人是其糟糕的经济状况。媒体缺乏技术和资金,广告市场很小。许多新的电台和电视台效益都不好,全靠商家赞助。最重要的是,许多媒体缺乏资金和勇气去完成自己应尽的义务-发掘潜在话题并且进行调查研究。

媒体成为权力的玩物

Symbol Zeitungsvielfalt Tunesien

突尼斯媒体呈现多元化趋势,但回避棘手的政治议题

夸达说,突尼斯的记者们还没有找到自己的角色。他们不去推动批评性的、独立的媒体,而是绕过重要的话题。非政府组织"失业大学毕业生"成员萨勒姆·阿亚里(Salem Ayari)看法也类似。他说,媒体本应成为监督机构、变革的批评者,但事实并非如此。"我们的媒体不去发现问题,不去对资金流失,没有按计划注入就业项目等问题寻找答案。国家媒体很快变成了突尼斯当权者的玩物。媒体上几乎没有关于失业以及棘手的政治问题的报道。"

作者:Ute Schaeffer 编译:乐然

责编:洪沙

DW.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