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尼斯新政府:重建稳定与秩序的使命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09.03.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突尼斯新政府:重建稳定与秩序的使命

工作、秩序和全国统一是突尼斯最需要的东西,突尼斯候任总理拉哈耶德在介绍新内阁时如是说。然而时不我待。

Tunisia's Prime Minister Ali Larayedh speaks during a news conference in Tunis March 8, 2013. Larayedh unveiled a new Islamist-led coalition government on Friday that he said would serve only until an election is held before the end of the year. REUTERS/Zoubeir Souissi (TUNISIA - Tags: POLITICS)

Tunesien Neue Regierung

(德国之声中文网)突尼斯新政府的任期只能持续到今年年底,直到新的大选举行。然而,这一届政府的工作却关乎国家前途命运:突尼斯究竟是要走土耳其的道路,成为一个经济自由主义和伊斯兰宗教教义并存的现代化文明国家,还是跌入混乱和暴力的深渊,被极端伊斯兰主义者当作大本营,乃至成为一个政权衰弱的欧洲近邻?

突尼斯成为邻国的傀儡

(Mann in Büro) Kamal Ben Younes, Generaldirektor TV-Sender Al Janubia Autor: Ute Schaeffer

媒体人尤内斯

"我们的政治领导层失去了太多时间",突尼斯《阿萨巴赫日报》(Assabah)的主编尤内斯(Kamal Ben Younes)这样评价。如今,新政府必须把一切推到正轨上来,而且要快,因为时间紧迫。失业率仍然是居高不下,食品价格一路飞涨,然而旅游业却远远没有恢复生机--这个国家的经济正处在衰落之中。民众中的不信任和紧张情绪日益蔓延。世俗主义势力和宗教势力也是针锋相对,水火不相容。

极端保守的伊斯兰萨拉菲教派渐渐站稳脚跟。在本·拉里独裁期间,他们被打压,被关进黑监狱。而阿拉伯之春革命却让他们获得了解放。虽然没有确切的统计数据,然而在民众对于革命后的情势不尽如人意的失望情绪中,萨拉菲教派的势力正在迅速壮大。记者居尔什(Salaheedin al-Jurshi)早就观察到了这个现象,他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指出其中的原因:"在革命刚刚结束之后,国家的政权摇摇欲坠,直到今天也是如此。而外部势力则利用这个可乘之机,扶植突尼斯的极端势力,以削弱温和派的力量。"据他所知,沙特阿拉伯就在资助突尼斯的萨拉菲教派势力。

居尔什认为,一个稳定有力的政府,对于防止突尼斯成为阿拉伯国家扶植保守伊斯兰势力的傀儡是至关重要的:"阿拉伯之春把整个地区的秩序打乱了,所以有些势力就强力干涉谁来继任领导政权的问题。在独裁者们纷纷倒台之后,他们希望加强保守派穆斯林的实力,削弱自由派的力量。"而这样的权力斗争则给突尼斯这样的国家带来了灾难性后果,因为这个北非国家原本一向给人一种开放而现代的印象。

(Frau) Suad Abdelrahim, Abgeordnete der Ennahda im Übergangsparlament Autor: Ute Schaeffer

女议员阿布德尔拉希姆

而在这场权斗之中,最令人震惊的莫过于今年2月世俗反对派的领导人贝莱德(Chokri Belaid)遇害身亡。直到今天,这桩被各方称作"政治暗杀"的案件仍然没有查清。伊斯兰复兴运动党议员阿布德尔拉希姆(Suad Abdelrahim)认为,贝莱德遇刺事件是一个转折点:"这很清楚:我们必须立刻制定出一个确切的路线图,规定清楚什么时候要完成什么计划。因此,我也相信,我们将会尽快完成制宪工作。"

三大要务:安全、经济和政治秩序

一部明确而畅达的路线图--这也将成为决定新政府成败的关键。在茉莉花革命之后的两年光景里,已经陆续有好几届政府粉墨登场但也都草草谢幕,都没有完成最中心的任务:重建国家安全,让20万年轻大学生获得发展前景。而完成宪法的制定、举行大选,则是最重要的事情。虽然过去的政府也都做出过许诺却未成兑现,但按照当前的计划来看,这两大任务将在今年年底之前完成。面对全国上下急迫的心态,新政府非常清楚:他们的政绩如何,取决于三个关键领域的考量:国家安全、经济复苏和政治秩序。在这些领域,需要作出很多改变,而且必须要深入老百姓的生活。

民众多数不信任政客

而新政府面临的最大难题,恐怕就是该国所有政客深陷其中的信任危机了,这也是对民主模式的一大考验。根据问卷调查,超过半数的选民不愿意参加下一届选举--因为他们根本不信任政界。记者居尔什认为,这种信任的缺失是一大障碍。突尼斯的茉莉花革命初衷并非期盼民主,而是要求民众有口饭吃、获得尊严、实现公正。他们呼吁的是社会公平,是就业机会。然而面对这些诉求,政界直到今天也没能给出令人信服的答案。居尔什指出:"如果经济复苏不能尽快取得显著成果,突尼斯将面临陷入真正无政府混乱状态的威胁。"

伊斯兰复兴运动党吸取了教训

Mann (draußen, vor weißer Wand, Baum) Salaheedin al-Jurshi, Journalist und Vizepräsident des tunesischen Menschenrechtsverbands Autor: Ute Schaeffer

记者居尔什

突尼斯虽然有上百个政党--然而真正深入植根于各个地区、各大城市和各种社会阶层的党派,只有一个:伊斯兰复兴运动党,该党也是2011年10月举行的首批自由选举中崛起的最大党派。它和社会民主主义的争取工作与自由民主论坛(Ettakol)、以及总统马尔祖基(Marzouki)领导的保卫共和大会党联合组阁,但这个执政联盟也是一时权宜之计,常常存在利益冲突。这三党组成的"三驾马车"虽然在制宪会议中占有109个议席,享有多数优势。然而这还远远不能代表它们真正具有执政能力。记者居尔什分析道:"复兴运动党是从人民运动起家的,它缺乏实际执政能力,比如治理经济就不是其强项。"因此,该党自从参与执政以来,民众支持率也一路下跌。

突尼斯的政府组阁显示,伊斯兰复兴运动党从先前的失误中吸取了教训。早在2月底,该党放弃了在当时的内阁中主要部门的职权。而在新政府中,凡是重要的部门,皆由公认的行家里手来掌管。一位颇有声望的调查法官将接任内政部长,并立即着手调查导致突尼斯陷入政治危机的贝莱德遇害一案。而司法部长也是由一名法学教授担任,他所面临的首要任务就是改革司法体系,因为突尼斯的司法部门被认为是倒台的本·阿里的利益代言人,在很多情况下的表现既不独立也不公正。只有政府总理的位子仍由复兴运动党人把持。突尼斯经历茉莉花革命辛苦得来的自由,是否能够转变成为稳定的民主制度,一切就取决于新政府的作为了。

作者:Ute Schäfer  编译:雨涵

责编:石涛

DW.COM

相关音频视频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