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中花园?巴黎圣母院重建问号多 | 文化经纬 | DW | 30.06.2019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文化经纬

空中花园?巴黎圣母院重建问号多

火灾两个月后,巴黎圣母院如何重建问题依旧未能澄清。与此同时,一些有志于标新立异的建筑师提出了脑洞大开的设想构思。

(德国之声中文网)2019年6月16日,巴黎大主教奥珀蒂(Michel Aupetit)头戴安全帽,在巴黎圣母院主持灾后首个弥撒。辅祭和信众们也都戴上安全头盔。在建筑聚光灯的照耀下,祭坛一片通明。电视现场转播画面上可以看到,祭坛所在的屋顶上露出光线。

仍有物体掉落危险

奥珀蒂大主教就在这一背景下主持了巴黎圣母院火灾后的首场弥撒。就在两个月前,这座全球最著名教堂发生大火,包括尖塔在内,房顶全被毁损。

弥撒前,法新社报道了教堂主事肖韦(Patrick Chauvet)似有倔强意味的话:"巴黎圣母院生机盎然"。前科隆大教堂负责维修事务的总建筑师朔克-维尔纳(Barbara Schock-Werner)则有不同说法。她现在是德国帮助重建巴黎圣母院团队协调员。距弥撒前数天,朔克-维尔纳曾两次进入巴黎圣母院勘察。这是一种难能可贵却又危险的特殊待遇。包括朔克-维尔纳在内的专家们认为,现对公众关闭的巴黎圣母院目前仍有倒塌的危险。朔克-维尔纳在科隆大教堂电台讲述了自己的感受。她指出,尽管看上去要比她第一次看到的情况略好些,但在圣母院中堂依旧遍布烧焦的横梁和落下的碎拱石。被消防水浸透的圣坛座椅有可能长霉。整个教堂内部完全熏黑,大管风琴亦未幸免。

Frankreich Paris | Wiederaufbau Kathedrale Notre-Dame de Paris (Reuters/P. Lopez)

火灾后的圣母院(2019年5月15日)

警告铅含量超标

然而,清理工作的最大障碍是屋顶销融的数吨金属铅,建筑物的整个内部都被污染。法国电视台France 24甚至报道了有关巴黎圣母院附近居住的一名孩子的情况。在这个孩子血液中发现含铅量超标。

朔克-维尔纳告知,考虑到可能存在铅中毒危险,有关人员试着用小型遥控铲车清除圣母院内的废墟。只有在教堂得到彻底清理并有安全保障后,真正意义上的重建工作方能开始。

前将军任重建总监

重建工作5年内完成。这是马克龙总统今年4月对法国人做出的许诺。这一雄心勃勃的时间表让退役五星上将若热兰(Jean-Louis-Georgelin)寝食难安。4月起,这位爱丽舍宫前总参谋长担任巴黎圣母院重建事务专员。

圣母院重建总建筑师维尔纳夫(Philippe Villeneuve)在接受《费加罗报》采访时对马克龙紧促的重建时间表提出异议。马克龙总统要求实现"有创意的重建","传统和现代的结合","既尊重有加,又大胆有为"。这些口号激励了4月启动的全国范围的建筑师投标。至6月底,将提交有关房顶及尖顶塔楼的新设计方案。

一段时间来,一些标新立异和雄心勃勃的建议逐渐为公众所知。建筑师卡勒博(Vincent Callebaut)设想建一个植物暖房,计划通过都市花园化,每年在巴黎的高处种植21吨水果及蔬菜;斯德哥尔摩梅耶格林(Ulf Mejergren)建筑师办公室有意将教堂塔改造成跳塔,并建议,在圣母院顶设置一个巨大的游泳池。

Paris Architektur Vorschlag zur Neugestaltung von Notre Dame (Studio NAB)

设想之一:屋顶城市花园

政府有最终决定权

今年5月,文化部长里斯特(Franck Riester)邀请法国民众参与重建的"大讨论、大磋商"。他同时明确指出,最后将由"国家"即菲利普(Edouard Philippe)总理现政府对圣母院的未来外观做出决定。

根据今年4月由网络民意调查机构YouGov公布的一份网上调查结果,54%的法国人表示应按原样重建。在接受《费加罗报》采访时,总建筑师维尔纳夫强调了1964年威尼斯文物保护宪章的相关规定,指出,"法国必须遵守",一言以蔽之:"尖顶必须照原样复建"。

引科隆大教堂为戒?

因为,毁于此次大火的由勒杜克(Eugène Viollet-le-Duc)在19世纪设计的这一尖顶塔楼"永恒地"融入了圣母院。所以,维尔纳夫指出,必须按原样重建。他指出,科隆大教堂十字塔就是一个反面例子,是"1950年代强加于一座历史建筑物上的一颗痣"。现在,拥有150名同事的维尔纳夫要极力阻止再发生此类错误。围绕圣母院重建,在大胆和文物敬畏之间的冲突越来越明显,而冲突何时会告终,碍难预料。

大宗捐款迟迟不到位

目前,圣母院重建项目到底如何融资依旧存疑。4月份,在火灾成为媒体实况转播的全球要闻之时,人们的捐款意愿似乎很大。然而,法国电台报道说,直至6月14日,只有8500万欧元入账,仅占8.5亿欧元捐款许诺的9%。

此前数星期,法国媒体报道说,为巴黎圣母院--文化部长称为法国认同的组成部分--的捐款竟大都来自美国公民,而承诺捐巨款的法国大工业家族--当时成为传媒轰动事件--尚未拿出"一个子儿"。这一现象引起舆论一片哗然。

这些天,虽姗姗来迟,法国大亨们的捐款倒也逐渐到了帐。作为捐款主要接受者的圣母院基金会对捐款入帐缓慢现象并不怎么在意。该基金会发言人在法国新闻电视台上表示,他觉得,"这很正常,毕竟,重建工作尚未启动"。

观看视频 00:56

从上帝视角看大火前后巴黎圣母院

5年计划有水分

前科隆大教堂维修总建筑师朔克-维尔纳警告说,在时间上不能有过高的期待。她指出,即使房顶或许在5年内竣工了,人们还得长期在圣母院内外整修。这段时间,文化部长斯特里也在欧洲电视一台上对总统所做的5年承诺做出某种程度的相对化。他指出,到那是,相关工作不是非要百分之百完成不可。5月底,国民会议在表决"保有和修缮"圣母院的一项法律时也警告不得操之过急。该法禁止政府为节省时间而有选择性地注意文物保护。参院还要求,"忠实于原先的视觉状况"。这一要求也适用于当年勒杜克让人事后加盖的十字塔。国民会议定于6月26日对修改后的法律文本再次表决。这样,法国政界将面临新一轮围绕巴黎圣母院重建的老对新的冲突。

 

DW.COM

相关音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