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则变 – 与老同行 | 文化经纬 | DW | 27.10.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穷则变 – 与老同行

房荒问题无处不在,与时具进的德国萨尔布吕肯养老院创意构思,向大学生提供租金低廉的房间,如果他们愿意帮忙照顾老人的话。外国大学生对这一解决方案特别感兴趣。

(德国之声中文网) ""霜花"是什么?",其实很简单的一个问题,但奥利弗(Oliver Siegemund)得等老半天才能得到正确答案。当奥利弗在养老院陪伴老人,带他们做游戏时,需要有耐心,现在他已经适应。4年来,奥利弗定期在"安施泰因煦伯尔养老院"( Am Steinhübel)照顾老年人,跟他们玩游戏、朗读或陪他们散步。获得的回报是,养老院提供他低廉的住宿。奥利弗说:"一间20平方米带阳台的房间,月租215欧元。"

Wohnen für Hilfe Studenten im Altersheim Saarbrücken

与老人比邻而居的大学生奥利弗

学习教育专业的奥利弗属于第一批报名参加萨尔布吕肯 "世代项目"的大学生。这项由"大学服务中心"组织的"居住-互助"计划项目,为学生介绍租金低廉的住处,条件是帮忙照顾老年人、多子家庭或残疾人的日常生活。德国许多大学城市都推出这种服务项目,不过养老院出租房间的情形倒不多见。现在萨尔布吕肯这家养老院里,已有19名年轻人住宿其中。乍看之下,养老院倒更像是一幢普通的学生宿舍。

开头难

奥利弗在养老院中的月工作量是8 小时,现在这份工作为他带来许多乐趣。他坦承,4年前刚开始时,与老人互动令他感到困扰:他们经常茫然呆坐没有反应,或想不起来他是谁了。这使奥利弗有些手足无措,他说:"刚开始时不知道该怎么融入工作,我更像一个旁观者,枯坐在那儿,盼着下班。"

今天他对工作的积极性提高了,也敢接下一些难度高的工作,比如照顾卧床不起的老人。奥利弗承认:"当你注意到老人的状况每况愈下时,感情上很难自处,我曾经害怕遇到这种情况。"

排队等租屋

奥利弗的经历具有代表性,其他大学生也是如此:起先不知道该怎么与老人相处,因为多半只听人说起过养老院,但后来都喜欢上这份工作。至少这是"大学服务中心"的霍恩(Dieter Horn)观察到结果。霍恩负责挑选适合参加"居住项目" 的大学生。面试的时候他会特别注意,应征者除了想节省开支外,是否也真心想为项目工作做一些贡献。霍恩不愁人手不够,报名应征的人很多,平均一个位子有10个竞争者。

Wohnen für Hilfe Studenten im Altersheim Saarbrücken

老人之友露德米拉

虽然如此,霍恩心里明白,外面房租很贵,许多学生是因为经济拮据才来应征的,这点从录取者当中,四分之三是外国学生就可明显看出。霍恩表示:外国学生急需这份工作,他们必须用有限的现款应付一应所需,同时极可能还没找到打工的机会。"

忘年之交

来自摩尔多瓦的23岁大学女生露德米拉(Ludmilla Banaru)的看法是,应征者中占多数的外籍学生,可能并不都是因为财务紧张才来报名,而更多是出于好奇以及对老年人所持的开放态度。毕竟很多大学生来自仍保有世代同堂的大家庭传统的国家,这是与德国不同的地方。

现在,学习文化研究专业的露德米拉所参加为期3年的"世代项目"已经结束,她将迁入一个年轻人合住的公寓(Wohngemeinschaft),但她相当珍惜居住养老院的那段时间,她喜欢那些老人家,特别是,她与其中一位老奶奶建立了非常紧密的关系,她们将继续保持联系。露德米拉说:"我们已成为好朋友。"

Wohnen für Hilfe Studenten im Altersheim Saarbrücken

养老院中的忘年之交

老人从中受益

年轻人积极参与扶老工作,令大多数老人感到欣慰。艾尔德曼夫妇入住"安施泰因煦伯尔养老院"已有6年时间,从头经历了世代项目工作。艾尔德曼老太太太对于大学生的热心助人赞不绝口,她说:"他们非常贴心地对待我们,偶而还会设法满足我们的愿望,例如最近有两位女学生开车送我去银行办事"。那么,也有不顺心的时候吗?艾尔德曼摆摆手表示,与学生相处,从第一天开始就非常融恰。

作者:Julian Bernstein 编译:杨家华

责编:叶宣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