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索沃结束监管独立获完全主权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10.09.2012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科索沃结束监管独立获完全主权

科索沃9月10日结束监管独立地位,但该国许多问题依然没有解决,尤其是在北部地区。监管结束对科索沃百姓意味着什么呢?

A Kosovo Albanian girl is holding a Kosovo flag as Kosovo Albanians take to the streets to mark the first anniversary of their declaration of independence from Serbia in Pristina, Kosovo on 17 February 2009. Kosovo declared independence on 17 February 2008. Recognised as independent by more than 50 countries including the United States and most EU states, but not recognised by others including Russia, China and Serbia, Kosovo's political stability is precarious. EPA/ERMAL META +++(c) dpa - Report+++

Kosovo wird selbstständig

(德国之声中文网)荷兰人皮特·费斯(Pieter Feith)4年半来一直负责监管科索沃的独立。9月10日,他领导的国际民事办公室(ICO)正式结束在科索沃首都普里什蒂纳的工作。皮特·费斯的主要任务是监督芬兰前总统阿赫蒂萨里(Martti Ahtisaari)起草的科索沃地位计划的实施,包括建立一个"多民族、职业化"的军队, 保障塞族少数族群的权利,阿尔巴尼亚语和塞尔维亚语同为官方语言等等。

皮特·费斯领导的国际民事办公室拥有否决权,可以阻止该国任何不符合阿赫蒂萨里计划的构想或法律。不过,4年半来,国际民事办公室从未动用过这项否决权。皮特·费斯今年7月初评价说,科索沃已经建立了一个"现代化多民族"的民主制。由大多数欧盟国家、美国和土耳其组成的国际指导委员会在维也纳宣布,科索沃已经满足了结束监管的条件。

*** Ausschnitt auf Pieter Feith *** Vice General Director of EU Pieter Feith, NATO Secretary General Jaap de Hoop Scheffer, Austrian Foreign Minister Ursula Plassnik and U.N. administrator in Kosovo Joachim Ruecker, from left, prior to a conference about Security for All in Kosovo in Vienna, Friday, Nov. 30, 2007. (AP Photo/Hans Punz)

科索沃国际民事办公室(ICO)负责人皮特·费斯(Pieter Feith)

如今,阿赫蒂萨里计划已经成为科索沃法律的一个固定的组成部分,也促使该国进行了新的地区划分。在塞族占多数的地区建立了5个新的地区,阿尔巴尼亚语和塞尔维亚语同为官方语言,少数民族的文化和宗教传统受到法律保护,尤其是在保障非阿尔巴尼亚少数民族权利方面取得了进步。但是,对许多科索沃人来说,现状并不令人满意。

失望和不满

40岁的阿本·维瑟拉伊(Arben Veselaj)在米洛舍维奇统治下的科索沃度过了青年时代。他曾经的梦想是科索沃能够独立。这个梦想2008年成为了现实。但是,今天的他并不感到非常幸福,因为他所想象的独立的科索沃是另外一种模样。"我从来没有想到,我们的国家和公民的利益相距那么遥远。我甚至觉得,随着独立而产生了一种消极的态度。"他说,以前他很憎恨塞尔维亚的机构,因为这是占领者的机构,而这种感觉现在仍然存在。在他看来,科索沃变穷了,经济发展停滞不前。另一方面,税收负担越来越重,公共服务业和卫生行业存在腐败现象。因此,国际社会结束对科索沃的监管只是感情上的安慰。

北方问题重重

加强少数民族的权利是前芬兰总统阿赫蒂萨里对科索沃所提建议的核心部分。55岁的哈马(Xhelal Hama)是一名教师,属于科索沃的波斯尼亚克族,生活在科索沃北部米特罗维察市(Mitrovica)的城南。回忆起4年半前科索沃宣布独立的这段历史,他认为,过去几年科索沃是成功的,否则国际社会也不会结束监管。但是,许多生活在塞族控制的米特罗维察市城北地区的波斯尼亚克族人却面临许多问题,首先是安全问题。在实施阿赫蒂萨里计划方面,那里几乎没有取得进展。

皮特·费斯在使命结束时在维也纳充满信心地表示,北米特罗维察市的问题一定能够得到解决。但哈马却指出,当地的塞族人却仍然想像过去13年那样生活。他说,北科索沃有塞尔维亚的机构,那里的人决心要生活在塞尔维亚,尊重塞尔维亚宪法,而该宪法将科索沃视为该国的一个省份。

国际社会继续留驻科索沃

拉达·塔吉科维奇(Rada Trajkovic)是科索沃塞族最重要的代表。作为科索沃议会的一名议员,她代表科索沃独立后成立的格拉查尼察(Gracanica)地区。在她看来,国际监管结束得太早了,因为科索沃仍然存在犯罪和腐败。她说,国际社会结束监管是想让科索沃机构在北科索沃获得更大的权利,但是,只要EULEX和KFOR继续留驻科索沃,国际社会结束在科索沃的存在就无从谈起。

European Council President Herman Van Rompuy, right, welcomes Atifete Jahjaga, President of Kosovo, at the European Council building in Brussels, Wednesday, July 18, 2012. (Foto:Yves Logghe/AP/dapd)

科索沃总统阿蒂费特·亚希亚(Atifete Jahjaga)和欧洲理事会主席范龙佩

北约领导的科索沃国际维和部队(KFOR)目前有5000名士兵,他们将继续留驻科索沃.EULEX是欧盟科索沃法治工作代表团的简称,在当地有1250名国际司法人员和警察.9月3日,科索沃总统阿蒂费特·亚希亚(Atifete Jahjaga)在致欧盟的一封信中请求将欧盟科索沃法治工作代表团的使命延期两年,也就是说,国际法官、检察官和警察将继续在科索沃的使命,继续享有国际豁免权,但今后必须遵从科索沃宪法。 而迄今起到宪法作用的阿赫蒂萨里计划将失去这方面的效力。

"历史性的一天"

科索沃法学家,53岁的阿斯姆·巴吉拉米(Arsim Bajrami)参与了科索沃监管独立结束的准备工作。他说,科索沃宪法现在是科索沃最重要的司法文件,阿赫蒂萨里计划虽然是法律的一部分,但不再高于科索沃宪法。巴吉拉米也知道,所谓监管结束只是一个司法形式,国际社会在科索沃将继续存在。他认为,对于一个国际社会出钱资助的国家,这也是必要的。尽管如此,在他看来,科索沃获得完全主权仍是"历史性的一天"。

作者:Bekim Shehu/ Auron Dodi   编译:乐然

责编:石涛

DW.COM

相关音频视频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