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理大的急救员: 「将耻辱化作动力」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21.11.2019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离开理大的急救员: 「将耻辱化作动力」

对一些示威者来说,向警方投降是他们怎么样也不会做出的选择。 就算是受伤、饥饿受冻,他们也希望自己能够竭尽最后的力量坚持理念。一名离开理大的急救员告诉德国之声,离开跟留下一样是艰难的抉择。

China HongKong - Anti-Regierungsproteste - Ausschreitungen (AFP/A. Wallace)

一些在理工大学的示威者遭到警方发射催泪弹、胡椒喷雾、蓝色水之后,由急救员紧急冲水处理

(德国之声中文网) Thomas离开理大之后,反复想着,如果自己能跑得更快一点,或许就不需要跟警方「自首」了。

他告诉德国之声,离开理大后,不停的被内疚感折腾着。

Thomas是一个急救员。 在星期六,他听闻理大的情况很严重,跟着伙伴进去做急救。 但是星期天晚上,警察包围了理大。 原本一起进来的同伴大多想趁还安全的时候赶快撤出理大,但他自己坚持要留。 「那时我的心态是想多留一晚,多救一个人就多一个,才决心留下。 」所以他自己分了一个小队,跟其他几个急救员继续留了下来。

但是,情势却逐渐不乐观。 「病人情況愈来愈严重,里面物资也愈来愈短缺,食物跟水也都短缺。 由於很多急救员都被捕,我感覺再接收病人下去也不是辨法。 」所以,在他一边帮别人逃走的时候,自己也盘算着想用甚么路线逃走。

他试过各种路线: 他沿着火车路轨跑,如果跑到闸门有机会搭上家长车,但卻失败了。 他想要跟大家一样透過绳索逃脱,但是排队没轮到他。 有一次,他从Z Core那边的小路沿着山坡跑,如果他跑得快一点,出大马路就有机会上家长车走。 没想到他一爬上山坡,就看到警察在用大手电筒往山坡照,他转身要躲,就沿着山坡滑下去,扭伤了脚。

逃回学校之后,发现自己的膝盖肿了起来,之后的行动能力也越来越差,跑不动了。

 「受伤之后,我跟几个朋友一起躲进一个教学大楼里面,电话又快没有电,与外界失联。 」他回忆起来余悸犹存: 「那时候Z Core不断传闻速龙要进去大楼扫荡。 当时真的很害怕,怕突然遇上速龙被打死都没有人知道。 我在大楼里面待了一个小时,心思很混乱,很怕速龙会进来打我们,极度绝望。 」

几次逃跑失败之后,他感受到周围的人士气越来越低落。 一开始,外面的示威者想要攻进来救人,大家还会意志高昂的喊口号。 但是之后,随着越来越多人被捕、受伤,开始有人说,宁愿自首,也不想要留在这么高压的地方。 就连他自己也萌生一样的念头: 「我的职责是想救人,但为何最后连我也好像战争罪犯一样,被追杀到这个地步?」

Hongkong Proteste (Reuters/T. Peter)

警方持续多日包围理大

11月19日凌晨,多位中学校长与教育界人士与警方协调之后进入理大,告诉群众,18岁以下者可以不用被拘捕,向警察登记之后就可以离开。 Thomas最后决定跟中学校长离开。

他拖着受伤的脚,一跛一拐的到了警察面前。 校长叮咛说,记得把装备清掉再走。 跟警察登记完了,警察拍拍肩膀跟他说「好好读书」。

「我听到的时候觉得好讽刺。 要走的时候,有其他示威者问我们为甚么要走,我已经有点内疚。 出来之后内疚感更大,反复问自己为甚么要屈服? 留下资料,证明我留守过,好像是我做错了甚么。 就好像是向权势屈服了。 很不甘心,好像认输了。 」

他努力消化这种心情,希望把它转换成积极的动力: 「我们其实还没输的。 始终保住这条命,春风吹又生。 这次是一种耻辱,但我不会忘记这种耻辱,这是让你更加会出来抵抗权势的动力。 」

在德国之声完成采访之后,香港媒体报导,20日晚上9点多,最后一批共7位急救员撤出理大。 同18岁以下的人相同,警方只要求他们登记资料就放行,之后他们也没有接到警察的联络。这也意味着,留在理大内的人若受伤,可能不再能及时得到专业治疗。

另一方面,先前跟警方登记资料离开的未成年人,将来是否会被政府追究责任,也还是未知数。 20日晚上,保安局局长李家超用「自首」形容未成年人登记资料的行为,还提醒说只要有破坏就构成暴动罪,引发中学校长批评违反承诺,要求改用「登记资料」的措辞形容未成年人的状况。

Thomas最后想告诉还留在里面的人: 「如果你真的走投无路才屈服。 不要轻易心理崩溃,我自己都很不甘心选择离开,如果有能力,应该尝试所有方法才离开。 坚持留守,他们也不敢攻进来。 」

延伸阅读: 「死守理大是最好的报答」

Thomas今年18岁,明年要考大学。 虽然老师劝他不要再出去,但他自己认为急救员很重要,未来还是会继续上街。 他说: 「我觉得理大这一役不会让运动走下坡,但是需要一段时间让勇武恢复。 这次实在元气大伤。 」

11月21日,星期四,香港理工大学被围进入第五天。 媒体上有关消息已经越来越悲观。 陆续有人因为身体不适需要急救,经劝导才离开理大。

财政司司长前政治助理罗永聪21日出席港台节目表示,理大内部情况「差到难以想象」,不仅食堂传出异味、有人腹泻发烧,图书馆也满目疮痍,四处漏水。 他分享道,现在还留在理大内的人很多人感到「离开会对不起手足」,或者担心监禁十年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