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项目″成噩梦 德国孩子据称被迫海外做奴工 | 德国新闻 | DW | 17.02.2020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德国新闻

"社会项目"成噩梦 德国孩子据称被迫海外做奴工

被剥夺人身自由、挨打、受辱:有指控称,在罗马尼亚参加一社会项目的德国“问题”青少年遭受非人虐待。罗马尼亚检察院起诉了14名涉嫌责任人。

(德国之声中文网)根据罗马尼亚打击有组织犯罪特别机构DIICOT提出的指控,这些德国孩子受到的待遇"与奴隶无异"。

罗马尼亚检察院的起诉书念上去犹如一无尽的噩梦:"野蛮方法"、"频繁体罚"、"饿饭"、"体力劳动直至筋疲力竭"、"侮辱和等同于酷刑的行为",以及"剥夺自由"。所有这些都是参与一社会项目的12至18岁"行为异常"青少年的切身经历。

该项目由德国和罗马尼亚两国有关部门合作实施,地点选在罗马尼亚北部地区马拉穆列什(Maramures)。实际情况:这些未成年人不仅未能在当地那些田园般的村庄里得到帮助,反而受到非人虐待。       

上周五(2月14日),罗马尼亚国家检察院提告14人,指控他们参与制造了这一噩梦。其中就有项目的德方负责人舒曼(Bert Schumann)及其妻子。他们本应帮助那些"问题"青少年经由"马拉穆列什项目"找到重返社会之路。为该项目,德方拿出了不少钱:为每一个参加项目的青少年,支付高达6000欧元的经费。两个罗马尼亚机构--儿童保护局和劳动部--批准了该项目,并签发了许可证,尽管该项目的司法地位并未明确。  

用药物让当事人"沉默"

DIICOT的调查结果显示,儿童保护局在当地的社会工作者更关心的是如何使这整个项目在合法框架外继续存在。DIICOT在马拉穆列什的地方调查官指出,至少有一名儿童保护局工作人员总会在当局派人检查前及时向该项目负责人发出警报,于是,孩子们就会被用药物"变得沉默",无法公开报告所受的残酷待遇。罗马尼亚儿童保护局负责该项目的一名经理是14名被告中的一个。

调查人员指出,同案犯中也包括地方当局和多位村民:当局知道所发生的事情;村民则因这些德国青少年的无偿劳动--例如,在地里干重活--而受益。

Rumänien Justiz nimmt mehrere Verdächtige wegen Kindesmisshandlung fest (picture-alliance/dpa/Kinder- und Jugendhilfe Wildfang GmbH)

罗马尼亚北部地区马拉穆列什(Maramures)

调查结果显示,在项目的中心设施里度过为期数月的"适应"阶段后,孩子们被送至多个村庄的客居家庭。这些家庭为此每月拿到数百欧元。对罗马尼亚乡村居民而言,这是一大笔钱。在地处偏远的那些村庄,陈腐传统有时强于普世人权意识。村民们似乎从未自问过,童工是否合法。

被拘项目负责人抱怨在押条件恶劣

DIICOT也指控这些被告犯有贩卖儿童及洗钱罪。调查人员指出,德国政府为项目提供的资金大部被挪作了他用;此外,项目负责人舒曼夫妇私人账户上有13.7万欧元来路不清。调查人员从德国青少年口中了解到,在"马拉穆列什项目"框架内,人家把他们的个人身份证及护照收走,将他们与外部世界隔离、不让上学。好几个孩子告知,自己挨过打。

舒曼的"教育项目"中包括取名为"水手"的"递增处罚",根据在场监管人员数量的多少分为"一对一"和"二对一"等级别。"二对一"的意思是,孩子单独被关在窗户安栅栏的房间里,由两名罗马尼亚成年"看守"严加看管。据称,看守可随意决定,是否允许孩子上厕所,并只给很少的饭食。一女孩告知调查人员,由于害怕被"二对一"式单独囚禁,她被迫同意服用避孕药。

德方项目负责人舒曼在一封致罗马尼亚媒体的公开信中抱怨自己的在押条件恶劣。他从2019年8月起在罗马尼亚被羁押审查。他在信中称,自己被关的房间黑暗,栅栏窗户极小,饭食日日都是一碗粥加一片面包,不能与妻子和其他亲属联系。而所有这些都让人想起青少年们在作证时所报告的那些情况。

德国之声向舒曼妻子和马拉穆列什项目律师发出的询问迄今未获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