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公正:中国最需要的改革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13.11.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社会公正:中国最需要的改革

虽然十八届三中全会所公布的改革纲领都极为宽泛模糊,但分析人士仍从中看出了一些信号,比如在社会福利方面,户籍制度、财税体系以及医疗和教育都是媒体关注焦点。

Two 4-year-old twin sisters rest against a wall at a poor residential area for migrant workers on the outskirts of Beijing January 12, 2013. Chinese rural children are expected to get better care from the government including more nutritious meals, safe school buses and better accommodation facilities. Currently, China has about 58 million rural children living away from their parents, or 28.29 percent of the total number of rural children, Xinhua reported. REUTERS/Jason Lee (CHINA - Tags: POLITICS SOCIETY IMMIGRATION POVERTY)

农民工的孩子无法得到平等的受教育机会

(德国之声中文网)在刚刚落下帷幕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上,中共领导人敲定的一系列决议中,有可能会包含决定农民工子女未来命运的内容。由于中国的户籍制度,许多在北京或其他大城市打工的人都无法得到当地居民享有的各种社会福利待遇--比如养老保险、医疗保险以及子女义务教育等等。

这就意味着,如果务工人员希望让孩子跟随入京读书,常常只能选择没有正式办学资格的小学,比如位于北京昌平的棚鹰学校。这里的孩子每年需要缴纳1400元的学费,对于一些收入微薄的农民工家庭来说,这就是他们一个月的收入。

走进校舍,课桌椅陈旧生锈,冷风携带着灰尘从破损的窗户缝里钻进教室,走道里堆满了带着酸味的废旧管道。孩子们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可以学到一些基础知识,但是却无法参加高考,从而走进大学校园。

"我们没有别的办法",一位姓王的母亲带着自己8岁的孩子来这里上学,她不愿意透露自己的全名。他们一家来自遥远的四川,在这里做一些餐饮业的小买卖。"如果待在老家,是什么希望也没有的",她说。

Migrant workers take a rest at the Tianfu Square in Chengdu in southwest China's Sichuan province on Sunday, March 21, 2010.(Photo By Evens Lee/Color China Photo/ddp images/AP Images)

一本户口,把农民工家庭挡在了社会福利体系之外

改革户籍制度势在必行

如果当局放松户口制度的限制,无疑会给总人数超过2亿的农民工以及1.1亿希望迁入城市居住的农村人口带来福音。北京希望通过加速城市化进程,来应对工人工资不断上涨、生产成本增加的困境,并通过拉动内需来摆脱经济增长对于出口制造业的依赖。

周二闭幕的十八届三中全会闭幕文件提出了改革发展的重点,分析人士认为,这些纲领性的内容将会决定未来社会保障体系的发展,并且最终走向全国城乡统一的社会保障网络,因为这对于推进城市化的目标实现来说是至关重要的。

由于中共领导层提出的改革纲领表述都非常宽泛,因此人们很难猜测其中具体的含义是什么。唯一的办法是在未来的几个月乃至几年中拭目以待。

但分析人士指出,将社会福利统一起来,有利于公民在全国范围内自由寻找合适的发展机会,也会给经济发展创造更多有利条件。各地通用的医疗保险、养老保险和义务教育等福利待遇,有助于给中国日渐薄弱的生产效率增长施加推力,也有利于扭转中国人"未雨绸缪"式的重储蓄轻消费理财方式。

财税体系也将做出调整?

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彭文生指出:"如果中央政府能够出资,建立一个全国标准化的社会保障体系,就能方便人口的流动。流动性就意味着更好、更高效地利用劳动技能。"

将这类社会福利支出的财政负担转移到中央政府,可以减轻地方政府的财政压力,改善其入不敷出的困境。地方财政仅仅得到全国税收收入的一半,但却要承担80%的公共支出。

根据投资银行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的估计,中国地方政府负债总额可能已经超过16万亿元人民币。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则估算,这一数字应该占到中国经济总产值的差不多三成。瑞信香港分部的分析师陈昌平(Vincent Chan)认为,财政改革主要涉及官方机构层面,应该更容易达成协议。

虽然中共中央委员会宣布的财税改革方针相当模糊,但更好地平衡中央和地方之间的财政负担似乎是未来的方向。

People watch as police officers check visitors in front of the Great Hall of the People during a gathering of the 205-member Central Committee's third annual plenum in Beijing, China Saturday, Nov. 9, 2013. Reform advocates are looking to China's leaders to launch a new era of change by giving entrepreneurs a bigger role in the state-dominated economy and farmers more control over land at a policymaking conference that opened Saturday. (AP Photo/Andy Wong)

三中全会:改革纲领过于模糊,难以精确解读

全民医保不再是梦?

上世纪90年代的医疗改革结束了免费医疗,尽管政府在过去几年中已经将医疗保险在全民中的覆盖率提升到了95%。

不过,经济学家指出,建立一个全国统一的医疗保险体系将使中国成为世界最大的医药用品买家,有助于降低医保成本,提高医疗质量。

中国的养老保险金是从1997年才开始收缴,因此省级的养老保险基金面临严重的资金不足问题。更糟糕的是,一名雇员只有在同一个省份连续工作15年以上,才能够支取雇主为其缴纳的养老金。这不仅阻挡了人们去其他省份寻找更优工作机会的念头,也促使人们自己加紧储蓄而不去消费,更增加了公共财政的压力。

相比之下,全面实现9年义务教育似乎是一个更容易完成的任务。根据瑞信银行的统计,教育是中国政府最大的单项支出领域,甚至高于国防支出。不过,这些财政负担95%都由地方政府承担。

况且,文章开篇提到的棚鹰民工子弟学校学生家长要额外支付的学费并不算在其中。因为这样的学校没有正式的办学资格,不属于九年义务教育的范畴。虽然许多城市都许诺要为为民工子女提供更多的入学机会,但事实上,根据一项调查结果,北京一共有230座民工子弟学校,承担着教育七成农民工子女的重任。

来源:路透社 编译:雨涵

责编:李鱼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