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北京怎么做薄熙来文章(下) | 北京观察 | DW | 13.08.2012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北京观察

看北京怎么做薄熙来文章(下)

合肥中院对谷开来7个小时的庭审,不提薄熙来。中共至今没有批判以“唱红打黑”为标志的“重庆模式”,这构成做薄熙来文章的最大悬念。是否让薄熙来成为秦城的阶下囚,中南海正在拿捏。

新华社作为谷开来杀人案唯一正式的“信息”来源,官版“庭审纪实”于10日中午出笼。这个文本不管是否出于新华社人员手笔,它最后审定权肯定不在新华社。这是篇对庭审现场记录做了严格剪裁和编辑的报道。不仅继续切割薄熙来,也切割了参与策划谋杀的王立军。

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

与新华社唱对台戏的是人人网公布的一位旁听者,安徽师范大学09级历史系学生赵象察,凭记忆追记的一篇庭审记录,并配有本人和被法庭拒绝的北京律师沈志耕在法庭旁听时的CCTV视频截图,以证明私人记录的真实可靠性。虽然民版随后便被删除,但是传播颇广,与官版有极大的可比性。

ARCHIV Politiker Bo Xilai

两会期间的薄熙来(资料图)

首先,两版共同证实法庭采纳的谷开来和张晓军的口供,公诉人提供的证据,都共同指向谷开来确实杀了人,是主谋;作案动机是为了护子。官版不厌其烦记述了谷开来的法庭陈述,谷开来以柔和的纯北京音,描述她的“精神崩溃”,表达出她作为母亲的舐犊情深。她认罪、悔罪:“这个案子的发生给党和国家带来了很大损失,我应当承担责任。”

其二,民版证实,开庭之前薄瓜瓜通过CNN曝光的,提供给谷开来辩护组的证据,那封海伍德2011年11月10日发给他的威胁性电邮,法庭没有出示。法庭采纳的众多证据,不仅缺少旁征,也缺少被害人海伍德的近亲属委托的诉讼代理人到庭发表的意见,尤其是反驳意见。

谷开来辩护人在法庭辩论中也对证据提出质疑,包括海伍德“血液第一次检查,未查出氰化物。案发四个月后第二次查出氰化物,含量正好为氰化物人体中毒下限。这期间正发生了血液样品脱离司法程序,被王立军及其他几名重庆高级警官违法随身携带的事件。”均被法庭驳回。

其三,谷开来为了切割儿子薄瓜瓜,官版揭示“她曾介绍尼尔·伍德参与一公司的中介代理以及参与一土地项目的前期策划(实际未开发)。”与美国华盛顿邮报采访旁听者报道的“当初把海伍德引入那一交易的就是薄瓜瓜”,明显相左。

其四,导致海伍德对薄瓜瓜进行生命威胁的经济纠纷究竟是什么?官版极为笼统,“尼尔·伍德因索要报酬等问题”,让人如坠五里云雾之中。民版则记录了法庭审理回避不了的一个具体数字。“尼尔于是向薄瓜瓜往来邮件,索要预期收益十分之一的赔偿,即1400万英镑。”

China Mordprozess Politiker Bo Xilai Gu Kailai Kombo

谷开来与英国商人海伍德

什么样的“土地项目”?能使海伍德获取如此高的利润?谷开来这个“只做家务”的夫人,和远在哈佛读硕士的薄瓜瓜如何能够搞到这样一个天文数字的大项目?只有民版有记录:“05年左右,经薄谷开来介绍,尼尔结识了大连实德集团董事长徐明(此人今年3月15日因经济问题已被控制),国内某红三代出身国企高管张某(谷未说明具体身份)。其合作项目涉及到法国的一处地产项目,以及重庆江北区建设的大项目。此项目如果如期完成,尼尔可从中获得1.4亿英镑的收益。”

经济纠纷的起因,官版以括弧中的“实际未开发”5个字轻轻带过。民版则写下“但由于中国的建设项目受政治因素干预太多。此项目未能开工。”在重庆地盘谁能实施“政治因素”进行干预?如果审判长对此进行追问,定会水落石出;但是审判长没有追问。

重庆学者王康这样评价薄熙来:他是带着他的一套对中国的看法,解决中国危机的方案,乃至对世界局势的看法到重庆来的。薄的密友曾向王康透露,薄熙来是把3千万人口,面积相当欧洲一个中等国家的这个新直辖市,作为他的“试验田”。17大他如果留在北京当个副总理,不可能完整地施展他的抱负。2月6日王立军逃馆之前,没有任何势力能阻止薄熙来十八大上位。能否设想,薄熙来唯恐重庆江北区建设的大项目众多的亲友因素,会影响他的上位,毅然出面干预,停止了该项目?

民版继续记录:“薄瓜瓜承认自己家庭为此要承担一部分责任,但就具体数额与尼尔争议较大。在多次交往未果后,尼尔开始采取威胁手段。并将薄瓜瓜软禁于其在英国的住处。借此向谷施压。”年轻的薄瓜瓜如何能代表他显贵的家庭承认这么大的责任?这样看,海伍德施压的绝不只是谷开来,索要10%的利润不过是下下策,“毁了你!”很可能只是恐吓,包括对经他手每一笔经济利益的恐吓,也包括对重庆无所不能的“政治因素”的恐吓。。

“打黑英雄”王立军的角色

官版只有两处提及王立军:一,2011年11月15日上午,尼尔·伍德被发现死亡后,与薄谷开来一家关系密切的时任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的郭维国,受时任重庆市副市长兼公安局局长王立军指派,负责该案的办理。二,重庆市原副市长王立军私自进入美国驻成都总领馆滞留事件发生后,公安部对其反映的薄谷开来涉嫌杀害尼尔·伍德的问题高度重视,成立了复查组,依法对该案进行复查。

民版的记录则令人触目惊心。一,薄瓜瓜遂向其母谷电话通报了自己被软禁绑架的情况,谷担心儿子遭绑架撕票,受到人身伤害。谷首先向重庆警方报案,时任重庆公安局长王立军受理此案。二,谷首先与王立军预谋,欲诬陷尼尔从事贩毒活动(此时尼尔在北京)。将其诱至重庆,再借抓捕贩毒拒捕为借口,将尼尔当场击毙。三,王立军事先参与预谋,但后可能因为害怕风险等原因,不愿意继续参与除掉尼尔的行动。谷便转念由自己亲自下手。13日下午,谷开来将自己预谋毒杀尼尔之事与王立军商议。四,11月14日,案发一日后,谷开来将自己的犯罪经过,完整的告诉了王立军。王立军将其录音。在案发后,王立军无法继续包庇的情况下,作为证据最终提交给了有关部门。五,两日后,即11月15日,酒店工作人员发现海伍德已死亡,并报警。重庆警方在王立军指挥下,对现场进行了勘察取证,提取了被害人的血液,对尸体进行CT检查。
民版记录:“谷开来法庭发言认为王立军在此案中不适合作为证人出场,其口供系捏造。她在口供和录音中,反复强调王立军太阴险了。”以此回报了王立军逃馆的一箭之仇。

薄谷王案不会水落石出

谷开来杀人案的审理,海内外众多舆论将她与30年前的江青案相提并论。江青案发生在中国历程发生大变化的一个转折期。审判江青,就是明确要结束毛泽东发动的文化大革命。当时的中央理直气壮,因为深得民心,所以敢把内部审判变成公开审判。电视转播江青咆哮公堂的镜头,可以成为中国司法永驻历史的镜头。当时律师制度刚刚恢复,江青要求聘请律师,为她指派的是北京律师协会会长,因为被打成右派,20年被停止律师生涯的张思之。后因江青又改变主意,不请律师了,就没有律师辩护。虽然当年对江青算不上真正的司法审判,而是政治审判,但是排除“投鼠忌器”的因素,最高特别法庭是要把这个案子审个水落石出的,安排一排证人,当堂指正江青的罪行。从江青当堂喊出:“现在你们逮捕我、审判我,就是要丑化毛泽东主席,就是要把文化大革命中的红卫兵和红小兵压得抬不起头来,就是要为刘少奇翻案。”说明这个案子审得不错。

鲍彤说“否定文化大革命,就是水落石出。中国才能走上改革开放,改革,就是改掉毛泽东。”今天要否定薄熙来什么呢?十八大又要领导中国走上什么道路呢?

王康认为薄熙来倒台,使得中国躲过一劫。薄搞的“重庆模式”是要从重建中国的新秩序入手,要用毛的东西统帅邓的盲目的物质力量。这预示毛的意识形态的复辟。薄解决中国危机的方法是强有力的,是根植于中国的社会土壤之中的,所以能够得到党内党外的呼应。

“当前,共同富裕已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万众关注、众目睽睽。决不能只是少数人百万、千万地发家暴富,而工农大众却没份儿!现在重庆形势不错,但如果贫富差距扩大,咱经济规模再大,人民群众也不会买账!老百姓会说,那跟我有什么关系?如果贫富分化,富人有钱没处花;百姓有急用却没钱花、不敢花;这样矛盾的消费状态,经济自然会大受影响。”以上是薄熙来今年2月2日在重庆市委常委会上的一段讲话。这个讲话被评价:“牛!”

Gao Yu: A famous Chinese journalist, she recevied many awards like the Golden Pen of Freedom and a Courage in Journalism Award from the IWMF (International Women's Media Foundation) . In 1999, she became the first journalist to receive the UNESCO/Guillermo Cano World Press Freedom Prize. In 2000 she was named one of International Press Institute's 50 Heroes of World Press Freedom; Copyright: Gao Yu

作者高瑜

网上流传作家王蒙的一个谈话“现在的官话系统之强大,连儿童都受到影响,我被邀参加小学开学典礼;典礼上,从校长到教师到学生代表的讲话,一律是念稿,一律是陈词滥调。全是枯燥,假大空、套话、空话,甚至是乏味。怎么造成的?”有评论:“王蒙说是历次运动留下的恶果。不确。胡带的头。”谁说带这种头的时代不是中国的劫难呢?

8月5日,习近平在北戴河会见了中共中央、国务院暑期邀请到北戴河休假的高级专家和专门人才。宣告了北戴河时间的开始,失去薄熙来的十八大,某种程度预示胡带头的时代还要延续,政治强人薄熙来的案子又如何能够审个水落石出?

作者:高瑜

责编:达扬

作者简介:高瑜,中国独立记者,专栏作家。原在中新社工作,后担任《经济学周报》副总编。因参加八九民主运动,两次系狱。作品广有影响。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