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断了收入 波兰前总统瓦文萨自称破产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09.01.2022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新闻广角

疫情断了收入 波兰前总统瓦文萨自称破产

波兰前总统瓦文萨对媒体称,新冠疫情使他失去了重要收入来源而濒临破产。同一些欧美国家卸任领导人一样,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瓦文萨是国际讲坛上受欢迎的嘉宾。

Polen Danzig | Politiker | Lech Walesa

瓦文萨出席团结工会运动纪念活动(2020年10月)

(德国之声中文网)直到2020年中,莱赫·瓦文萨(Lech Walesa)通过在国际会议场合演讲有着丰厚的收入。这位1980年代波兰团结工会领导人、反共产专制运动的偶像人物表示,一年半多以来的防疫旅行限制,让他在经济上已到了破产的边缘。

“我有过很多出访计划。我本打算飞往意大利、德国、美国和其它地方。很不幸,这些旅行都取消了。”瓦文萨对波兰《超级快报》(Super Express)说。

来自波兰的嘉宾在国际英语演讲圈里并不多见。但瓦文萨在海外享有知名度。“除了他、图斯克(前欧盟理事会主席、波兰总理)、莱万多夫斯基(拜仁队球星),很少有其他人了”,一位不愿具名的波兰知识界人士对德国之声说,“从前还有教宗(约翰·保罗二世,1920-2005),现在也过世了。”

苦度时艰

新冠疫情让人难以跨出国门。“我现在只有一个月6000兹罗提(约合1280欧元)的退休金,可我太太一个月要花7000”,瓦文萨对《超级快报》记者说,他出国演讲能收入1万到10万欧元,“我从西方资本家那里挣钱”。

Polnische Streikführerin Anna Walentynowicz

工会领袖瓦文萨(1980年10月)

据报道,一家中介公司曾将瓦文萨的演讲报价5万到10万美元。此外,瓦文萨还有一些其它的收入渠道,包括作有关领导素质、企业员工励志的报告以及其它推广活动。一场1到2小时的活动收费至少2万兹罗提。

瓦文萨不是第一次遇到财政困境。今年2月他就说,疫情之下手头拮据,不得不寻找其它工作,“这样下去,再过6个月,我就得到教堂门口去乞讨了”,或者重拾本行当电工,他当时说。1967年瓦文萨进入格但斯克列宁造船厂时就是一名电工,13年后他参与创建了书写波兰和东欧历史的团结工会。

今年4月,瓦文萨在波兰一家针对50岁以上中老年人的求职网站flexi.pl上贴广告求职。介绍中有这样的文字:“有领导经验、口才出众、诺贝尔和平奖得主、1990-1995年波兰共和国总统、团结工会联合创建人和首任主席,愿意主持领导层的会谈和培训,接受公司和家庭的邀请参与团建活动,以及相关的宣传活动、合影拍照、签名等。”

国际演讲者

1990年代与瓦文萨同时代的一些领导人——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德国前总理施罗德、英国前首相布莱尔,要么从巡回演讲中获益颇丰,要么善于将长期积累的高层人脉,包括与倾向专制政权的内部联系变现。

Janet Yellen

前美联储主席耶伦是大公司的座上宾

他们出场要价不菲。希拉里·克林顿2013年不再担任国务卿后也加入了这一行列,她的开价是每次出场不低于22.5万美元。据报道,美联储前主席耶伦(Janet Yellen)在两年里为大公司、对冲基金和华尔街银行作报告获得的报酬达700万美元。

投资银行高盛(Goldman Sachs)是经常邀请高层人士演讲的大公司之一。但今年年初以来,该公司的“高盛谈话”(Talks with GS)系列活动就没有再邀请政治家。

中介公司伦敦演讲室(London Speaker Bureau)的肯伊恩·斯拉尼(Tom Kenyon‑Slaney​)对德国之声说,疫情期间,这个行业转向了线上视讯会议的形式,演讲者的收费随之大幅下降。“这对所有人都是件好事。”

 “演讲者之角”(Speakers Corner)的执行经理戈尔德(Nick Gold)表示,这个行业没有级别排行和明确的门槛,“每个人都可以自称是演讲者,都可以有自己的独特的经验和认知”。他说,疫情带来的影响改变了整个行业。 “线上世界给演讲者提供了一个新的传播信息的平台”,让他们必须重新发现和设计自己宣讲的内容。

NGO的糊涂账

瓦文萨的经济问题其实由来已久。以他名字命名、建立1995年的非营利性NGO瓦文萨研究所(LWI)2014年改名欧洲团结中心(European Solidarity Center),曾被指控财务渎职。

华沙一个检察官办公室收到过关于该机构两名前负责人涉嫌违法犯罪的通知,其中一人曾是瓦文萨的司机和亲信瓦科夫斯基(Mieczyslaw Wachowski)。

2014年,该机构账面上的收入有370万兹罗提,而到了2017年资金已被席卷一空。据波兰网站gazeta.pl的调查,瓦科夫斯基多次用中心的资金为自己“颁奖”,还卷入了一场与电力公司的司法纠纷,最终被判罚款82.5万兹罗提。2017年,该中心大幅裁员,审计显示其债务超过100万兹罗提后,当时的主席辞职。

 

© 2022年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着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