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後首「出關」 習近平為何出訪中亞?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13.09.2022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疫情後首「出關」 習近平為何出訪中亞?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本週將訪哈薩克斯坦、烏茲別克斯坦,且可能與俄羅斯總統普京會面。這是新冠疫情爆發近3年來習近平首度「出關」——背後釋放了什麼信號?如何牽動中俄關係?

今年2月冬奧會開幕式,習近平曾在人民大會堂會見哈薩克斯坦總統托卡耶夫。

今年2月冬奧會開幕式,習近平曾在人民大會堂會見哈薩克斯坦總統托卡耶夫。

(德國之聲中文網)中國官方週一(9月12日)日證實,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將於9月14日至16日對哈薩克斯坦及烏茲別克斯坦進行國事訪問、會見兩國總統,並出席在烏茲別克斯坦古城撒馬爾罕舉行的上海合作組織峰會(SCO)。

新冠疫情爆發以來,中國實施嚴格的「清零」政策、收緊出入境管制。習近平自2020年1月出訪緬甸後未曾踏出國門,僅在今年7月短暫離開中國大陸、訪問香港,久違的「出關」不只距離他上次出訪已兩年半的時間,也正值中國「二十大」召開前一個月,敏感時機的罕見外訪行程受到國際高度關注。

首站哈薩克斯坦

「哈薩克斯坦是他在2013年宣布『一帶一路』倡議的地方,這是他外交政策遺產的重要部分,展示了中國在世界舞台日益擴張的姿態。」美國華府智庫威爾遜中心(Wilson Center)研究員賈丁(Bradley Jardine)告訴德國之聲。

哈薩克斯坦是中國在中亞地區的重要合作夥伴,不僅盛產礦產、金屬和能源資源,也是歐洲和中國之間重要的交通中轉樞紐。2013年,習近平在哈薩克斯坦納扎爾巴耶夫大學發表演說,稱哈薩克斯坦是古絲綢之路所經之處,中哈兩國關係唇亡齒寒,提出要共同建設「絲綢之路經濟帶」,即「一帶一路」。

「一帶一路」即將迎來十週年,台灣國安研究院副研究員、台灣中亞學會秘書長侍建宇也認為習近平「現在從哈薩克斯坦出發,等於是重新再一次開始,當然對他來講是重要的。」

作為中亞最具影響力國家,北京能否順利推動下一階段的「一帶一路」深受哈薩克斯坦影響。根據世界銀行,哈薩克斯坦國內生產毛額(GDP)截至2020年就佔了整個中亞地區的60%。儘管受到疫情以及年初國內大規模示威影響,該國仍屬中亞地區的發展前列。

侍建宇向德國之聲解釋,疫情以來許多「一帶一路」建設暫緩,儘管習近平此行未必能提出多完整的建議,但可能提出修改方向,以解決諸多問題,極具象徵意義。他說:「對習近平來說,未來幾年施政——尤其在中亞區域的權力結構的穩固——非常重要,所以他這次出訪哈薩克斯坦並不令人驚訝。」

中俄角力

除了哈薩克斯坦,習近平預計也將拜訪鄰國烏茲別克斯坦、參加上海合作組織峰會。據俄羅斯駐中國大使德尼索夫(Andrey Denisov)透露,習近平將於峰會期間與俄羅斯總統普丁(Vladimir Putin )會面。若成真,這將是今年2月俄烏戰爭爆發以來,中俄領導人的首次會面。

習近平與普京上次會面是在今年初的北京冬奧期間,兩人當時發表聲明,共同強調中俄「無上限的夥伴關係」。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不久後,俄羅斯在西方國家的聯合制裁下幾乎陷入國際孤立狀態;中國則始終拒絕譴責俄軍入侵行為,並主張「制裁無用」。

中俄關係如此近,又那麼遠?習近平與普京上次會面已是今年2月北京冬奧期間。

中俄關係如此近,又那麼遠?習近平與普京上次會面已是今年2月北京冬奧期間。

台灣學者侍建宇分析,「中俄現在沒有分裂的本錢,他們必須要緊緊靠在一起」,受烏克蘭戰爭與國際局勢影響,西方世界跟中俄的緊張關係令兩國必須綁在一起,「暫時為了共同的敵人,他們沒有分開的本錢,也不會願意分裂。」習近平前往烏茲別克斯坦參加上海合作組織峰會,可視為中俄在二十國集團(G20)峰會登場前做的暖身準備,「調整彼此的需要跟對外的口徑」。

二十國集團峰會將於11月在印度尼西亞峇厘島登場。東道主印尼總統維多多(Joko Widodo,又譯佐科威)日前證實習近平和普京都皆將出席;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則喊話稱若習近平若出席該峰會,他「肯定」會與習會面。

中俄關係貌似親密,但與此同時仍在中亞展開微妙角力,各自尋求增加在當地的影響力。對中國來說,此處是「一帶一路」的關鍵地帶,對俄羅斯而言這裡則是前蘇聯的傳統勢力範圍。

歐洲安全合作組織學院(OSCE Academy)高級研究員邱芷恩(Niva Yau)向德國之聲表示,在當前的國際情勢之下,俄羅斯和中國都希望確保中亞國家不會與新夥伴結盟,但中亞國家也正在阿拉伯世界和南亞尋找新的合作夥伴,因為他們不想在烏克蘭和台灣的緊張局勢中,過於依賴中國或俄羅斯。

「俄羅斯在烏克蘭的戰爭讓中亞非常焦慮。」邱芷恩說。

此外,今年年初哈薩克斯坦爆發大規模示威,當時外界關注標舉反恐旗幟的上海合作組織會否介入,協助成員國擺平騷亂,結果哈薩克斯坦總統托卡耶夫(Kassym-Jomart Tokayev)選擇促請俄軍「入關」,以俄軍為主力「集體安全條約組織」(CSTO)派出多國聯軍進入鎮壓。

今年1月,哈薩克斯坦因取消燃料價格上限、能源價格飆升而引發大規模抗議,導致200多人死亡。此後,哈薩克斯坦的政治格局依然脆弱。

哈薩克年初的示威最終導致超過200人死亡,總統托卡耶夫當時邀請俄軍入境協助鎮壓。

哈薩克年初的示威最終導致超過200人死亡,總統托卡耶夫當時邀請俄軍入境協助鎮壓。

邱芷恩指,中國在騷亂期間也提供了支持,但沒有得到回應,這讓中國「非常焦慮」,想知道托卡耶夫的對華政策究竟是什麼,「鑑於全球環境和雙邊關係,這使哈薩克斯坦成為中國訪問的一個非常重要的國家。」

哈薩克斯坦現任總統托卡耶夫曾任聯合國副秘書長,精通俄、英、中三國語言,在國際政治舞台上長袖善舞。在挺過今年初的群眾抗議之後,他在9月宣布計畫今秋提前舉行總統大選,並將總統任期由連續任職不得超過兩屆、一屆5年,修改為不得連任、一任7年。

反華隱憂

中國希望增加其在中亞的影響力,但仍面臨多重現實阻礙。今年7月,斯里蘭卡宣布國家「破產」,再次引發外界對於「一帶一路」引發的「債務陷阱」的疑慮。

近年,哈薩克斯坦包含首都努爾蘇丹和最大城市阿拉木圖在內,多地也曾爆發多次規模不一的反華示威,抗議中國「一帶一路」擴張。對此,中國官方曾回應稱抗議僅是「一小撮人的持續惡意炒作」,所謂「批評人士」的言論與事實不符,別有用心。

侍建宇表示,「一帶一路」各個國家的情況其實都不太一樣,中國投資到底有沒有幫助當地經濟發展?成果被誰拿去了?這是一個問號。很普遍的情況是,草根老百姓沒有享受到發展紅利,「在這個情況下反華的情緒就會出現」,過去三年的疫情則讓這些國家的經濟情況更加惡劣。

中亞一方面渴望外資進駐,但這不可能從西方國家進來,儘管中國經濟也有很大問題,「可是如果習近平給他們一些承諾——也只可能有習近平會給他們一些承諾——那個承諾可能是空的,他可能畫了一個大餅不一定吃得到,可是問題是別人連大餅都不畫,這是更大的問題。」

作為「一帶一路」下的重點項目,中歐班列發展備受關注。

作為「一帶一路」下的重點項目,中歐班列發展備受關注。

與此同時,侍建宇強調,哈薩克斯坦雖然受到所謂「債務外交」影響,但卻不是受衝擊最深的中亞國家。由於哈薩克斯坦並沒有積欠中國太多外債,經濟相對穩定,哈薩克斯坦新總統又胸有鴻圖,「習近平如果要穩紮穩打穩住中亞局勢,穩住中國在中亞的投資、甚至中歐班列將來的運行成效,他必須要跟哈薩克斯坦協調」。習近平此行或可顯露中哈兩國未來經濟合作的一些動向。

根據哈薩克斯坦的阿赫馬德·阿薩維大學(Ahmet Yesevi University)歐亞研究機構(Eurasian Research Institute),2020年來自中國的貸款佔哈薩克斯坦GDP的6.5%,是中亞地區較少的國家。

新疆問題

另一個潛在的敏感話題,則是中國對新疆地區維吾爾穆斯林少數民族的鎮壓問題。哈薩克斯坦與新疆接壤,亦是大量維吾爾族人的家園

「對中國來說,中亞始終是需要不斷維護的地區,所以不會給維吾爾族僑民群體提供支持。哈薩克斯坦對此非常了解,他們不願意公開做出讓步。在檯面下,哈薩克斯坦政府正在幫助許多從中國出來的哈薩克族人。」歐洲安全合作組織學院高級研究員邱芷恩說。

邱芷恩補充道:「習近平議程上的一件事是讓哈薩克斯坦重申他們在新疆問題上支持中國,但我質疑哈薩克斯坦總統會給多大回應,因為他是一個愛國者,而且他是支持哈薩克民族團結的。」

對此,侍建宇則表示,哈薩克斯坦對將來中國西北安全還有經濟發展的重要性都非常大。「托卡耶夫非常瞭解新疆的問題,中國也知道他非常了解中國想要達到的目的,也希望他能夠配合。」,習近平也深知勢必要跟未來可能還會在位很長一段時間的托卡耶夫交好,以穩住北京在中亞的腳步。

“再教育营”里的噩梦一年

(共同採訪記者:William Yang)

© 2022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