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当头 德国人不再光顾中餐馆?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05.02.2020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新闻广角

疫情当头 德国人不再光顾中餐馆?

自新冠病毒爆发以来,亚洲人在德国受歧视了吗?若看一眼社交媒体,答案是肯定的。然而,它是否反应了现实?德国之声记者在德国波恩市作了一次相关采访。

(德国之声中文网)"我现在没时间,您看,我正忙着呢,您以后再来吧",--一名在一家亚洲超市餐馆忙活的女掌勺这么跟我们说。其实,由此她也已回答了我们的问题:自新冠病毒爆发,在德国,人们回避亚洲超市和餐馆吗?没有,--至少未回避这家餐馆。

这是我们一天内在波恩走访的十多家亚洲商店、餐馆和美容店中的第一家。波恩市,人口32万,位于德国西部,尤其吸引亚洲观光客。因为,波恩是贝多芬的家乡。今年正值贝多芬冥诞250周年,波恩举办大量庆祝活动。因此,很多亚洲游客来到波恩。一些波恩人可能会担心,亚洲游客会把冠状病毒带过来,便对亚洲人满腹狐疑。

"我不是病毒"

在社交媒体上,人们可以看到,自新冠病毒爆发以来,亚洲人在很多国家受歧视。德国情况又如何呢?

有一点很快就清楚了:新冠病毒是当前人们最关心的议题之一。在访问波恩内城的 一家药店时,收银台旁的一则告示立即印入了我们的眼帘。该告示提供有关病毒的信息,告诫大家不要惊慌。告示上这么写着:"以为在公共场合戴口罩可大幅减少本人受传染的风险的这种观点无科学证明(无自我保护作用)"。

Diskriminierung wegen Corona-Virus

药剂师马莱茨(Stephanie Maletz)和各种口罩

张贴这样的告示似乎大有必要。药剂师马莱茨告诉说,加装过滤装置的口罩格外受欢迎,外国顾客都要这种口罩。她说,今天一大早,一中国女性提出要买200个,但药店无法满足她的要求,只有50个,她都拿走了,准备寄给在中国的家人。这种售价约10欧元的口罩已然告罄,剩下的是价格10到20欧分的手术用薄口罩。

"顾客少了"

黄普明(Phung Minh Hoang )坐在火车总站附近的一家亚洲小超市的收银台后面,玩着手机。此刻,店里不见一名顾客的影子。是对冠状病毒恐惧造成的结果吗?这位原籍越南的商人承认,冠状病毒影响了店里的生意,顾客来得少了,但至今还没有人就病毒说过什么。他透露,从上星期以来,生意冷清了,--不是特别厉害,但可以感觉到。

Diskriminierung wegen Corona-Virus?

来自越南的黄老板在他井井有条的亚洲超市里

在美甲店,修甲师与顾客之间的接触总相当密切。在波恩市中心的一家美甲店里,一名亚洲面孔的修甲师正给一位女宾美甲。他不愿对着麦克风接受采访,也不愿透露自己的姓名。不过,他悄悄告知,通常情况下,所有的位置都是满的,但现在好多空着,他不知道原因在哪里。冠状病毒吗?可能,但他无法确定。附近的一家亚洲餐馆也出现相同情景。现在,餐馆里空空荡荡。一名不愿说出自己名字的伙计告知,目前客人来得少了。

和从前一样,不过……

至此,人们或会以为,社交媒体提供的图像是符合实际的:在德国,人们避免接触亚洲人。然而, 这只是真相的一部分。在我们访问的第二家美甲店,所有3名亚洲女性修甲师忙个不亦乐乎,为主顾们美甲。该店生意并未减少。我们访问的亚洲餐馆和商店中的大多数也都表示,一切和从前一样。

Zhang Baoxiang Sino Markt Bonn

张宝祥1980年来德,在波恩经营一家亚洲超市

在被问及顾客是否来得少了时,一家亚超的老板张宝祥回答说:"哪里,在德国 ,一切都正常。中国人,德国人,一切都正常。没有变化。"张老板(Huang Fu Zhang)的看法也相同。他是停靠在莱茵河岸旁的一艘中式风格船型餐馆"Ocean Paradise"的老板。这位来自上海附近地区的餐馆老板说,客人数量不比从前少。

这么说来,一切都正常?--几乎是 。他告知,昨晚有客人开玩笑电话预约说,他们要来吃饭,但不想要病毒,这让他相当恼怒,他觉得这种玩笑开不得。

China Schiff Ocean Paradise in Bonn

中餐馆"Ocean Paradise"张老板反感人家拿冠状病毒开玩笑

 碰到亚洲人,立刻用消毒液?

蒂尔克(Georg Tuerk)是德中友好协会成员和德康公司负责人。该公司给在华德企提供咨询。本来,这个月底他是要陪同一个赴德中国旅游团的。但该旅游项目无限期延后了。

他向我们说起了上周末的一个生日派对。在派对上,他谈到自己的职业,这时,在场的其他人半开玩笑半带紧张地说,"你最后一次在中国是什么时候?你也病了?"对此,他脱口而出道:"这是哪儿跟哪儿,别瞎扯!"他告知,迄今他还未听说他的哪位中国朋友遭白眼的事儿。

对于我们所提的"病毒爆发以来您个人是否有过受歧视经历"的这一问题,所有在波恩接受采访的亚洲人都回答说"没有"。或者说,几乎是所有人。一个亚洲快餐店女工便告诉我们说,她的亚洲朋友曾在一家日用商品店有过这样的经历:他们付钱后,一名女性收银员用消毒剂把收银台细细喷洒了一遍。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