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中的“空中桥梁”- 德国撤侨行动 | 德国新闻 | DW | 25.04.2020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德国新闻

疫情中的“空中桥梁”- 德国撤侨行动

全球新冠疫情发生后,德国共接回了超过24万滞留世界各地的德国公民。飞行员菲尔德贝格(Holger Feldberg)参与了从新西兰撤侨的行动,这次非同寻常的飞行任务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Lufthansa Crew (Lufthansa)

所有机组人员都是自愿报名参加撤侨行动

(德国之声中文网)菲尔德贝格在汉莎航空担任飞行员已经长达35年,但今年三月底执飞新西兰奥克兰机场,对他来说则是人生第一次。他以前从未飞过这条航线,也从未一次搭载如此多的乘客。

此前一天,菲尔德贝格驾驶的波音747客机降落在在新西兰奥克兰机场。汉莎航空以前并没有直飞新西兰的航线,因此,机长无法根据导航设备中储存的信息完成飞行任务,而是要拿出最传统的地图来为自己导航。现年56岁的菲尔德贝格对德国之声表示:"我们事先必须认真核查,用地图导航完成着陆是否风险过大。其实,这么做的风险并不大,毕竟我们以前也曾这么工作过。"

此次首飞奥克兰机场也是德国政府大规模撤侨行动的一个组成部分。几天后,菲尔德贝格还执飞了一次秘鲁首都利马的任务。新冠疫情开始在全球范围内迅速传播后,德国外交部长马斯启动了所谓的"空中桥梁"计划,以帮助滞留世界各地的德国度假者重返家园。

截至目前,已有24万多名德国公民借助空中桥梁返回了德国。上周,外长马斯对《星期天图片报》表示,现在仍有大约一千名德国人滞留境外。其中,巴基斯坦的情况比较严重,该国宣布四月底前暂停所有国际航班。虽然德国方面已经组织了两班专机撤侨,但仍有一些希望返国的德国人被迫滞留当地。

患难见真情

21岁的女大学生里卡德对于当初等待客机返回德国时的焦虑心情仍记忆犹新。三月初,她同女友一道飞往新西兰去探视朋友。不久后,新西兰就因疫情采取了封锁措施,她寄宿的朋友也不断暗示她,应该想法返回德国了。

Rückholaktion deutscher Staatsbürger | Ricarda W. auf Lufhansa Flug von Auckland nach Frankfurt (Privat)

里卡德回忆说:返回德国的飞行途中,大家团结互助,犹如一个大家庭。

里卡德也到处打听返回德国的可能性。一天午夜德国使馆终于给了她一粒"定心丸":使馆发来的信息称,她可以第二天搭乘客机返回德国,但必须在凌晨五点前赶到机场等候。这也正是菲尔德贝格执飞的那架撤侨客机。

在候机楼,里卡德就已经意识到,这将是一次非同寻常的旅程:每个人都非常热心。登机口有一个家庭带来了很多食物,并把这些食物分发给其他旅客。

飞行员菲尔德贝格也同其他机组人员一道,帮助旅客完成登机手续。菲尔德贝格说:"那种感觉非常特殊。执飞这项任务的幸福感要远远高于以前的飞行任务。"登机牌也是手工填写的,一切都要快捷方便。

Rückholaktion deutscher Staatsbürger | Ricarda W. auf Lufhansa Flug von Auckland nach Frankfurt (Privat)

整个登记手续几乎不借助任何技术手段

机舱内,机组人员想方设法腾出尽可能多的座位。家长将孩子抱在怀里,平常留给机组人员的救急座椅也让给了年轻的乘客。

在东京中途逗留时,一些商务舱的乘客将自己的座位让给了经济舱乘客,以便让他们能在剩余的旅途中坐得舒适一些。菲尔德贝格说:"无论是在奥克兰,还是利马,我们都没有拉下任何一个乘客。在奥克兰起飞前,我们又检查了一遍飞机,直到所有座位都坐满为止。我们做到了名副其实的'座无虚席'。"

而作为乘客的里卡德也对旅途期间机长的广播记忆犹新:"机长广播的次数明显比普通航班要多得多。在东京降落后,他对我们说,他已经看到换乘人员正在靠近飞机。总之,在这架飞机上,我们乘客有一种感觉,机组知道什么,我们就会知道什么。"在东京,新的机组人员和机长接管了飞机,并把四百多名乘客安全送到了法兰克福。

机长菲尔德贝格目前仍在休假,但他表示,休假结束后,他就会进入待命状态,无论接到什么任务,他都将义不容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