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饼难充饥 捷克据称有意退出“16+1合作”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09.06.2022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画饼难充饥 捷克据称有意退出“16+1合作”

继立陶宛之后,捷克也在考虑退出中国-中东欧国家合作平台(“16+1合作”)。捷克外长表示,该机制做出的大规模投资和互利贸易的承诺,“即使在十年之后也没有实现”。不过有看法认为,捷克此举可能会惹怒北京,继而重蹈立陶宛“覆辙”。

捷克总理菲亚拉曾多次批评总统泽曼对中国太过软弱。他说,捷克如果不能坚持“价值观”,最后不仅将失去西方盟邦,也得不到北京的尊重。

捷克总理菲亚拉曾多次批评总统泽曼对中国太过软弱。他说,捷克如果不能坚持“价值观”,最后不仅将失去西方盟邦,也得不到北京的尊重。

(德国之声中文网)据半岛电视台报道,捷克正在考虑退出中国-中东欧国家合作平台(“16+1合作”)。报道称,捷克议会外交事务委员会于5月中旬一致通过了一项决议,要求该国退出“16+1合作”机制,该决议已提交捷克外交部和政府。

捷克对华鹰派外交部长利帕夫斯基(Jan Lipavsky)通过发言人向半岛电视台表示,“‘16+1合作’机制的主要举措——经济外交以及大规模投资和互利贸易的承诺——即使在十年之后也没有实现”。

中东欧国家–中国合作是指中国从2012年起与中东欧地区波兰、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斯洛文尼亚、克罗地亚、波黑、塞尔维亚、黑山、罗马尼亚、保加利亚、阿尔巴尼亚、北马其顿、爱沙尼亚、立陶宛、拉脱维亚和希腊之间展开的经贸合作,又称17+1合作。该机制原本名为“16+1合作”,随着2019年希腊的加入,使得该合作机制升级为“17+1”。2021年3月立陶宛宣布退出“17+1合作”,该机制重新变成“16+1合作”。

中东欧国家兴致开始减弱

今年是中国-中东欧国家合作机制创建10周年纪念。中国-中东欧国家合作官方网页在5月18日刊登新闻称,4月18日至5月8日,外交部中国—中东欧国家合作事务特别代表、前驻捷克、罗马尼亚大使霍玉珍率外交部工作组访问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克罗地亚、斯洛文尼亚、爱沙尼亚、拉脱维亚、波兰。

新闻稿指出,“各方一致认为,在当前国际局势动荡多变,不确定性明显上升的背景下,各国应携手致力于团结合作,妥处分歧,共同落实好领导人共识,克服世纪疫情和乌克兰危机影响,密切人员往来,深化务实合作,探索合作新领域新方式,为中国与中东欧国家关系和中欧关系保持健康稳定发展注入更多正能量”。

不过美国公共政策研究机构“德国马歇尔基金会”5月发表的“中国在欧洲行动观察”月报中描述霍玉珍率领的工作组在中东欧国家遭到冷遇。月报引述一些外交官的消息说,霍玉珍建议“16+1合作”未来举行部长级会议,“这对北京来说是一个解决面子问题的方案,因为习近平可以从未来的峰会中脱身,而不愿意出席峰会的欧洲国家领导人也不会再受到邀请”。

2021年2月,因疫情而推迟举行的第九次中国-中东欧国家领导人会晤以视频方式举行。保加利亚、斯洛文尼亚、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和罗马尼亚虽然受到邀请,但却没有派出国家元首或政府首脑级别的官员出席。

德国马歇尔基金会发表的月报称,霍玉珍提出的有关降低会议级别的建议“没有引起中东欧国家的兴趣”,她在到访的几个国家得到的回应都是不加掩饰的——“‘16+1’令人失望,未来的参与尚无定论,而该地区的国家正在密切关注北京在乌克兰问题上的立场。”即便是在仍热衷于与中国搞好关系的波兰,霍玉珍的建议同样遭到拒绝。

2020年8月底,捷克参议院议长维施特奇尔(Miloš Vystrčil)在台湾立法院演说时用中文说出“我是台湾人”。

2020年8月底,捷克参议院议长维施特奇尔(Miloš Vystrčil)在台湾立法院演说时用中文说出“我是台湾人”。

捷克国内外交路线斗争

中欧亚洲研究所(The Central European Institute of Asian Studies)项目主任图尔恰尼(Richard Q. Turcsanyi)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说,尽管“16+1合作”平台几乎没有发挥作用,但捷克一些官员仍坚持认为,该平台是“维持与中国双边关系的一种手段”。因此谈论退出是“一种政治姿态”,也是捷克国内外交政策长期斗争的一部分。

捷克总统泽曼多年来一直试图拉近布拉格与北京和莫斯科的距离。然而2020年8月底,捷克参议院议长维施特奇尔(Miloš Vystrčil)以及布拉格市长贺吉普(Zdeněk Hřib)率团近百人访问台湾一周。维施特奇尔在台湾立法院演说时用中文说出“我是台湾人”。此事导致捷中两国关系跌入低谷。2021年1月,捷克宣布禁止中国参与建设5G网络或新核电站的公开招标。11月,彼得·菲亚拉(Petr Fiala)领导的中右翼政府上台之后 ,更是全力拒绝泽曼的靠近东方的倾向,并重申捷克的西方取向。菲亚拉曾多次批评总统泽曼对中国太过软弱。他说,捷克如果不能坚持“价值观”,最后不仅将失去西方盟邦,也得不到北京的尊重。

捷克外长利帕夫斯基表示,尽管拥有“16+1合作”平台,但捷中两国贸易仍然存在严重逆差,因此,“捷克没有什么可失去的”。

不过也有看法认为,捷克应该避免重蹈立陶宛覆辙。中国和立陶宛关系交恶之后,中国要求跨国公司与立陶宛企业切断联系,否则将被排除在中国市场之外。捷克小型开放型经济对德国经济的依赖度很深。届时中国可能会逼迫德国企业切断在捷克的供应链。

中欧亚洲研究所项目主任图尔恰尼对半岛电视台的记者说:“我确信,欧盟已经在对布拉格施加外交压力,以防止它激怒北京。”

捷克议长压力下访台引关注

(综合报道)

© 2022年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