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请比利时庇护不成 维族妇孺遭中国警方押走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20.06.2019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申请比利时庇护不成 维族妇孺遭中国警方押走

上个月底,比利时驻北京大使馆拒绝一个维吾尔妇女的庇护请求之后,还致电中国警方要求他们把人带走。

Abula und Familie ( Ablimit Tursun)

這是阿布拉與四個孩子5月26日傳給丈夫吐爾遜的照片。

(德国之声中文网)根据法新社报导,比利时本周二 (6月18日) 派遣一名外交官到中国的新疆自治区找寻一个维吾尔家庭的下落。 根据多家媒体报导,这个维吾尔家庭的母亲阿布拉 (Wureyetiguli Abula) 与她的四个孩子上个月应比利时驻北京大使馆的要求,从新疆飞到北京去缴交办理签证所需的相关文件,但当他们向使馆提出庇护请求时, 使馆的外交官否决他们的申请,并请保安将这家人赶到使馆的院子内。 最后在这家人拒绝离开使馆院子的情况下,比利时大使馆致电中国警方,请他们协助将这家人带离使馆的院子。

这个维吾尔家庭的父亲吐尔逊 (Ablimit Tursun) 告诉德国之声,他本人在2017年出差到土耳其时,突然收到通知,得知他哥哥被新疆警方以「藐视威权」的理由从家里带走,至今仍下落不明。 他在乌鲁木齐的家人警告他别返回新疆,于是他逃到比利时,并于2018年获得政治庇护。 他抵达比利时后便开始着手替他的妻子与四个孩子申办家庭团圆签证,而比利时政府也要求他提供结婚证、小孩的出生证明还有身分证。

他告诉德国之声: 「比利时驻中国大使馆2018年8月要求我妻子带着申请文件到北京,当时因为正好是暑假,所以她便以旅游的名义向新疆当地的管理干部申请到北京,那次去北京没遇到什么意外。 」

然而,比利时大使馆却在今年初再度致电吐尔逊的妻子,要求她尽快带着体检证明与经过中国外交部认证的小孩出生证明带到北京的使馆,以便完成签证的申请作业。 但在图尔桑眼中,这些要求暗藏许多风险,所以他不断劝阻他妻子不要冒险。

吐尔逊说: 「她到医院做体检的话,就会很明显的显示她要出国,而这些医院都与政府部门有关系,所以他们一般都会跟政府打招呼的。 此外,如果我妻子到中国外交部申请文件认证,他们马上就会因为没有护照而被遣返回新疆。 」

Ablimit Tursun (privat)

吐尔逊 2018年在比利时成为政治难民,而他自那时起,也非常努力试图让家人可以跟他在比国团聚。

但在今年5月15日,比利时使馆再度致电阿布拉,强调如果他们不尽快缴交文件的话,签证可能会过期,而这个消息让阿布拉开始焦急。 她在与吐尔逊商量过后,决定冒险在5月26日搭机到北京,但在她与孩子一抵达位于北京的宾馆后没多久,北京警察便上门盘查。 而第二天晚上,北京警察又再到宾馆向阿布拉施压,要求她考虑立即返回新疆。 吐尔逊说:「因为我孩子受到惊吓,所以他们更是不敢回新疆。 」

由于阿布拉第二次是在未获得管理干部核准的情形下,偷偷从新疆前往北京,所以她与吐尔逊达成共识,决定如果比利时大使馆要求她在缴交文件后返回新疆等待,她就该向比利时大使馆申请避难。 吐尔逊说: 「现在在新疆每个维吾尔家庭如果要离开新疆的话,都要向负责的管理干部申请,并在得到允许后才能离开新疆。 但如果我妻子直接向管理干部申请要去办签证的话,他们一定不会核准的。 」

赶出使馆并遣返回新疆

阿布拉5月28日到比利时大使馆缴交文件,但当比利时大使馆人员告诉他们得等三个月才能拿到签证时,阿布拉马上表明不愿离开使馆,并要求向比利时大使馆提出庇护的申请。 但在她向外交官解释为何他们一家人需要申请保护后,比利时大使馆拒绝提供庇护,并要求保安将他们赶出使馆。

吐尔逊说: 「到了晚上的时候,北京警察派了三辆警车到比利时大使馆,要求我妻子跟孩子离开大使馆的院子,但他们仍然拒绝离开院子。 在警察与大使馆人员商讨了一两个小时后,警察便把警车开到大使馆的院子内,然后强行将我妻子跟孩子拉上车。 我当时正用微信与他们通话,所以也目睹了所有过程。 」

根据吐尔逊的说法,阿布拉与四个孩子在5月28日晚上被警方带到附近的派出所,并在短暂讯问后,在派出所过了一晚。 隔天一早,新疆来的警方出现在派出所,并试图将阿布拉一家人带离派出所。 吐尔逊说: 「当时派出所人很多,所以新疆警方也不敢强行把我妻小带走。 他们开始跟我妻小说跟他们一起走的话,新疆警方会替他们安排免费宾馆、免费吃住并替他们办理护照。 」

吐尔逊因感到情况不妙,便要阿布拉拒绝配合新疆警方。 然而,这样的举动却使新疆警方开始威胁阿布拉。 吐尔逊告诉德国之声: 「新疆警方向我妻子表明,如果她还想要我们的四个孩子都安全的话,最好配合他们。 警方还说他们有很多方法可以将我家人遣返回新疆。 」

为了确保家人安全,吐尔逊立即寻求比利时官方协助。 在透过比利时外交部与中国公安部门交涉后,北京派出所的警察同意让阿布拉一家人返回宾馆等待签证。 然而,当吐尔逊在5月31日上午与阿布拉透过微信视讯时,突然有四名男子闯进宾馆房间,并在夺走阿布拉的手机后,将手机关机。

吐尔逊说: 「在失去联系前,我听到我妻子用维吾尔语大喊又是你们,所以我猜想应该是新疆警方闯入他们房间。 之后,我透过不同管道联系了北京与新疆的警方,而新疆警方告诉我,如果我想找我的妻子与孩子的话,我必须回新疆报案,然后要提供血液跟指纹,这样他们才能帮我找到妻小。 」

吐尔逊在与家人失联17天后,他的妻子周二突然又出现在微信上,而当两人进行视讯通话时,阿布拉仅简短的表示家里一切都好,而并没有分享更多过去10多天发生的事。 吐尔逊告诉德国之声: 「她只说她跟孩子都很好,但我的小儿子却告诉我他每天晚上都梦到警察把妈妈的手拉断了,而这些噩梦也导致他一晚数度哭醒。 」

吐尔逊认为,比利时大使馆处理这起事件的方法嚷他感到不可思议,同时也让他开始担心自己在比利时的人身安危,是否也有一天会因为中国政府向比利时施压而受到威胁。 他说: 「我不敢想象一个欧洲民主跟法治的国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我也开始猜想自己在比利时是否真的安全。 会不会哪天中国政府对比利时施加压力,他们会不会就把在比利时寻求庇护的人,全部遣返回中国。 我现在只要想到这个,心中就充满恐惧。 」

比利时布鲁塞尔自由大学的中国研究学程主任方文莎 (Vanessa Frangville) 在上周发布于「外交政策」杂志的文章中提到,比利时驻中国大使馆的行为凸显了外交人员缺乏责任感,且非常粗心。 她写道: 「比利时大使馆已数度被告知,要求阿布拉与四个孩子从新疆飞到北京可能让他们身陷危险,但大使馆仍执意要这么做。 此外,大使馆不仅拒绝了阿布拉的庇护申请,甚至主动打电话请中国警方在半夜两点来将他们一家人带走。 这等于决定了他们一家人的命运。 」

China Polizei in der autonomen Region Xinjiang (picture-alliance/AP Photo/The Yomiuri Shimbun)

新疆目前戒备森严,所以想离开新疆的维吾尔家庭,都得得到管理干部同意才能离开。

国际特赦组织的中国研究员潘嘉伟 (Patrick Poon) 接受法新社访问时则说,这起事件显示当维吾尔人希望在中国寻求外国政府协助时所面临的风险,而比利时大使馆的决定也再度显示有些外国政府决定让经济利益凌驾于人权之上。

德国之声致电比利时外交部询问此案进度时,比利时外交部发言人表示,比利时驻北京大使馆从来没有要求阿布拉一家人从新疆飞到北京来缴交文件,而他认为阿布拉一家人可能是被第三方误导,认为他们可以在缴交文件后很快拿到签证。

比利时外交部发言人布兰德斯 (Matthieu Branders) 告诉德国之声: 「整起事件仍在持续发展,而我们希望能确保整件事有个好的结局。 现在我们最在意的是这家人的利益,而我们也不懂为何阿布拉一家人收到从新疆飞到北京缴交文件的指令。 对我们来说,现在整件事的重点不是在找到这家人,而是如何让整件事圆满落幕。 」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