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請政治庇護趨勢升 英國成香港示威者「逃生門」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25.09.2020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申請政治庇護趨勢升 英國成香港示威者「逃生門」

港府針對反修例運動進行大拘捕,陸續有示威者離港向其他國家尋求政治庇護,英國是流亡人士其中一道「逃生門」。英國內政部資料顯示,今年上半年接獲十一宗港人的庇護申請,已多於去年全年的八宗。

Hongkong Proteste (picture-alliance/AP Photo/Kin Cheung)

英国成为港人寻求庇护的首选

(德国之声中文网)曾被中國當局拘控的英國駐港總領事館前職員鄭文傑,今年六月底獲英國政府批出政治庇護。據英國內政部資料顯示,他是自2002年再有來自香港獲批庇護的個案。鄭文傑的例子,令不少有感遭到政治迫害的香港社運人士及反修例示威者,孤注一擲流亡英國申請庇護,年僅18歲的劉康是其中之一。

撐港獨流亡示威者被香港警方通緝

2017年,劉康當時還是個高中生,一次出席校園記者的公開活動與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同台,大合照時他高舉「香港獨立」標語而受到注目。此後,他不時公開批評香港及中國政府,也曾出書宣揚港獨。早前有報道指,劉康涉嫌違反國安法,與羅冠聰及鄭文傑等身在海外港人被香港警方通輯。劉康接受訪問時指,香港當局顯然因為他的政見而向他政治迫害,他早於六月底國安法生效前己離港飛往英國,甫下機就在機場邊境申請政治庇護,目前其個案仍在審批,暫獲英國當局安排食宿。

人生第一次乘搭飛機,就是為了流亡,劉康坦言記掛香港也感憤怒,但他知道若當日不及時離港,相信如今已經被捕。他對獲批政治庇護抱有信心,認為英國政府已停止與香港的逃犯引渡協議,又計劃放寬持有BNO護照的香港人居留限制,相信英國無懼中國當局威嚇,會繼續協助受到政治迫害的港人。而目前他主力打國際戰線,不時去信予外國政要促請關注香港情況及制裁中港官員,他也計劃在英國報讀大學課程,並將英國哲學John Stuart Mill的《論自由》翻譯成廣東話,推廣英國哲學。

流亡者:被控暴動刑毀得不到公平審訊

因為參與反修例示威「勇武派」的寶生(化名),身負暴動、刑事毀壞等八項罪行,今年七月潛逃到英國尋求政治庇護。他覺得自己所被控的罪名是「莫須有」,即使有片段證明自己是受害者被打而非暴動,都不會得到公平審訊,再加上國安法實施下的恐懼,過程間內心幾經爭扎,多番考慮後才作出流亡的決定。「如果我留低,要想像坐監多少年。但如果我走了,也有很多事情還未完成。我亦不想在犯人欄與家人道別,不想他日隔著玻璃見面,所以才決定走。」

观看视频 04:53

反送中的年轻人:是走,还是留?

寶生不像劉康般抵埗英國就即時在機場申請庇護,而是後來才致電向當局提出申請。他表示,自己的審批過程較一般個案快,而且認為自己有控罪在身及證據證明遭到政治迫害,相信獲批機會大,亦相信英國的難民及庇護制度下可以容納像他一般的流亡人士。不過,講到變幻莫測的政治情況時,寶生對其庇護申請也有一點保留。「美國選舉後,拜登上場,英國的立場可能又會改變。(你擔心嗎?)擔心,都有可能發生,誰會預料得到呢?」話雖如此,但寶生仍慶幸自己離港流亡英國,目前只抱有信念獲批申請,期間打算拍攝紀錄片記下其他流亡者故事。

和理非籌組在英港人組織怕國安法申庇護

有別於劉康主張港獨被通輯、勇武的寶生因被控而要流亡,自稱為「和理非」的Sunny只曾參與反修例遊行,但因與鄭文傑籌組在英港人團體,擔心會被當局針對有關計劃,加上後來鄭文傑傳出被香港警方通輯,令他有感自己也會遭政治迫害。「因為我與Simon(鄭文傑)有緊密聯繫,當局可能會迫我去透露一些資料。其實我在香港時也感到很大壓力,可能有一日會被抓或檢控,可能會發生這些事。」於是,他八月初在律師協助下向英國當局申請庇護。

Simon Cheng, britischer Konsulatsmitarbeiter in Hongkong (Reuters/Facebook/Free Simon Cheg)

郑文杰资料照片

Sunny坦言,鄭文傑獲批庇護的例子,加上英國近月傾向親美態度,令不少香港社運人士會視英國為其中一道重要的「逃生門」。他表示,七月至今已接獲十宗有關在英申請庇護查詢,絕大部分人都曾參與反修例示威而打算流亡。「有些人看到鄭文傑的先例會更有信心,而向英國申請庇護,但這是香港人主觀心態,而不是英國給予香港人庇護機會增加。」

被問到有多大信心獲批政治庇護,Sunny稱只有一半半。他指出,英國當局是否批出庇護取決於人道立場,以及有關個案能否提出有力理據證明受到直接迫害,例如會否獲得公平審訊、被侵犯人權等,相信自己會符合有關條件。但另一方面,他認為庇護申請是英國內政問題,而非司法問題,處理個案的官員有最終決定權,因此仍留下一個未知之數。

观看视频 09:14

没有归期的香港抗争路

© 2020年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