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融合新招 难民与老人作邻居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22.12.2019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新闻广角

瑞典融合新招 难民与老人作邻居

瑞典一城市推出新居住项目,让年长者、年轻人和年轻难民生活在同一屋檐下。该项目希望借此让孤单的老人排解寂寞,年轻难民则能通过与瑞典人相处融入当地社会。

Schweden Mehrgenerationen-Wohnprojekt in Helsingborg (Emil Langvad)

项目负责人欧曼(Kristin Ohman)

(德国之声中文网)一群年轻移民第一次见到他们未来的瑞典邻居时,是克莉斯丁·欧曼(Kristin Ohman)主动上前与他们接触。

"他们孤单地站在那,所以我走过去给了他们几朵花。"这名74岁的老太太笑着回忆当时与70名被挑选出的新房客的第一次会面。"他们看上去有点害羞,但是都很积极正面。"

这个在瑞典赫尔辛堡市名为"SällBo"的项目旨在为年长者排解寂寞,同时帮助曾经的难民儿童融入当地社区。他们被安排住在同一栋建筑里,里头有31间房住着退休人士,20间房则分配给年龄介于18至25岁者,其中10间预留给过去以难民儿童身份只身来到瑞典寻求庇护的年轻人。

项目名称结合了瑞典语"sällskap"(陪伴)和"bo"(生活)。依照住房合同,居民在社会协调员的帮助下,每周必须至少花两小时互相交流。该市的市政房屋公司"Helsingborgshem"的融入问题专家库罗维奇(Dragana Curovic)表示:"这不仅是在瑞典首创,我们设计的居住模式在全球也是独一无二的。"

这栋建于上世纪60年代的房屋原本是设计给老年人居住,如今已经成为瑞典最大的居住设施,收容2015年欧洲难民危机后独自申请避难的儿童。

克罗维奇和她的同事在2017年时有了这个融入项目的构想。当时他们曾考虑将两层楼改为给年长者的协助生活住房,底层留给年轻移民,最后决定采取混合居住的方式。

"我们心想,现在有这栋楼,也有这些需求,而且我们知道有很多觉得孤单的人,何不弄个融入项目,给各色各样的人?"

世代与文化间的桥梁

克罗维奇认为,即使经常与其他退休人士碰面,老人还是会觉得受到排挤。她表示:"他们很容易感觉被隔绝在社区之外,因为他们的信息来源主要是同龄者或媒体。所以我认为造成寂寞的原因不仅是孤坐在家中。"

相当多在瑞典的移民最后会居住在移民比例极高的地区,约有80%的居民是第一代或第二代移民。而孤身一人来到瑞典的难民儿童通常没有亲戚或是一个能看顾他们的瑞典人。

库罗维奇表示:"虽然有不同政府机关的人士会帮忙,但是很难与一般人建立正常社会关系。再加上文化差异,他们的社交对象只局限于背景相似的年轻人。"

库罗维奇希望,通过与瑞典年长者的会面与共同生活,让年轻移民更了解瑞典文化并学习通常由父母教导的实用技能。这些以难民儿童身份来到瑞典的移民经常面对许多偏见和歧视,而库罗维希希望这个融入项目能使他们知道,不是所有的瑞典人都对其抱以质疑的目光。

Schweden Mehrgenerationen-Wohnprojekt in Helsingborg (Emil Langvad)

艺术手工坊

首批新住户已经在11月底开始搬进新家,平均每日会有两户迁入。曾经是难民儿童的移民将会是最后一批搬进来的住户。这个社会项目将在新年时正式启动。

准备开始社交!

曾任职于地方政府危机管理单位的欧曼表示,她很喜欢融入项目的构思,因为她本就乐于与女儿和音乐家丈夫的年轻朋友聊天。

"我喜欢与年轻人待在一块儿。每年的圣诞节我都回到哥德堡和女儿过节。他们喜欢无拘无束的人。没有人看平板或手机。大家就是聚在一起。"

但欧曼的女儿生活在200公里外的哥德堡,儿子住在更远的卡尔斯塔德。所以自7年前退休以后,生活在市中心的她一直感觉受到孤立。

虽然SällBo居住项目的住房不大,但有许多共用空间。每层楼有两间起居室被改成了艺术工作室,瑜伽房、图书馆、棋盘游戏室、健身房和电脑游戏室。几间厨房则被赋予不同主题,分别是渍物、烘焙和种植香草。这样设计的用意是为了鼓励住户到不同楼层走动。

现年85岁的卡勒和70岁的安琪·安德森是从300米外的一栋公寓搬过来的。在此处还是难民收容所时,他们已经与这里的年轻人见过面。

"这里曾有98名儿童避难申请者,我们一直处得很好。"安琪如是说。"没有混乱的情况。他们一直都很友好,还会跟我们打招呼。"这对夫妻与欧曼一样都受到项目的吸引,希望与年轻人分享生活。安琪表示:"我们应该会花很多时间和他们交流。我们不想只跟老人一起生活。"卡勒则补充道:"我们会煮点咖啡,坐在这里聊天。等着瞧吧。"

排解寂寞

令人意外的是,库尔维奇发现一些年轻瑞典人也对这个项目感兴趣。

Schweden Mehrgenerationen-Wohnprojekt in Helsingborg (Emil Langvad)

带着幼儿入住的Rosanna Simson

罗珊娜·辛姆森(Rosanna Simson)自20个月前儿子出生以来一直住在婆婆的家中,她对未来要自立门户感到忧虑。"当我们看到这个项目时真的很兴奋,因为这样一来我们就不会因为从一个大家庭搬到三人的公寓感到寂寞。"

"我喜欢和年长者交流。他们通常都很健谈而且爱回忆年轻时的往事。我觉得这很可爱。"

该项目将运作两年,之后运营公司会决定是否延长项目,或以更多老人协助生活住房取而代之。无论如何,欧曼都确信瑞典其它城市将会仿效这个项目。

"这个社会上孤单的人何其多,他们无助地坐在家中。我认为会有越来越多这样的住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