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力雄:新疆“于无声处听惊雷”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28.05.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王力雄:新疆“于无声处听惊雷”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府官员最近表示,新疆的大局总体形势非常好,连政府官员都不用担心安全问题。就新疆问题撰写《我的西域,你的东土》的民族问题专家王力雄认为,政府的表态并不可信。

Wang Lixiong, chinesischer Schriftsteller; Copyright: Wang Lixiong; eingestellt: April 2011

民族问题专家王力雄

德国之声(DW):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副主席史大刚最近表示:"新疆的稳定大局是向好、向稳定方向发展的,而且形势非常好。但是总是有少数、极个别暴力恐怖分子、民族分裂分子、极端宗教分子想弄点事儿,他们的组织都在国外,幕后支持者都在境外,总是要干一点儿以显示他们的存在,同时他们要闹一点事儿给国家的大好局面摸黑或者弄出点负能量,特别是这三股势力总是不甘心,因为新疆越发展、越稳定、形势越好,他就感觉到不自在,所以时不时就闹一点事儿出来。"他说的这些与您的认知是否相符?

王力雄:新疆有事儿,这个是肯定的。不光是他们这样说,事实上各种各样的报道也不断的出来告诉我们新疆是有各种各样的问题的。但是,像他说的这种都是境外势力操纵和一些人想要诚心破坏新疆的大好形势,这点我是完全不能认同的。因为从7·5以来,甚至可以追溯得更远,他们一直是说境外势力在操纵。但是到现在为止,他们也没有拿出来过硬的证据,来证明这一点。那么同样我们可以类比的就是西藏发生的事情。从08年3·14事件一发生的当天。他们就说,他们有确凿的证据说明是境外势力,有计划、有组织、有预谋的进行操纵。但是事隔了这么多年,他们也没有拿出证据。

Buchcover My West Land, Your East Turkestan, published by Dakuai publishing house in Taiwan in October, 2007; Copyright: Wang Lixiong; eingestellt: April 2011***Das Bild darf nur im Rahmen einer Buchbesprechung genutzt werden

王力雄著作:《我的西域,你的东土》封面

所以这种事情可以和新疆类比,其实是一样的。这是他们一向的一个说法。实际上问题的根源就在于民族政策的问题。就在于他们对当地民族进行统治的过程之中,制造的那些矛盾和隐患,在不停的显示和爆发出来,所以这种事情是不会平息的。 只要他民族政策不变化,不改变他们自己的做法的话。即使一时能看到好像是暂时没有事情,但这决不意味着矛盾就被消除了,那些矛盾,那些隐患都在积累。到了一定的时候,所谓的于无声处听惊雷,它就会爆发,就像7·5之前,新疆表面看上去没有什么事情,可是突然7·5出来就会那样的惊天动地。就像西藏的事件,3·14之前,正是在开两会,西藏的那些领导人在北京的人大会议上信誓旦旦的说,西藏是历史上最好的时期,从来还没有这么好过,话还没落,就挨了这么大一个嘴巴。西藏就出现了那样的事情。所以新疆也是一样,这些问题迟早还是要爆发的。

DW:中国媒体报道称,新疆自治区党委提出"八字方针",要"教育广大新疆群众和各族群众在法律允许范围内允许宗教信仰自由,宗教人士、信教群众可以自由活动。不能允许极少数的人,民族分裂分子把新疆这块国土分裂出去,破坏新疆的祥和社会"。我们想知道,新疆的宗教人士有多自由,社会是否如当局所称那样祥和?

王力雄:其实你从他说的八字方针,什么教育、管理、打击,你一听就知道这都是自上而下的,一个高高在上的权力集团用一幅非常强硬的面目,或者视下面的人民为草芥,或者至少是被他们的统治的对象,使用这种态度,来治理地方的。你说就这种态度,他怎么能够让当地的人民去感到满意,或者感到这是他们希望得到的一种状况呢?根本不会的,在这样的一种态度之中,层层的官员上面咳嗽一声,下面就是打雷一片的那种政治体制,他肯定是要把很多事情都要推到极端的,制造层出不穷的矛盾。所以很多问题,正是出于这样的心态导致的。

China Xinjiang; Uiguren Kashgar Sonntagsmarkt / Tiermarkt; es wird viel gehandelt

政府“教育、管理、打击”的心态怎能让新疆“祥和”?

新疆的宗教自由我们不用说别的了,我可能对新疆的宗教也没有深入进去。但是你从最简单的情况,和表面上反映出来的诸如不许当地民众留胡子、不许戴头巾、不许到清真寺里面去做礼拜、到了斋夜的时候就强迫一些人去吃东西等等这些事情,你怎么会认为宗教是自由,是祥和的呢?

DW:史大刚在讲话中也提及,如果要袭击的话,当地的领导是袭击者的重要目标,"地方敌对势力仇视的是当地领导。但那些领导者们都好好的,谁也没有带一个警卫员,带上抢"。另外一些村,可能就几个汉族干部,没有一户汉族农民,或者一个县就几千汉族人,几十万少数民族。如果社会真的不稳定,那几十个汉族干部早就没了。您怎样理解他代表政府的这番表态?

王力雄:这一点就是说如果这些领导干部在政府大院里散步不带人,或者家小在周围的公园、广场里吃完饭去散散步什么的, 这一点我也不怀疑。因为像乌鲁木齐、喀什这样的城市里面,那城市中心全部是军警密布的,他们是可以有这种充分的安全感。但是说如果他们自己单身下乡,不用任何戒备,以"宾至如归"的方式,到民族地区去,这一点我基本是不相信的。

就在90年代我去新疆的时候都能看到,他们那里的军队来一个什么稍微重要一点的人物,都会非常夸张的派荷枪实弹的军人去做保卫。何况是领导人要过来,肯定是早早都车水马龙的把一切都戒备起来的,根本不可能出现他说的那种情况。至于说村里有一些村干部,或者乡干部,这点其实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就像当年日本占领中国的时候,几个日本兵就把一个县看得老老实实的。那难道你能说那时的中国人对日本人就是多么的感恩戴德,或者是顺从喜欢吗?其实不是。只要是哪一天有这种可能,他们马上就会起来表达自己的不满、甚至是仇恨。

几个兵可以看得住的时候,是因为那几个兵后面有一个强大的机器、铁血机器、杀人机器、有一个体系在那儿支持着他。所以可能一时会出现这样看似太平的情况,但是他说的这些实际上都不足以服人的。

采访:任琛

责编:李鱼

DW.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