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军涛父逝不得归 | 北京观察 | DW | 18.01.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北京观察

王军涛父逝不得归

“六四”之后很多“八九民运”人士流亡海外,他们与父母分隔不能尽孝,甚至有些人已客死他乡。中共定性的“六四首犯”、目前旅美的中国公民王军涛,在父亲离世后,当局阻止其入境参加告别仪式。

Kerzenlicht © Bernd S. - Fotolia.com 10474424

Kerzenlicht

(德国之声中文网)1月10日,王军涛戎马一生的父亲病逝了。享年84岁,1991年离休前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政治学院(现在的国防大学)院务部政委。

"儿子王军涛于1994年被送到美国后至今未能回来。老伴生前多次流露出对儿子的思念之情,这次临终前还希望能见儿子一面。

谁无父母,谁无子女! 我强烈请求,本着人道主义精神,允许王军涛回来送他父亲一程!请国防大学组织上把我们的请求转呈党和国家领导人及有关部门。"这是王军涛母亲12日写给国防大学政委刘亚洲的"申请"。但是直至今日还没有得到应允,今天是老人二七的第二天,上午在301医院举行了公祭,王军涛在北京的众多友人代替他跟随亲友送老父去火化。

王军涛的母亲,还在望眼欲穿等待儿子归来,老人最朴素的心愿是:"即使不能最后送父亲一程,也能看一看父亲的骨灰。"

三条渠道都没有结果

除了母亲直接向刘亚洲提出申请。王军涛的妹妹11日上午还向北京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提出申请。国保当场表示要在第一时间全力以赴,能报到哪层就报到哪层。下午三点,国保来电话让等消息,还要了王军涛旧的护照及身份证号码。

王军涛的朋友通过私人渠道,也将王军涛本人的申请直接送达最高层,王军涛甚至提出:"秘密来,秘密走,就是给父亲磕个头,只陪母亲待一天。"

笔者从非正式渠道获得的消息,像王军涛这样"六四"头号标志性人物,竟然需要二十多个部门协调,尤其需要得到最高领导人的批复。

被流亡者的护照变奏曲

王军涛1994年4月23日从北京市延庆监狱直接押送机场,流放到美国,当天拿到的护照。1999年4月该延期,恰值朱镕基访美,王军涛告诉中间人:"如果不延,我就在他访美期间抗议。"据说得到朱镕基的亲自过问,护照延期5年。

2002年,王军涛十三年刑期已满,当局在新加坡和他谈判,答应年底就让他回国。结果当年说十六大太忙。2003年说"萨斯"不安全。2004年护照又该延期,有关方面曾经许诺没问题,结果却炮制出轰动一时的"台谍案"。中国安全部把驻京的《中国时报》和另外三家台媒找到办公室,公布材料"海外民运为台湾情治部门的工作",其中重点是"王丹、王军涛专案"。其他三家媒体都没当回事,只有《中国时报》以显著版面爆出。《环球时报》立即转载。5月27日,六四15周年前夕,《环球时报》头版发表记者卢薇专稿,文中曝光"军情局的文件"。国内媒体和网站铺天盖地转载。台湾情治部门举行了新闻发布会,声明中国公布的文件是假的,嘲笑编造文件居然不小心出现简体字。6月1日王军涛发表声明:"我愿投案自首,回国接受审判。"当时海外中文媒体发表评论:"如果'六四'15周年前夕'六四首犯'王军涛回国,将是大新闻。"中国媒体奉命立即哑口,避免给王军涛制造回国机会。

2005年,王军涛和王丹在华盛顿起诉胡锦涛和《人民日报》,代理律师是尼克松的一位助理国务卿。胡锦涛作为国家元首有豁免权,但是《人民日报》被起诉。《环球时报》托《人民日报》驻北美负责人向王军涛转告歉意,说是 "接到匿名投稿,没审查就发了。"王军涛指出是你们头版发的是记者署名专稿。中国当局也托人说和,提出找一家海外华人中文杂志登一篇王军涛的正面报道,然后新华社《参考消息》转载。被王军涛拒绝。王提出三个方案:第一,什么版面报道,什么版面澄清;第二,处理处级以上的负责人;第三,回国接受审判。联系人代表官方郑重保证:"今后不会再这样做。"王军涛、王丹对《人民日报》的起诉也就没有再补充材料。

FILE - In this Nov, 4, 1988 file photo, Fang Lizhi, a Chinese astrophycisist who enjoys nothing more than pondering the mysteries of the universe, has emerged as China's leading dissident voice with his outspoken support of democracy and pointed questioning of Marxism. Fang, one of China's best-known dissidents whose speeches inspired student protesters throughout the 1980s, has died in the United States where he fled after China's 1989 military crackdown on the pro-democracy movement. He was 76. (Foto:Mark Avery, File/AP/dapd)

2012年4月6日,民主人士方励之于美国病逝

2005年胡锦涛访美,王军涛说要去拿砖头拍胡锦涛的汽车,有关方面紧急劝说:"你这么做不是知识分子。"同时又紧急找一些华人朋友向王保证不再发生类似针对他的攻击了,确实也在华侨中间做了些有关"台谍案"的澄清。

茫茫回家天涯路

王军涛1989年被捕之前见到父亲,这位老军人还能跑步。1991年3月被北京市高法终审判决十三年有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四年,父亲到秦城和他见面,已经需要搀扶。

1994年4月王军涛被送到美国之后,中共当局一直通过一些与政治无关的人士与他联络。王军涛说:"他们一直说,如果家里有人病危或病故,会让我回去。但是他们没有遵守诺言。"

2007年10月30日,王军涛结束新西兰的教学在肯尼迪机场降落,10月31日就接到父亲病危的消息,11月1日又接到岳父病危的消息,

妻子带着女儿回国了,但是当局说要王答应三个条件才上报:一,不能与法轮功来往;二,不能与王丹合作: 三,不杯葛奥运会。

王回答:"境外讨论只按照中国法律讨论,这些要求都不合法。如果确实想讨论,也在北京讨论。"据悉,虽然王军涛拒绝,有关方面还是为他上报了。据中间人说,周永康都同意了,是胡锦涛的决策,没有让他回来。

王军涛说:"有时,你在刻骨铭心的伤痛时才能下政治决心。2007年我决定不再继续在大学了。我体会到为什么甘地的政治起点不是他的律师职业,而是他被英国乘警从火车上扔下去时的感受。他是律师时,他以为英国人会尊敬他的职业声望,当他被扔下火车时,他知道,那些正义不属于他,他决心要让印度独立。"

2007年,新西兰坎特伯雷大学,英国牛津大学都给他机会,前港督、现任牛津校长彭定康还约王军涛在伦敦吃饭,王军涛请张炜代赴饭局。2007年他决心再重新回到政治漩涡中。

2003年非典期间,中共当局托人送给王军涛一套梁启超的《饮冰室文集》。2006年他取得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学位,当局又送一个琉璃礼品--一条龙盘在岩石上,下面刻的字是"五彩光华,四方寰宇,稳占了先机,揽定了大业。"请回国探亲的王军涛太太转给他。有朋友给王军涛解读:"别以为你拿个学位,就会拿你当学者,他们只惦记你的政治抱负。"

王军涛通过中间人对当局说:如果不改革,就是革命。梁启超就是这么说的。"坑灰未冷山东乱,刘项原来不读书"。"六四"之后王军涛一直在说:"你把讲理的关了,判了,再找你的就是不讲理的,就别怪老百姓当暴民拥护新专制了。"

***NUTZUNG NUR FÜR DIE CHINA-REDAKTION UND AB DEM 25.5.2011 4 JAHRE***** Titel: Press conference Beschreibung: There were debates on whether to stay in the Square. The Capital Joint Liaison Group a group consisting of workers, students, and intellectuals states that the students should stay on the square until May 30. A few student representatives refuse to agree to retreat. Feng Congde had scheduled a press conference. Almost all important student leaders were present. At the base of the Monument, Wuer Kaixi, Wang Dan, and Chai Ling were standing in the middle and gave speeches. A ten-point statement was announced. The press conference ended in a confused state. Der Autor des Buchs ist Feng Congde, ein Anführer der Studentenproteste während des Massakers auf dem Tiananmen 1989. Alle Bilder dürfen nur mit Zusammenhang über die Berichterstattung des Buches Die Republik auf dem Platz des Volkes – Tagebuch Mai/Juni 1989 und nur für 4 Jahre genutzt werden.

流亡海外的“八九民运”人士大都不被允许回国

中共政治一向是毁灭性的

中国大多数人对政治从来是畏惧的,一个人犯事,全家几代人都被毁灭。1976年17岁的王军涛参加"四五运动",从来对孩子像朋友,喜欢与儿子争论甚至打闹的父亲,第一次发了脾气,他问王军涛:"你以为你什么事都可以管得了吗?" 1989年他没有再责备儿子,"忠孝不能两全"成为王家上上下下的口头禅。但是老人家不赞成儿子的选择,他觉得中国这么大,问题这么复杂,恐怕还是要共产党解决问题。

但是全家人都看出来,他对儿子的心事非常重。

2007年之后,老人年年都有险情,年年都抢救过来。王军涛太太早就说:"你父亲就是撑着一口气想见你。"妹妹告诉军涛:"他每天艰难挪动锻炼,也是想能见到你回来。"这次发病很突然,脑梗加心梗,三天就去世了,走的简单安宁。

王军涛谈起王岐山让大家读托克维尔,他说:"王岐山也只明白一半。关于现代政治转型,他只看到失败的,其实,多数转型成功也不乏暴政后转型。"这是他自茉莉花革命以来,多次在谈的观点。

王军涛说:"'六四'刚完,共产党高层除邓小平几位元老外,都知道共产党犯了罪,将来对天下无法交代,因此,他们很想做些努力,缓和冲突。但随着他们稳住大局, 以为经济发展和高压维稳可以维持统治,哪怕是腐败、暴政,于是开始骄狂地对待国际和国内的不同力量和声音,在奥运会前后达到巅峰。不需要你去启蒙,只要维稳机制修理你,你想不当他的敌人都难。"

王军涛还谈到令计划儿子令谷之死,朱镕基骂令"畜生不如。"江泽民说"没有人性,哪来党性?"王军涛认为,江泽民和朱镕基设立了一个好标准,如果一个人或一个制度不容许人们悼念死亡的至亲,那就是畜生不如。他说:"其实我父亲走了,生前不能见面,死后见面,与其说是成全我,不如说是给他们最后一个有人性的机会。"

作者:高瑜

责编:吴雨

作者简介:高瑜,中国独立记者,专栏作家。原在中新社工作,后担任《经济学周报》副总编。因参加八九民主运动,两次系狱。作品广有影响。

("北京观察"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本台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