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全璋出狱即被″隔离″ 妻忧一家人难团聚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06.04.2020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王全璋出狱即被"隔离" 妻忧一家人难团聚

中国人权律师王全璋五年前在709大抓捕后被逮补入狱。而他周日在被关押将近五年后,终于获释。但他并未返回北京与妻小团聚,而是被政府带到户籍地济南的住处隔离。各界担忧,王全璋在被释放后,仍会遭受中国政府长期的监控,无法真正获得自由。

Hongkong | Aktivisten mit Foto des Menschenrechtsanwalt Wang Quanzhang (Getty Images/AFP/A. Wallace)

王全璋在2015年在「709大抓捕」事件中被中國警方抓走後,被關押將近五年。他於週日(2020.4.5)離開臨沂監獄,成為709案中最後一名獲釋的人權律師

(德国之声中文网) 中国人权律师王全璋在被中国政府关押近五年后,终于在周日(4月5日)清晨离开山东省的临沂监狱。然而,他出狱后却立即被送往位于户籍地济南的住处隔离,并未如妻子李文足所希望的返回北京与妻儿团聚。

李文足周一 (4月6日) 接受德国之声访问时表示,王全璋在获释前跟她说自己在监狱中已接受五次新冠病毒的核酸检测,结果都是阴性,所以代表他是健康的。 在出狱前,临沂监狱的官员也向王全璋表明,他出狱一定要由狱方人员送至目的地。 如果他愿意去济南的话,他们便会送他,但如果他想去北京与妻小团聚的话,他们便不送他。 李文足说:「中国政府这么做根本是强人所难,强迫全璋一定要去济南。 」

一波三折的获释过程

李文足周日上午在推特上发文表示,周日上午九点多接到王全璋打来的电话,了解到他于周日清晨五点多离开临沂监狱,被送到两人位于济南的家。然而,原本济南的房子已出租给别人,但警察却把租户赶走,让王全璋待在该处进行长达14天的居家隔离。

在王全璋抵达济南住处数小时后,李文足再次于推特上发文更新,表示虽然王全璋有收到她周日下午一点透过外卖送去的食物与鲜花,但709人权律师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岭周日下午四点五十分准备再送鲜花去给王全璋时,花店的老板却告诉王岭峭派送人员被带到当地警察派出所。

此外,李文足还表示王全璋的堂弟周日下午三点半尝试去探望王全璋时,一到小区门口便被许多人拦住,并带到派出所做笔录。李文足写道:「堂弟说:『我好几年没见到我哥了,就是想见我哥。』警察说:『不允许你见,也不要硬闯,否则就拘留你。』」


除了外送员与王全璋的堂弟先后被警方拘留外,王全璋的姊姊王全秀上周六 (4月4日)也透过李文足发布视频表示,她原本预计周日到临沂监狱去接王全璋出狱,但一群公安周六上午九点十分突然到她工作的单位控制她,禁止她去接王全璋出狱。

欧盟吁无条件释放王全璋

欧盟在周日也针对王全璋出狱一事发出声明,呼吁中国无条件释放王全璋,尤其应该确保他的行动自由与迁徙权,包含与家人团聚的权利。欧盟的声明表示,中国在王全璋被拘留跟审判期间都没有尊重他在中国法律及国际承诺下的权利,所以中国当局应该对媒体报道中提到的王全璋在被关押期间遭受的虐待与酷刑进行彻底调查。

针对王全璋出狱可能被中国政府继续监控的情形,美国纽约大学的中国法律专家孔杰荣(Jerome Cohen)周六在部落格写道,中国政府过去十年习惯用伪释放来继续打压人权律师或维权人士。这种方法不仅让中国政府能更专注于对付特定对象,也能对这些维权人士进行更长时间的监控。

Menschenrechtsanwalt Wang Quanzhang und Li Wenzu (picture-alliance/dpa/W. Quanxiu)

李文足在接受德國之聲訪問時表示,就算王全璋出獄,如果中國政府繼續迫害他們一家,她將持續抗爭

防止王全璋回归正常生活的手法

2015年也因「709大抓捕」被中国政府逮补入狱的律师谢燕益接受德国之声访问时表示,他认为中国政府强迫王全璋在出狱後到济南进行隔离的决定已违反中国防疫的相关规定。他表示,根据相关规定,王全璋应该可以回到他的经常居住地与妻儿团聚,并在那样的环境下进行隔离或相关医疗检查。但他说:「中国政府之所以借助防疫把王全璋封闭起来,是因为他们怕王全璋会揭露在监狱中所遭受到的酷刑。」

谢燕益说,他自己与王全璋一同被关押期间,被强制喂药,遭受殴打、在指定监禁期间半年见不到阳光以及疲劳审讯等精神与肉体上的折磨。他告诉德国之声:「当时我们可以说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关押期间,我也听到有人受到电击的虐待,王全璋应该就是其中一人。」

谢燕益表示,关押期间因受到各种折磨,导致自己在获释后,花了非常久的时间才慢慢恢复。他认为,王全璋在被关押期间,不仅遭受与其他人权律师一样的折磨,甚至还受到特殊待遇。他向德国之声表示:「我相信有一天王全璋会将所遭受的所有虐待都披露出来,但这也是为何我认为中国政府要把王全璋定罪四年八个月的原因。」

谢燕益说,他认为中国政府中部分人不愿看到王全璋回归正常生活与家人团聚,也不愿让他重新获得言论自由。谢燕益说:「这些人害怕王全璋将所有的事情都公诸于世,所以他们会千方百计的不让王全璋那麽容易地回到社会中。这些人不仅绑架了中国社会,也绑架了中国政府。他们不希望看到这个国家走上正常道路。」

由于王全璋目前仍须在济南度过13天的强制隔离,李文足表示王全璋目前是被中国当局以一个貌似正当的理由,软禁在济南。 她说,希望中政府能遵守他们的说法,在14天后让王全璋真正获得自由。 她告诉德国之声:「我现在只能暂时相信他们14天后便会让他自由,但如果他们14天后还是不让他回来,那我就继续去公安部或司法部继续控告,透过维权来要求让他获得自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