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书金案判决阻塞疑案真相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28.09.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王书金案判决阻塞疑案真相

王书金坚称自己奸杀了女工康某,河北检察机关却为他“辩护”,坚称他没有杀人。在这场奇怪的官司背后,是中国司法权力的重重黑幕。

(德国之声中文网)1994年8月5日,石家庄女工康某在下班回家的路上被强奸杀害,21岁的聂树斌被警方认定为凶手,经石家庄和河北省两级法院审判,聂树斌被判死刑。根据媒体报道,执行枪决时,聂树斌在刑场大喊冤枉。他的代理律师和家人也认为定罪证据不足。

十年后的2005年1月,犯罪嫌疑人王书金在河南省荥阳市被抓,供认了四起命案,其中包括强奸杀害康某。王书金辩护律师朱爱民认为,王书金对此案的供述是在没有外界信息来源的情况下做出的,对犯罪现场的描述与现场勘查笔录等吻合。供述中被检方认为与现场勘查不符合的细节,是因为事隔19年的记忆差错,而且当年的警方记录本身也有疑问。

通过刑讯逼供制造冤案,多年后或真凶落网如湖南滕兴善案,或"死者"现身如湖北佘祥林案,在中国并不少见。王书金供罪之后,舆论界和法律界基本认为对聂树斌的冤案已成定局。自2007年以来,河北法院对王书金案的多次审理都回避或否认他奸杀康某的供述。随后此案拖延六年,直到今年6月15日再次开庭。

Veranstaltung Der chinesische Traum von einer harmonischen Gesellschaft Heinrich-Böll-Stiftung

法律教授贺卫方

9月27日,河北省高级法院对王书金案作出二审判决,维持一审判决,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法院不认定王书金为聂树斌案真凶。

"移形换位"的检方与辩方

这是一起罕见的案例,控方和辩方似乎中了"移形换位大法"。律师高安说,"在这个神奇的国度,王书金一案公诉人沦为第二辩护人":聂树斌坚称"我没杀人我没杀人",法院称"就是你杀的就是你杀的";王书金供认"是我杀的是我杀的",法院称"不是你杀的不是你杀的!"

背后的关键是聂树斌是否被错判冤杀。自2005年起,聂树斌案多轮代理律师均依照惯例向法院提出阅卷要求,但一直遭到拒绝。直到今年6月, 代理律师朱爱民才被允许查看130余页卷宗中的26页,其中不包括最关键的聂树斌供述。媒体质疑,卷宗里到底包含了什么秘密?众多律师呼吁刀下留人,认为王书金被杀之后,聂树斌案将永无真相。

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为儿子申诉200余次,她对媒体说,当年侦办聂树斌案的公安、检察官、法官都已升官,因此很难翻案。知名法律学者贺卫方认为,造成聂案久拖不决的体制性原因是,表面上,该案的决策者是河北省高院,但实质上是河北省政法委。这种两张皮式的权力运行机制隐藏了司法裁判的真实过程,也弥散了决策责任。

Spanien Welttag gegen Todesstrafe in Madrid Teng Biao

律师滕彪

《南方都市报》此前也发表社论质疑,"那些曾经因聂树斌案而得以提升,或者与聂案难逃干系的各色人等,是否还在影响着案件的复查进度?由当年对聂树斌案死刑判决'皆有贡献'的河北省有关部门进行案件核查,是否也是久拖不决的潜在原因之一?"

人权活动家胡佳说,估计最高人民法院对王书金的死刑核准会比较快。"他死了,聂树斌案件就成铁案了,河北政法官员就心安了"。

法律学者萧瀚说:"王书金案的判决没啥可说的。记得以前在微博上说过,这国司法的全部良知加起来不及王书金作为一个杀人嫌犯的良知。"很多网民认为,这两天宣判的夏俊峰案和王书金案,见证了中国司法的黑暗。

贺卫方在微博呼吁,既然河北省高级法院依据疑罪从无的原则,排除了王书金杀死康姓女的嫌疑。那么,该院也应该遵循同样的原则,重审疑云密布的聂树斌案。他认为河北高院在程序上已经多次严重违法,"但该院却从未对于何以如此践踏法律作出一丁点解释"。

人权律师滕彪指出,公众似乎认为只有找到并确认了真凶,才能证实聂树斌案为冤案。事实上,即使王书金不是杀害康某的真凶,只要聂树斌受到了刑讯逼供,只要该案存在着重大的程序瑕疵,那么就可以说,聂树斌案是个冤案。"只有靠'死人复活'和'真凶归案'才能纠正死刑冤案,这是我们司法制度的耻辱"。

作者:张平

责编:洪沙

DW.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