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闯德国的青少年难民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24.08.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独闯德国的青少年难民

去年,大约2000名“无人陪伴的未成年难民”来到德国。他们在与德国的官僚主义障碍做斗争时尤其需要更多的帮助。而且有些人的麻烦还远未结束。

(德国之声中文网)许多作为未成年难民来到德国的人,其境况一夜之间就能发生巨大变化:居住情况从昔日的双人间变成了多人间,再也享受不到国家社会福利机构人员昼夜的细心照料。造成这一切的唯一原因是因为年满18岁。18岁生日对于许多青少年来说是标志着自己进入成年的值得庆贺的日子,但是对于无人陪伴的少年难民来说,这一生日可以说是灾难性的。因为进入成年人行列,意味着他们无权再享受对青少年的特殊帮助。

确定年龄的方法

许多难民的生日无法确定,因为他们拿不出出生证来证明。据德国联邦移民和难民事务局公布的统计数字,大多数难民来自阿富汗、索马里、叙利亚和巴基斯坦,他们试图在毫无入境手续的情况下闯关,被截获后,只能依靠医疗检测和评估,有时也通过对下巴和腕骨进行X射线拍照来确定他们的年龄。

A group of residents at the Moqebleh Refugee camp, Iraq; Copyright: 2011 Reese Erlich

许多青少年独自来德国避难

但是这一检测程序备受争议。比勒费尔德难民咨询援助组织(AK Asyl)的杜雅尔(Zübeyde Duyar)说:"甚至医生联合会也表示反对。他们认为医生不应参与这一年龄检测程序,因为这与预防和治疗疾病毫无关系。此外,使用X-射线也具有危险性。"

噩梦般的经历

从今年6月1日起,比勒费尔德难民咨询援助组织(AK Asyl)开始为无人陪伴的未成年难民提供专门咨询。社会福利机构的工作人员陪同他们接受所谓的年龄认证程序,以确定他们是否还需要作为未成年人接受照料。杜雅尔说,同这些儿童青少年进行个人接触尤其重要,他们在其家乡或者在逃亡途中都受到过严重创伤。例如有些来自阿富汗的儿童,在逃亡德国之前被塔利班强迫当兵或者被迫接受自杀式袭击的训练。

对于未成年难民,全德国范围内都有福利机构的工作人员对他们进行细心照料。只有巴伐利亚州实行更严格的管理条例。该州对所有未成年难民分为4个等级。有时侯全凭负责人一句话,从16岁至18岁全部被列入"三级难民",从此再无权享受对青少年的特殊照顾。而那些被列入"二级"的同龄人,则可以继续享受更好的青少年待遇。

Kinder ohne Träume - Die jungen Flüchtlinge von Ain Al-Helweh. Können sie bitte die fotos ins cms stellen? alle fotos von: Mona Naggar für DW, Aufnahmeort: Südlibanon, Ain El Helweh, Aufnahmedatum: Mai 2011 Klettergerüst und Basketballständer im Hof des Fortbildungszentrums Nabaa in Ain El Helweh Lehrer, die die Schulabbrecher bei Nabaa unterrichten Bildtext: „Hier sind die Lehrer nicht gewalttätig, sie schlagen nicht“, erzählt einer der Schüler vom Bildungszentrum Nabaa. Die Lehrer, die hier arbeiten, sind engagiert, versucht den jungen Schulabbrecher wieder Freude am Lernen zu vermitteln.

未成年难民需要更多照顾

纽伦堡工人福利会的克里斯特尔(Ilona Christel)是20多个"3级难民"的唯一一位监护人,而且是非全日工。也就是说,从周四晚到周一早上,这些16至18岁的青少年必须自己照顾自己。克里斯特尔认为这种情况有可能带来严重后果。她说:"这些青少年对酗酒、对妇女平等毫无经验。即便他们在逃亡路上没有受过创伤,他们在这里肯定会体验到文化冲击。"让他们独自应对新的处境很困难。

官僚主义障碍

柏林一家福利机构( Evin e.V. )的迈斯纳尔(Andreas Meißner )抱怨官僚主义障碍太多。他所在的机构照料着许多没有任何证件前来德国的青少年难民。这些孩子中有很多人很有抱负,这令迈斯纳尔非常高兴。他说:"他们大多数人很有志气。希望能有一番作为。或者将来重返家乡,但前提是一定要受到良好教育或者有良好的前途。"

令迈斯纳尔恼火的是,官方机构常常打击他们的积极性。居留权悬而未决、审批时间冗长,特别是主管机构经常指责他们只是为了钻德国社会福利的空子,这些责难很伤他们的自尊心。迈斯纳尔说:"他们中很多人很快掌握了语言,融入了社会,轻松地完成职业培训或者进入大学学习。令人沮丧的是,在他们的成长过程中,常常会遇到一些官僚主义障碍。"

作者:Martin Koch 编译:李京慧

责编:文木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