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候选人检测中国选举法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13.10.2011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独立候选人检测中国选举法

中国基层人大代表通过选举选出,类似 区级议会的一种。但不同寻常的是,今年涌现出了很多独立候选人参选。

北京参选人

北京参选人

中国没有真正的民主。但中国人每五年也举行一次选举,虽然只是选基层人大代表。这类似于一种县或区级议会形式。原则上只有一党执政的共产党推出候选人来。然而,今年涌现出了很多独立候选人参选。

在北京老城区狭长胡同里,很多人居住在憋屈狭窄的空间里。退休工人郑威就住在这儿的一个典型的四合院中。然而,今天早上一个身穿制服的警察已经封锁了进出通道,禁止任何人前去拜访她,其中也包括外国记者。

一群膀大腰圆身穿便服的人封锁了进出四合院的通道。他们这样做并没有给出官方声明来。但还是有一个原因。因为郑女士是一个独立候选人。早上她本想在她家中搞一个选举聚会,但被当局阻止。一天以后她在一家茶馆里解释了为什么她想在她所居住的老城区参选基层人大代表。

"我是一名退休工人。我用我自己的能力可以帮助老百姓办点实事。如果大家有困难,可以随时找到我。"

在她所居住的城区里就存在着很多问题。许多人至今依然用燃煤来解决取暖,尽管用电取暖的改造工程早就应完成了。

"还有孩子入托的问题以及许多老年人家中无人管的问题,他们急需帮助。我想照顾这些人。我要竞选人大代表,我要为老百姓服务。"

郑威引用了共和国缔造者毛泽东的语录。精心打理的发型以及化妆使52岁的她看起来像一位商人。她属于一个正在中国发展壮大的群体,这个群体拿起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法,去尝试作为独立候选人参加每五年举行的基层选举。目前已有20余位独立候选人宣布参加11月份北京16个区县的基层选举。民主活动人士何德普说道:“我想呢,还是一个市场需要的问题,今年站出来如此多的独立候选人。没有人事先组织宣传他们。它是一个社会进步的需要。"

八十年代初中国就经历过基层人大代表直选。实际上他们很少有什么影响力,而只具象征意义。理论上来说,只要有十位支持者联署签名就可参选。然而事实上,党决定一切,很多地方的独立候选人都备受压力。郑威就是一例,就在选举聚会为官方所阻止后还被警察拘禁了好几小时。

"我个人没有什么太大的压力,但是我周围的人们是有压力的,大家要想投我一票,他们就得想一想,敢不敢投我一票。"

独立候选人在中国是一个小得可怜的少数派。谁也不知道究竟有多少,或许一百,或许几百。很多候选人开始借助网络,特别是类似于推特的微博,从而引起了公众更为广泛的关注。

例如杭州年轻人徐彦就定期将视频放到网上。他在网上解释了为什么要作为独立候选人参选。尽管有网络审查,但人们还是可以把网络做为竞选平台。北京一家独立智库的负责人李凡说道:"在2006年的选举的时候,也有独立候选人,但是全国各地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并不知道,大家也没办法知道。媒体完全不许报。但是这次人们利用上了微博和其它的社交媒体平台而将独立候选人的信息公布于众。候选人之间也可以藉沟通而相互予以支持。"

但是,官方也开始有所反应,有些地方已经开始针对候选人加大打压力度。其中有些人被捕,有些丢掉了工作,有些严重受挫后放弃参选。被称为"选举运动之父"的湖北活跃人士姚立法数月来就一直受到严密监视。他于1998年第一次参选并成功选入基层人大。然而第二次政府就不许他再参选了。这次成功希望依然很渺茫。在广东已有两名独立候选人成功获选,但在首都北京看起来断无可能。

在北京的胡同里,郑威正在思考着她的下一步行动。她知道,她成功的机会微乎其微。“我觉得啊,要说竞选,他们肯定不会让我当上的。但是,我想通过这件事情,让他们看看,老百姓的决心,老百姓不都是糊涂人。我当得上当不上不要紧。将来,只要当上的人,我就告诉他了,如果你做的不好,那么就有人来提醒你、监督你。"

郑威自认为她并不是异议人士,也没有宣传鼓动人民起来举行北非那样的革命。她仅仅是在争取她的权利-不是党员也可参政的权利。

作者:ARD 编译:杨炀

责编:叶宣

相关音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