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效应”为主流媒体吸引更多读者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16.02.2020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特朗普效应”为主流媒体吸引更多读者

美国总统特朗普、英国首相约翰逊和巴西总统博索纳罗等人针对他们眼中“谎言媒体”的炮轰恰恰为批评性媒体赢得了更多读者,为其带来“民主红利”。

USA Zeitung The New York Times (picture-alliance/AP Photo/M. Lennihan)

持批评态度的《纽约时报》等媒体在特朗普上台后都经历了一场“复兴”

(德国之声中文网)《纽约时报》的这段广告信息仅持续31秒:"真相残酷,难以发现,难以忍受,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重要。"

2017年2月的一个短视频,成为在"假新闻"和"慌言媒体"时代媒体成功自我营销的一个例子,也就是说,新闻媒体成为进行政治抵抗的工具以及言论自由的保障。

自从特朗普于2016年11月8日当选为美国总统以来,《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以及英国《卫报》和《经济学人》杂志都经历了某种形式的媒体复兴。而自从一年前博索纳罗(Jair Bolsonaro)出任巴西总统以来,该国对政府持批评态度的媒体也有了一种"顺风顺水"的感觉。

寻找事实

媒体行业持续的特朗普效应可以说给《纽约时报》带来了最大的民主红利。在2016年11月至2018年11月期间,该报的数字版订阅数量从150万增加到250万以上。现在大约达到四百万。

据出版业服务公司W&V公布的消息,在2019年,《纽约时报》的数字版订阅用户新增了一百万。"这是自2011年推出付费数字版以来的最高年度增长数字,也是自纽约时报公司成立以来所获得的最大年度用户增长量。"

Cover The Economist

《经济学人》的一期封面

巴西也存在"博索纳罗效应"。自从右翼极端主义总统博索纳罗宣布政府将不再在巴西最大报纸《圣保罗报》上登广告之后,该报的数字版订阅数量剧增。《圣保罗报》指出,专业的新闻报道是抵制假新闻和不宽容的有效手段。自2011年以来,该报还发行了英文版。根据巴西媒体研究所(IVC Brasil)公布的数据,该报付费数字版的订阅数量从2018年12月的207000份增加到2019年10月的241000份。

2019年9月在里约热内卢举行的国际图书双年展期间,《圣保罗报》展示了她对宽容的理解。该报在其头版刊登了美国漫画系列《年轻复仇者》中的一对同性恋者,从而在国际上引起轰动。因为就在此前的不久,里约的福音教派市长克里维拉(Marcelo Crivella)刚刚宣布禁止刊登该漫画,他认为该漫画具有腐蚀青少年的危险。

尽管英国首相约翰逊(Boris Johnson)威胁英国广播公司(BBC)将取消公民缴纳广播收看费的义务,但是英国《卫报》的批评性报道仍使订阅者的数量增加,并且成功地筹集了旨在维护新闻独立的项目捐款。

在2019年12月英国提前举行下议院选举之前,《卫报》公布了一段广告短片。视频中展示的是一只被关在室内的勇敢的蝴蝶,一次又一次地扑向窗户,直到窗户玻璃破碎后终于飞出。

广告视频传达了"改变是可能的,希望就是力量"这样的信念。如今该报纸为维护新闻独立赢得了超过一百万的捐助者群体。

数字世界的信息缺失

《华盛顿邮报》的口号也相当慷慨激昂。早在2017年,亚马逊创始人和该报出版商贝佐斯(Jeff Bezos)便宣布发起了一场名为"民主在黑暗中死亡"的宣传运动。该运动也为报纸赢得了许多新读者。 2019年《华盛顿邮报》的印刷订阅量为746000份,数字版订户为170万。

贝佐斯在发起这场运动时说:"我相信,我们中有许多人都认为,民主正在黑暗中消亡,而一些机构从中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目前出现的一种相互矛盾的情况是,对右翼极端主义、民粹主义和专制主义扩张的恐惧导致了更加激烈的政治争议,而同时对新闻报道和内容的需求也在增加。特朗普、约翰逊和博索纳罗都为报纸和出版商带来了新的读者。

他们推动了传统媒体的数字化转型。这种转变的后果似乎不可阻挡-这便是全球范围内报纸印刷量在持续下降。

围绕着假新闻和事实核查(facts check)的媒体战役日益激烈。历史学家格莱纳(Bernd Greiner)最近在德意志电台指出了其危险的双赢局面:由于媒体受益于民粹主义政客的娱乐价值观,因此会对每一个挑衅做出回应,从而引起更多的关注。

格莱纳说:"像约翰逊、特朗普、内塔尼亚胡或萨尔维尼等这些政治家的挑衅,可以不断制造新闻。" "媒体不应对他们抛出的所有球都做出反应。"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