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怒呛穆勒:求官不成怀恨调查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31.05.2019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特朗普怒呛穆勒:求官不成怀恨调查

美国特别检察官穆勒周三宣布辞职。他列出特朗普可能干预司法的11项行为,附註道,法律禁止他起诉现任总统。但是司法部长巴尔不同意他的说法,认为穆勒可以做判断,只是选择不做。

USA | Donald Trump hält Pressekonferenz im Rosengarten | Mueller Bericht (Reuters/L. Millis)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穆勒结束谈话后数分钟,透过推特表示案件已终结。

(德国之声中文网)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推特上说,穆勒在成为特别检察官的前一天,曾经与其他潜在候选人一起,到白宫椭圆办公室要求被任命为联邦调查局(FBI)局长。特朗普拒绝他,说他已经在那个位子上坐了12年了。

同一天,特朗普在白宫南方草坪上告诉记者: 「你们都知道,在他(穆勒)离开联邦调查局之后,我跟他在公事上有点意见不合。他对我做的事情不满意,但我不怪他,因为我做我认为正确的事情。」

「穆勒根本不应该成为特别检察官。他要求我指派他当联邦调查局长,我拒绝了,他就被指派为特别检察官。所以你告诉某人他不能获得一个工作,之后这个人就有权对你做出裁决?」

特朗普说: 「他(穆勒)是一个非常不喜欢特朗普的人。」

特朗普之后更是说了很多混淆视听的话,比如说,一下子说「俄罗斯帮助我当选,跟我本人没有关系」,罕见的同意了俄罗斯有出力帮忙。而在白宫的南方草坪,他又说俄罗斯没有帮忙,而且俄罗斯总统普京比较希望希拉里当选而不是他。他在草坪上激动地对着镜头说: 「俄罗斯没有帮我选赢。你知道是谁让我当选的吗? 你知道是谁让我当选的吗? 我自己让自己当选的。俄罗斯完全没有帮我的忙。」

USA Trump mit Barr in Washington (picture-alliance/MediaPunch/K. Dietsch )

美国司法部长巴尔(右)认为,穆勒本来有办法判断特朗普有无干预司法并且作下结论。

巴尔回应穆勒谈话

周四,美国媒体CBS公布的采访片段中,记者问现任司法部长巴尔(William Barr),穆勒已经针对特朗普11个可能妨碍司法的行为进行分析,但是说他没有办法做决定,巴尔怎么看?

巴尔说: 「我个人感觉他本身有办法做决定。」他继续回答: 「有意见说,你没办法起诉现任总统,但是他原本有办法决定是否有犯罪行为存在。但他没有这么做,有他自己的理由,他也已经解释了。我不会去,你知道,挑战那些理由。但是既然他没有做下最终决定,司法部副部长跟我都认为,作为司法部的首长,我们有必要做出决定。」


记者追问,穆勒说国会可能是通俄门案的另外一个解决管道,巴尔回答: 「我不太确定他(穆勒)在暗示什么,但是司法部没有把自己侦察犯罪的能力当做国会的附属工具。」

穆勒投下辞职震撼弹

穆勒周三进行通俄门报告发布以来首次公开谈话。他表示,因为司法部的法律规定,起诉现任总统并不是他的调查团队能考虑的选项。 他也说,为了保持公正,他的团队不愿做出任何犯罪指控。此番言论被认为是他在暗示国会采取其他行动。

与此同时,民主党表示,穆勒的声明让他们能对特朗普展开进一步的调查。 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纳德勒 (Jerome Nadler) 说: 「既然特别检察官穆勒无法起诉总统,现在国会必须透过法律途径来处理特朗普总统的谎言跟违法行为。 」

虽然共和党议员不断呼吁民主党议员放弃弹劾特朗普,民主党2020总统大选候选人贺锦丽 (Kamala Harris) 却说: 「国会必须依据可公诉的证据对特朗普采取适当的法律行动。 」

穆勒:美国大众需留意外国干预选举

穆勒在公开谈话中表示,证明有司法干预对通俄门案调查来说是一件很重要的事。 他针对调查报告的结果重申: 「如果我们很有自信的认为总统并无犯罪,我们会下这样的结论。 但我们并没有针对总统是否犯罪下一个定论。 」

USA PK vom US-Sonderermittler Robert Mueller in Washington (Reuters/J. Bourg)

美国司法部特别检察官穆勒周三在公开谈话中提出辞呈,表示调查已结束,他的团队也已解散。 他未来不会再公开谈论通俄门案或特朗普。

此外,穆勒在发言中也再次强调,通俄门案的调查结果显示,有外力试图系统性干预美国2016总统大选,而美国大众应该好好留意这些指控。 他指出: 「调查报告必须能不言自明。 」

穆勒也说,由于通俄门案已终结,他的团队也将解散,所以他选择对外说明。 他表示将从司法部退休,回归一般市民的生活。 此前,外界不断揣测穆勒与司法部长巴尔 (William Barr) 疑似意见严重相左,然而穆勒在发言中却没有提及此事。 他反而感谢巴尔公开通俄门案报告。

穆勒在谈话尾声再次强调,调查报告代表他的证词,所以他往后不会再公开谈论特朗普或通俄门案的相关调查。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