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党爱国」维族学者被送进再教育营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31.12.2019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爱党爱国」维族学者被送进再教育营

根据《维吾尔人权项目》统计,目前至少有386位知名的维吾尔知识分子被中国政府关押或强迫失踪。这些维吾尔社群中备受尊敬的知识分子相继被送进再教育营。其中几位的子女也被迫走上倡议之路。

(德国之声中文网)赛米热·依明江上次见到父亲已是2017年4月13日的事了。她的父亲依明江·赛都力是一位维吾尔历史教授,也是出版商。赛都力2016年参与了新疆政府一项「下乡工作」的计划,被派到和田地区去工作一年。原本赛米热预期一年后便能与父亲团聚,但是一年过去,当她问起父亲为何还没返家时,她母亲只淡淡的说「下乡工作」的计划被延长两年了。

赛米热告诉德国之声:「后来的两年多,我多次向家人问起我父亲的情况,他们总是含糊带过,所以我也不想多问。 但是到了今年6月份,我开始注意到有许多维吾尔学者都被关进再教育营,所以我开始觉得不对劲。 最后,我在今年十一月透过在北京的一名朋友提供的官方文件,得知我父亲2019年2月被新疆地方法院以『鼓动鼓吹极端思想罪』判刑15年。 」

赛米热表示,她得知父亲被判刑的消息后感到十分震惊。她记忆中的父亲与恐怖主义跟极端主义一点关系都没有。 她说:「我父亲是个很开明的人。 他非常明确知道政府红线在哪,也从不在家里谈论政治。 他总是对我们说:『孩子你要爱国,因为今天你能到达这一步,是因为国家栽培你。 』所以我得知他被判刑的消息后,我非常的伤心又愤怒,因为我觉得中国政府怎么能这样对待一个无辜的人。 」

赛米热告诉德国之声,她父亲除了在新疆伊斯兰教经学院教授中国历史外,也成立了一间出版社。赛都力除了发行维吾尔文的书籍外,也将各种类别的中文书籍翻译成维吾尔文。赛米热说,她父亲一直希望能透过翻译最新的书籍,让维吾尔人能接触到更先进的知识。然而,出版书籍最终也成了她父亲被判刑的关键因素。

赛米热表示,她父亲2014年因发行了一本阿拉伯文的文法书,而被新疆当局拘捕判刑。她向德国之声表示,这本文法书是经过政府授权后发行的书籍,而该书的目的是要促进文化交流。她说:「我对于中国政府这样对待我爸爸感到很讽刺,因为政府在他下乡从事维稳工作时,还曾经发表文章形容他是政府信任的学者,现在却又指控他鼓吹极端思想。 我觉得这整件事是不可理喻的。 」

知名维族学者下落不明

52岁的热依拉.达吾提是新疆大学的新疆民俗文化研究中心主任。她长年透过写文章与到各处演讲来宣扬维吾尔人的文化与传统。她的许多研究项目都得到中国政府的资助。然而,在2017年12月,她向一名亲戚表示要从乌鲁木齐到北京一趟后,便从此与外界断了音讯。根据该名亲戚的说法,达吾提当时匆忙地离开乌鲁木齐,并未留下太多与前往北京相关的细节。

在她失踪数月后,达吾提的家人深信她已被关进新疆再教育营政策。她的女儿奥利维雅告诉德国之声,在2017年12月得知母亲失踪后,她第一时间感到不可置信。她说:「记忆中,我母亲一直是个小心谨慎的人。她一生从未过于积极地参与政治活动。她只是一个将所有时间投注在学术研究与家庭的大学教授。也正因如此,我对于中国政府选择将她关押起来感到十分震惊。 」

事实上,达吾提曾在消失前一个月在北京大学进行了一场关于维吾尔妇女的演讲。 此外,她也曾在一场与新疆同化主义民族政策有关的论坛上发表演说。

她女儿向德国之声表示,自从达吾提失踪后,她在新疆的家人都不敢告诉她任何与达吾提相关的讯息。奥利维雅说:「他们到现在都没告诉我到底我母亲是被关在监狱还是再教育营,但我也不想逼迫他们,因为我怕如果我问太多问题的话,他们反而会惹上麻烦。」

奥利维雅说,她知道自己的妈妈热爱维吾尔文化,所以她也不会希望看到维吾尔人因自身的文化而被中国政府无情的打压。奥利维雅说:「虽然她失踪的事令我心力交瘁,但我也知道她的案例,可以让国际社会明白新疆的再教育营政策,对维吾尔人与维吾尔文化带来了毁灭性的影响。 」

重新定义维吾尔文化与社会结构

事实上,达吾提与赛都力只是中国政府施行再教育营政策中,受到迫害的大量维吾尔知识分子中的少数案例。今年六月,位于华盛顿的《维吾尔人权项目》发布了一份报告,统计自2017年起,至少有386名维吾尔知识分子被中国政府关进再教育营或监狱。

维吾尔人权计划的资深研究员萨德祖斯基 (Henryk Szadziewski) 接受德国之声访问时表示: 「中国政府透过关押知识分子来试图破坏维吾尔文化与身份认同的基础。维吾尔知识分子已被北京认定为可能带领维吾尔族人群起反抗政府压迫的一群人。 」

Rahile Dawut (Akeda Pulat)

52岁的热依拉.达吾提是新疆大学的新疆民俗文化研究中心主任。她长年透过写文章与到各处演讲来宣扬维吾尔人的文化与传统。她的许多研究项目都得到中国政府的资助。然而,在2017年12月,她向一名亲戚表示要从乌鲁木齐到北京一趟后,便从此与外界断了音讯。

专门研究新疆文化议题的比利时布鲁塞尔自由大学东亚研究中心主任方文莎 (Vanessa Frangville)告诉德国之声,中国政府打压维吾尔知识分子的目的是为了重新定义维吾尔文化与社会结构。 她表示,中国政府将知识分子视为有能力协助维吾尔人重建一个国家的关键角色,所以透过再教育营政策来打压维吾尔知识分子对北京来说,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

方文莎说:「从中国政府对维吾尔知识分子的打压可以了解,中国政府对这些以往扮演汉族与维吾尔族文化桥梁角色的知识分子,充满了不信任。这样的手法其实不只出现在维吾尔社群内,因为习近平今年以来也不断打压在北京或上海的知识分子。 然而,维吾尔知识分子被打压的程度,仍远远超过其他的群体。 」

「这是污蔑,也是侵犯人权」

自从她们的母亲与父亲相继失踪后,远在美国的奥利维雅与赛米热,开始从海外发起一系列的倡议活动。对两人来说,虽然从没想过扮演倡议者的角色,但因为攸关至亲的生命安危,她们仍义无反顾的做了决定。奥利维雅告诉德国之声:「替我母亲发声已成为我生活中很重要的一部份。 选择发声并不是因为我想成为倡议者,而是因为我对母亲的爱。 我一开始也很怕这是个错误的决定,但现在我认为我正在做对的事。」

赛米热则认为,她会愿意为了父亲挺身而出,全是因为她明白做错事情的是中国政府,而不是她或她父亲。 她向德国之声表示:「我得以鼓起勇气替我爸爸发声,是因为我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我知道他的为人与中国政府的指控完全相反,所以我必须站出来,阻止他们嚣张的胡乱指控一个人。这是污蔑,也是侵犯人权。」

Iminjan Seydin mit Tochter Samira Imin
Xinjiang
Uyghur
Iminjan Seydin mit Tochter Samira Imin (Samira Imin)

依明江·赛都力是一位维吾尔历史教授,也是出版商。赛都力2016年参与了新疆政府一项「下乡工作」的计划,被派到和田地区去工作一年。原本赛米热预期一年后便能与父亲团聚,但是一年过去,当她问起父亲为何还没返家时,她母亲只淡淡的说「下乡工作」的计划被延长两年了。

虽然维吾尔自治区主席雪克来提·扎克尔12月10日曾对外声称,新疆教育培训中心的学员都已全部结业。 然而,这样的说法仍然无法说服奥利维雅与赛米热。奥利维雅强调,除非她能在家中看到她母亲并与她本人交谈,否则她将不相信中国政府的说词。 她告诉德国之声:「中国政府不能在大部分维吾尔人都尚未见到被关押的亲人本人前,便对外声称所有被关押的维吾尔人都已从再教育营『毕业了』。 」

任教于比利时布鲁塞尔自由大学的方文莎说,并不是所有的维吾尔人都有勇气公开替被关押于再教育营的亲人发声,但是当失踪的维吾尔知识分子的亲人愿意公开分享案例细节时,这样的作法可能会鼓励其他维吾尔人开始替失踪的亲人发声。

她告诉德国之声:「有别于以往的是,过去两年维吾尔女性开始在跨国的声援行动中,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 会有这样的发展,主要是因为维吾尔女性不愿在这场危机中的倡议行动缺席。 他们希望能加入长期抗战的行列。」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