烛光有罪?香港民众发挥创意悼六四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03.06.2021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烛光有罪?香港民众发挥创意悼六四

香港迎来国安法实施以来的首个六四。在政府禁止维园六四烛光悼念集会后,港人发挥创意,通过互联网和社交媒体,结合艺术纪念六四32周年。

(德国之声中文网)在中国,针对六四和平民主示威遭到军队镇压的讨论都被禁止,当局对有关六四的影像实施严格审查。但在香港特区,过去30年来,香港市民会在六四当天于维园举办烛光悼念晚会。

去年的维园烛光晚会因为新冠防疫规定遭到禁止,但数千人仍挑战规定举行集会。

但自从北京当局出台香港国安法并以此打压香港民主运动后,香港的情况发生了剧烈转变。

今年的烛光纪念晚会再次被禁,表面上是因为疫情之故,但香港在过去一个多月来并未发现无法追溯的本土感染病例。官员还提出警告,国安法也可能适用于六四悼念者。

香港民众因此各出奇招,发挥创意纪念六四。

Annual vigil that marked the 1989 Tiananmen Square crackdown

香港艺术家黄国才将派发燃烧过的蜡烛纪念六四

当地艺术家黄国才收集了数百个过去烛光晚会燃烧过的蜡烛,计划在6月4日晚间送给当地居民。“是时候将他们分给香港民众,让他们收集、保存并安置在安全的地点。”

黄国才过去曾以这些蜡烛创作出艺术作品,但今年将会在支持民主运动的连锁童装店Chickeeduck的两家分店派发蜡烛,鼓励大家以自己的方式悼念。

黄国才解释称,每根燃烧过的蜡烛都代表某一个人对因追求民主而牺牲者的悼念,也是对民主的渴望,这是一种复杂的情绪交织。“这是希望的见证。我希望他们能继续在通往自由和民主的道路上发光。”

过去的六四烛光纪念活动会在晚间8时09分点燃蜡烛,象征1989。目前在狱中的民主党前主席何俊仁以及一名烛光纪念活动主办者建议,香港人可以在当地社区内点蜡烛或亮起手机纪念。何俊仁上周出席“10.1游行案”庭审前对《明报》表示,市民应衡量风险,不一定要到维园悼念,“遍地烛光,全香港也是维园”。

与此同时,社交媒体成为悼念的另一个平台。

香港艺术家白双全发起在灯掣写上“六四”的活动,每次关灯都是悼念,让自己当下的生活联系到历史现场,“守护真相,拒绝遗忘”。他在脸书上写道:“六四对于香港人的意义,不只是悼念1989年6月4日那一天发生在天安门广场的历史事件,也是香港人对追求民主自由的坚持和执着,对中国未来所抱的一丝希望。”

设计师Chan Ka-hing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白色T恤上印着6:4黑色长方形的设计,欢迎众人复制这个设计。

区议会议员陈嘉琳计划在社区中举办读诗以及分享活动。她对法新社表示:“纪念六四一直是香港民主运动的一环。这是我们运动最具代表性的活动之一。如果我们现在放弃,未来红线只会越来越近。”

在去年六四守夜活动中,香港维园仍亮起了烛光,群众聚集又和平散去,警方在活动后逮捕了几位领头者,一些人自此遭到关押。今年香港当局则采取了更积极的方式。警方表示他们计划出动约3000名警力待命,在民众聚集在维园之前就会进行拦阻。香港保安局已经警告,参与或公布未经批准的集结均属违法,最高分别可判监禁五年和一年。

亲北京人士表示,六四烛光集会常用的口号如“结束一党专政”、“建立民主中国”等现在都违法。

香港保安局局长李家超表示,任何人如果“组织、策划、实施用非法手段去破坏或推翻中国宪法制度下所定的根本制度,是属于颠覆国家政权罪,每个人都要向自己的行为负责”。

本周二,香港食物环境卫生署人员前往香港支联会设立的六四纪念馆调查后,指称支联会没有申请公众娱乐场所牌照。隔日馆方宣布暂时闭馆。

但活动人士表示,在2019年大规模且暴力镇压民主抗议运动后,民众仍对北京心存怨气,当局很难完全阻挡所有六四纪念活动。

(法新社)

© 2021 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