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籍维族男童续困新疆 专家:恐陷中国「人质外交」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24.10.2019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澳籍维族男童续困新疆 专家:恐陷中国「人质外交」

今年七月,澳洲籍维吾尔男子沙丹接受多家国际媒体访问,揭露自己两岁的澳籍儿子鲁特飞与妻子纳迪拉遭中国政府困于新疆的事。 澳大利亚政府在媒体大量报导后,也透过外交管道,多次在不同场合要求中国让鲁特飞与纳迪拉飞到澳大利亚与沙丹团聚,但北京现在却强调这件事涉及「中国内政」。

(德国之声中文网) 两岁的鲁特飞是一名澳大利亚籍的维吾尔男童,而他自出生便跟母亲纳迪拉 (Nadila Wumaier) 受困于中国的新疆自治区。 鲁特飞的父亲沙丹 (Sadam Abudusalamu) 也是澳大利亚公民,他今年七月透过多家国际媒体的访问,分享自己两年多来如何透过各种管道,试图让他的妻儿到澳洲与他团聚。

相关媒体报导也迫使澳大利亚政府开始针对这个案例与中国政府进行交涉。 澳大利亚驻北京使馆七月中与中国外交部领事事务部长会面,针对鲁特飞的案例进行会晤。 八月初,澳大利亚外长佩恩 (Marise Ann Payne) 在曼谷与高阶中国外交官会面时,也提起了鲁特飞受困新疆的事情。 而佩恩九月在纽约与中国外交部长王毅碰面时,第三次提起这个议题。

佩恩透过书面声明响应澳大利亚广播公司访问时强调:「我们多次在不同场合正式要求中国政府让纳迪拉与鲁特飞到澳洲与沙丹团聚,目前我们仍坚持相同的诉求。 」

虽然中国政府七月中表示如果澳大利亚透过双边渠道向中国提供相关信息的话,中国会提供必要的协助。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7月17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说:「长期以来,我们一直是这么做的。 」但澳大利亚广播公司报导,据他们了解,中国政府近期改变说法,坚称因为鲁特飞拥有双重国籍,所以这个案例涉及中国内政。

Nadila konnte Lutfy's Vater nur in WeChat Momenten teilen, damit Sadam ihn sehen konnte (Sadam Abudusalamu)

两岁的鲁特飞今年二月成为澳大利亚公民,但中国政府在澳大利亚政府多次要求放行后,却称此事件涉及「中国内政」,不愿就此让鲁特飞与他母亲纳迪拉离开新疆。

澳大利亚的新疆议题专家雷国俊 (James Leibold) 向澳大利亚广播公司表示,中国政府可能打算利用鲁特飞的案件来打击澳大利亚政府。 澳大利亚政府过去几年针对中国渗透的议题,通过了几个法案,包含禁止中国通讯巨头华参与澳大利亚的5G网络建设竞标,而这些动作引起中方不满。

雷国俊说:「我认为中国政府的做法基本上是所谓的『人质外交』,也就是利用特定案例来向批评其特定政策或不愿配合的国家施压。 中澳两国的关系过去五年来确实逐渐恶化,双边关系目前甚至降到数十年来的最低点。 」

他向澳广表示,中国并不是只对澳大利亚施行「人质外交」的策略。 中国政府在加拿大于温哥华机场逮补华为财务长孟晚舟后,也以危害国家安全名义逮捕并关押了两名加拿大人,至今未释放。

此外,根据位于美国华府的「维吾尔人权项目」(Uyghut Human Rights Project) 八月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中国政府透过通讯软件或电子邮件向流亡美国的维吾尔人施压, 威胁如果他们持续公开批评中国的新疆再教育营政策的话,中国政府将会把他们的家人关进再教育营。 根据该报告统计,中国政府以每天或每周威胁的频率来向这些流亡的维吾尔人施压。

遥遥无期的团聚

Sadam und Nadila haben 2016 in Xinjiang geheiratet. Nachdem Nadila 2017 nach Xinjiang zurückgekehrt war, konnten sie sich nicht mehr sehen. (Sadam Abudusalamu)

父亲沙丹表示,过去两年多来透过不同管道要求中国政府让他们一家人团聚,但始终没有得到正面的答案,这让他感到十分无力。

过去两年,沙丹都只能透过视频与他的儿子鲁特飞互动。 当国际媒体开始关注鲁特飞的案例后,沙丹曾短暂的认为或许中国政府会在舆论压力下让他们一家人团聚,但在澳广播出纪录这个案例的节目后,新疆当地的警局立即传召他的妻子纳迪拉。 他告诉德国之声:「节目播出的隔天,纳迪拉透过讯息告诉我她被当地警局传召了。 她说如果她不幸因此被警察关押的话,我必须好好照顾自己。 我当下非常的担忧,因为我不知道她会不会再度被关进再教育营。 」

虽然纳迪拉三小时后便被释放,但她说警察警告她如果沙丹继续公开谈论鲁特飞受困新疆一事的话,纳迪拉的安危可能因此受威胁。 沙丹向德国之声表示,警察还不断要求纳迪拉提供沙丹的澳大利亚护照编号、澳大利亚的住址及其他信息。 他说:「虽然我现在住在澳大利亚,但我觉得自己无时无刻都被中国政府监控,而来自中国政府的威胁也无所不在。 」

对于中国政府无意在短期内放行一事,沙丹告诉德国之声,过去两年多来的转折,让他在面对中国政府时,感到十分无力。 他说:「我很愤怒,但在面对中国政府的威胁时,我的无力感渐渐加深。 」

人权观察的澳大利亚分部主任皮尔森 (Elaine Pearson) 认为,中国政府运用一个两岁男童执行「人质外交」的做法必须受到强烈谴责,而她也呼吁中国政府立即放行,让鲁特飞与纳迪拉能尽快到澳洲与沙丹团聚。 她告诉德国之声:「中国政府一方面强调这件事『攸关内政』,但又同时以这种手段威胁住在澳大利亚与其他国家的维吾尔人。 澳大利亚政府应该设法派人前往新疆去协助鲁特飞与纳迪拉离开新疆。 」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