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总理微信号遭转卖 中国干预大选?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02.02.2022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澳洲总理微信号遭转卖 中国干预大选?

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宣称自己的微信公众号被盗号之后,媒体专家认为这是临近大选前针对中国制造的话题。

接连对中国“出拳”的莫里森在澳洲华裔圈的名声并不好(资料图片)

接连对中国“出拳”的莫里森在澳洲华裔圈的名声并不好(资料图片)

(德国之声中文网)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发表了2022年虎年新春贺词,并在致辞视频开头用中文祝大家"新年快乐"。和往年不同的是,今年他无法在微信上向华人拜年了。

上个月底,莫里森总理的微信公众号被重新命名为"澳华新生活",账号简介写着"为澳大利亚华侨提供生活资讯"。

总理微信公众号被盗号和更名的消息传遍全澳。

时至今日总理办公室只是表示在和微信进行沟通,并未解释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

和总理同党的澳大利亚第一个联邦华人女议员廖婵娥发表声明说,自己将抵制微信,直到微信作出解释。

腾讯方面给出的回应是总理微信账号主体变更为商业买卖,并非盗号。今年是澳大利亚的大选年,因此总理失去微信公众号的事件蒙上了更深的一层迷雾。澳大利亚联邦议会情报和安全委员会主席詹姆斯·帕特森(James Paterson)认为此举是中国政府干涉澳大利亚政治的行为。

微信暗藏的门道

和字节跳动旗下的抖音和TikTok类似,腾讯研发的微信和WeChat也是两个功能类似但版本不同的软件。

微信必须要拥有中国身份的人才可以下载使用,数据处理和存储地点都在中国。

海外人士使用的WeChat则把服务器架设在了新加坡,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绕过中国的审查。

根据莫里森总理微信号变更的情况来看,他的公众号很大可能由中国公民在中国进行注册和运营。

在2020年澳中两国因为画家乌合麒麟的一幅讽刺澳军屠杀阿富汗儿童的虚构画作陷入争执的时候,莫里森总理一封向中国政府表达抗议的微信文章遭到审查下架。

当时澳大利亚政界就存在针对微信数据审查、散布假消息和国家安全的担忧。"对微信的担忧是合理的," 澳大利亚Per Capita智库研究员赵明佑(Osmond Chiu)说。"但自由党议员试图利用这一事件算计工党,这似乎不太可能。

微信已经成为澳洲政界争取华裔选民的一个重要渠道(资料图片))

微信已经成为澳洲政界争取华裔选民的一个重要渠道(资料图片))

微信深入澳大利亚政治

赵明佑所说的"算计工党"指的是自由党议员通过此事呼吁工党的政治人物也放弃使用微信,一起进行抵制。

澳大利亚人口中有接近6%为华人选民,因此不少政治人物都拥有自己的微信公众号或者私人账号,以此来接触使用普通话的华人选民。

以廖婵娥议员为例,早在2016年她曾公开表示利用微信来接触华人选民对于联盟党赢得选举具有重要意义。

她在华人选民中公开反对同性恋,并通过微信抨击对手工党的性向平等政策。她曾表示:"反对男学生用女厕.... 反对易装、变性,华人认为同性婚姻与正常习惯不同。"

在2019年联邦大选期间,廖婵娥成为墨尔本奇瑟姆选区(Chisholm)的候选人,当时媒体获取的信息显示,支持她的微信群宣传工党执政后会让难民全部拿到澳大利亚绿卡。此事被舆论指责为恐怖虚假宣传。

除了执政党之外,反对党工党也在微信上积极活动。除了众多议员拥有自己的微信号之外,现任工党领袖安东尼·阿尔巴尼斯在2021年开通了个人微信公众号。

"如果工党当选执政党,工党领导人将成为下一任澳大利亚总理,"他当时写道。

阿尔巴尼斯还通过微信谴责了在疫情期间冒犯澳大利亚华人的"不尊重言论",并承认华人社区"对澳经济、文化、政治上的贡献"。

值得注意的是,在莫里森总理失去自己的微信号之际,阿尔巴尼斯的账号仍然可用。

皇家墨尔本理工大学RMIT传媒系教授于海青告诉德国之声:"2019年大选期间,甚至大选之后普通话选民在微信上的活跃程度都非常高。"

"我认为两党如果够明智的话没有人会放弃微信。尽管自由党和联盟党的议员们呼吁工党放弃微信,但是我认为工党不会愚蠢到真的这么做,"她说。

赵明佑认为,"澳大利亚华人选民在悉尼和墨尔本的关键边缘席位中占很大比例。这些选民可能会决定下一届联邦选举的结果,因此,争取到他们的支持对政党来说非常重要。"

澳大利亚大选再打中国牌?

赵明佑认为这次事件显示,与中国的关系很可能成为今年的选举议题。他表示,现政府试图在对华关系上采取更强硬的路线,同时试图拉拢工党,在国内获得支持。

"抵制微信只是最新的尝试。这一策略可能会事与愿违,坊间有报道称,华裔澳大利亚选民正在放弃联盟党政府,这可能会让他们失去边缘席位,"他说。

于海青认为,在大选即将到来之际微信突然成了一个"害群之马",让国家安全以及社交媒体假消息的议题再次被滥用。"国家安全是个万灵丹。任何事情都可以和国家安全相挂钩。"

于海青表示在自己的学术研究中发现很多东南亚的社区面对WhatsApp上传播的新冠疫情假消息,而WhatsApp是美国公司脸书旗下的应用软件,因此以安全和假消息为由打击微信是不合理的。

"在消除假消息的标准上应该对所有的社交媒体一视同仁,采取相同的标准,不应该具有种族主义的针对性。"她说。"我们不希望澳大利亚重回麦卡锡主义时代,将矛头指向中国的手机软件或华人群体。"

© 2022年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