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工黨正式組閣 氣候外交抗衡中國勢力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01.06.2022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澳洲工黨正式組閣 氣候外交抗衡中國勢力

2022澳洲聯邦大選計票工作,在經過長達11天的開票後,終於在週二(31日)確定工黨獲得77席成為眾議院多數派政黨,得以單獨組建政府,內閣成員名單為何?

Australien Regierungsbildung

澳洲總理艾班尼斯(Anthony Albanese)任命了創紀錄的女性加入多元化的內閣團隊。

(德國之聲中文網)澳洲眾議院共有151個席次,必須取得過半數的76席才能單獨執政,雖然5月21日投票當天澳洲工黨就已預料將勝出,但少部分選區選情膠著,工黨一直未能獲得單獨過半的安全席次保障。外界先前也關注,工黨是否會與澳洲綠黨組成聯合內閣。

如今塵埃落定,工黨也獨自公佈了自身的內閣名單,並未納入綠黨成員。雖然工黨並未組成聯合政府,不過分析人士預計,工黨會在眾議院中與獨立議員和佔有4席的綠黨合作,加速各項法案通過的進程。

澳洲廣播公司(ABC)報導,週二(5月31日)晚間,澳大利亞新總理阿爾巴尼斯(Anthony Albanese)公佈了內閣名單,其中包含一位出生於埃及,負責早期教育和青年部的穆斯林女部長阿里(Anne Aly),她是澳大利亞歷史上首位穆斯林女部長。另外,澳洲也首次出現由女性原住民,擔任的原住民事務部長。

而女性部長的人數也創下新紀錄,共有10人,其中之一就是日前出訪日本參加四方會談,並訪問斐濟的黃英賢(Penny Wong)。出生於馬來西亞的她,正式出任工黨參議院領袖及外交部長,也是澳大利亞首位出生於外國的外長。

此次選舉中有多位來自亞洲背景的候選人當選。除了工黨參議院領袖黃英賢(Penny Wong)繼續連任之外,父母在越戰期間逃離老撾來到澳大利亞的華裔人士陳莎莉(Sally Sitou)、馬來西亞華人移民林文清(Sam Lim)、越南裔獨立議員Dai Le等,都是首次當選眾議員。

另外,工黨還有三位有南亞血統的新議員當選,包括斯里蘭卡裔的阿南達·拉賈(Michelle Ananda-Rajah)、費爾南多(Cassandra Fernando)以及馬斯卡雷尼亞斯(Zaneta Mascarenhas)。

工黨的氣候外交:對外應對中國,對內反擊右派

中國外長王毅週一(5月30日)在斐濟舉行「第二次中國-太平洋島國外長會議」後,繼續訪問湯加、巴布亞新幾內亞和東帝汶等國,也可能會簽署更多協議,也引發輿論的持續關注。

澳洲廣播公司(ABC)報導,在外交方面,工黨同樣把氣候變化作為一條主線,在兩場主要用於製衡中國影響力的外交場合上,工黨新政府都強調了應對氣候變化威脅的重要性。

ABC分析,從巴布亞新幾內亞的情況來看,工黨重視氣候變化在外交上仍與地緣政治有關。澳大利亞外交官過去這段時間,減少公開露面,以避免被政治化。但政府則持續增加其網上和社交媒體上的影響力,對於將舉行的巴布亞新幾內亞西部省的相關計劃,幕後工作也在進行中。

Chinesischer Außenminister Wang Yi in Fidschi

王毅日前赴斐濟與太平洋島國外長舉行會議。

事實上,不僅僅是澳大利亞和中國,就連日本、英國和法國都對巴布亞新幾內亞,表現出越來越大的興趣。在巴新的美國使館人員數目幾乎翻了一倍,他們正準備搬進首都新的更大的大使館。 

達頓出任自由黨黨魁 過去曾對華強硬

另外,週一(5月30日),在本次澳洲聯邦大選中痛失政權,只獲得58席的自由黨和國家黨聯盟,則分別選出了新的黨魁。曾任國防、內政和移民部長的彼得•達頓(Peter Dutton)成為新任自由黨、也是主要反對黨的領袖。

澳廣報導,在中國議題上,達頓堅持他過去對中國的「強硬發聲」,「我不會因為這些問題而退縮,因為我對這個問題充滿了熱情,」他說。他還表示,中國視該太平洋地區其他國家為「朝貢國」。

2021年11月26日,時任國防部長的達頓還曾表示,如果在台灣問題上爆發戰爭,澳大利亞不支持美國是「不可思議的」。

他說澳大利亞應該現實地看待中國在習近平主席領導下發生的事情,如果中國攻打台灣,將大大改變地區安全局勢。

學界呼籲修復中澳關係

中國新華社27日報導稱,澳大利亞15位知名學者日前致信新任總理阿爾巴尼斯和外交部長黃英賢,敦促澳洲政府改善對華關係。

公開信稱,澳洲政府換屆給澳中關係的改善帶來機會。這15位長期研究中國的學者認為,新政府可能會避免上屆政府的做法。在處理外交關係時,澳方需要做的是雙向溝通,而不應搞「麥克風外交」,少進行挑釁,多開展國際合作。

公開信還指出,同時考慮到大國戰略關切、外交和經濟利益的對華政策,或將更好、更持續地確保澳國家和經濟安全。

澳洲拉籌伯大學(La Trobe University)副校長沃克(Tony Walker)也在對話(The Conversation)平台上發表分析指出,隨著黃英賢(Penny Wong)在太平洋地區嶄露頭角,阿爾巴尼斯政府應該回顧歷史來修補與中國的關係。

沃克認為,今年是澳大利亞與北京建交50週年,阿爾巴尼斯對中國總理李克強賀電的反應是謹慎的,「急於承認(李克強的)這種提議是沒有意義的」。然而,「阿爾巴尼斯若是想尋求延長解凍(的時間),他將犯下錯誤」,沃克說,「幾乎所有的澳大利亞盟友,包含美國,都與北京建立了工作性的關係」。

阿爾巴尼斯目前仍暫未回覆李克強的賀電,他曾在東京出席四方會談時表示,對賀電表示歡迎,將等到回到澳洲後,再給予正式的答覆。

澳大利亞首任駐華大使費思棻(Stephen Fitzgerald)26日在「珍珠與煩惱」(Pearls and Irritations)平台指出,工黨政府必須回歸外交本行,與已做好準備的中國對話,並收起莫里森對華政策標誌性的無端批評、侮辱和譴責的擴音器,「如果我們這樣做,將會有許多我們可以建設性參與的問題。」

費思棻還說,一個明顯的領域是氣候問題的國際合作,「將中國納入(氣候變化的國際合作)之中是一個機會,而將其排除在外將是弄巧成拙」。他認為,通過氣候問題,澳大利亞可以在南太平洋與中國進行建設性的接觸。

(綜合報導)

© 2022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