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专家报告:不能判定李旺阳是否自缢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23.08.2012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澳洲专家报告:不能判定李旺阳是否自缢

香港支联会今日召开记者发布会,公布了支联会委托一位澳洲莫纳什(Monash)大学法医专家完成的报告,该报告对中国官方李旺阳死亡报告进行详细研究而成,结论为根据现有资料不能判定李旺阳是否自缢。

(德国之声中文网)8月23日下午14时,香港支联会举了了记者会,支联会主席李卓人向媒体公布了支联会委托澳洲莫纳什(Monashi)大学法医学教授科尔多纳(Stephen Cordner)完成的一份报告,该报告长达28页,是就中国官方早前发布的李旺阳死亡报告进行详细检视和审阅后而成。
报告指出,单从目前网上公布的三张李旺阳吊亡照片来看,同官方所指"李旺阳自杀"是相符的;另外李旺阳患有骨质疏松,确实较易骨折,他颈部呈现的瘀痕,在死亡前后都有机会造成;如果中国当局未向家属,提供完整验尸报告,及给家属独立评估和验证的机会,这种作法不符合国际准则。专家也质疑,当局指李旺阳两次自杀失败、包括从床上跳下自杀,但过程中李旺阳的拖鞋,并没有掉出来,面部及脚部也无伤痕。此外,由于资料不齐全,很难作出李旺阳是否自缢的结论,但对于官方报告指李旺阳因自缢导致颈椎断裂,专家认为十分罕见,他也建议中共当局给予家属复核官方报告的权利。
李卓人也表示,会继续和其他民间人权机构一起,在9月初撰写出独立的李旺阳死亡报告,提交给联合国包括人权委员会在内的多个委员会,就李旺阳事件提出申诉。

Demonstranten in Hongkong

香港发起的要求彻底李旺阳死亡真相游行活动


今年的7月12日,香港中通社公布了中共当局对李旺阳死亡事件的调查结果,称确系“自杀”。该公告还附上当局称之为李旺阳妹妹李旺玲的一份声明,表示不愿意和外界联系及接受任何采访,声明信后落有“李旺玲”签名。中国维权律师唐荆陵对比李旺玲早前与他签定委托协议签名,直指当局伪造李旺玲签名,因此对公告结论表示质疑和抗议。7月15日,香港支联会发起游行活动抗议中共官方报告造假,要求北京政府彻查李旺阳死亡真相,并委托澳洲莫纳什大学法医学专家研究中国官方报告疑点。

收听音频 03:34
直播
03:34 分钟

澳洲专家报告:不能判定李旺阳是否自缢(音频)

李旺阳是“八九民运”期间湖南邵阳的工人领袖,后被中国当局多次判刑总计22年,于2011年5月被释放,今年早些时候,李旺阳接受香港有线电视台采访,揭露自己遭受狱中酷刑并指中共政权残暴,采访于六四前夕播出,邵阳警方派出十余名看守进驻李旺阳就医的医院,6月6日清晨,李旺阳的妹妹李旺玲发现其在窗前“吊死”,在疑点丛生的情况下,湖南警方抢夺遗体并匆匆火化,李旺阳家人和多位朋友皆被警方控制与外界失联,最早发布李旺阳遗体发现时现场照片和视频的维权人士朱承志被当局逮捕,目前被控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关押在看守所内,另外一位知情者肖勇已经被判处一年半劳教。

“官方给出的东西太少,无法提出一锤定音的结论”

最早发起呼吁调查李旺阳死亡真相行动的中国新媒体人,目前就职香港阳光卫视的北风向德国之声表示,这份报告是在邵阳官方封闭信息及有限资料的背景下作出,因此不可能有一个十分明朗及确定的结论。
北风表示:“就象专家说,这个颈椎骨折很罕见,但他也说不排除有骨质疏松的可能。现在邵阳官方的尸检报告太过简略,外界可以评判的东西太少,大家都有疑点,但哪些疑点可以得到答复或是水落石出,这点很难。这份报告和外界的质疑差不多,尽管他是法医专家,但他没有办法提出决定性或一锤定音式的意见。只能说官方的报告并不能证实李旺阳是自杀,在我看来质疑的力度还是不够。”

“这份并不太确定的报告又一次挑战当局权威”

7月30日,周强在湖南长沙会见香港媒体时表示“湖南是‘法治湖南’,李旺阳死后湖南方面非常严谨得出李旺阳是自杀身亡的结论,证据确凿。北风认为尽管现在澳洲专家给出的是一个并不十分确定的结论,但也会令中国官方感到尴尬和紧张。

China Menschenrechte Bürgerrechtler Zhu Chengzhi bei Dissident Li Wangyang im Krankenhaus

照片左为李旺阳,右为朱承志,目前朱承志被中共当局控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北风认为邵阳官方不管是基于政治利益考量还是维稳需要,对这份报告应该不会开腔回应:“官方基本不大可能回应,不回应也许是他们认为‘明智’的策略,这个事情经过这么长的时间,外界很难像6月份那样形成强大的舆论和民众压力。但不管他们要不要回应,这份报告对他们的管制权威来说是又一次挑战。”
北风也认为不管官方态度如何,民间应对这一事件有持续的关注和行动,这些行动除有可能寻求到李旺阳死亡真相,最重要的是会对官方形成压力,以期改善目前仍被限制自由的李旺阳家人及被羁押的李旺阳事件知情者的命运。

作者:吴雨
责编:苗子

DW.COM

相关音频视频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