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话国庆庆典之八:三十五周年之“万岁”到“您好” | 文化经纬 | DW | 22.09.2019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文化经纬

漫话国庆庆典之八:三十五周年之“万岁”到“您好”

“小平您好”横幅制作过程,与胡耀邦决策不抬邓小平画像,与邓小平检阅部队口号的变化,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庙堂之高,江湖之远,如此相通。“小平您好”,必然成为这一年庆典国人的共同记忆。

China Deng Xiaoping Parade 1984 (picture-alliance/dpa/Maxppp)

1984年阅兵仪式上的邓小平

(德国之声中文网)回溯三十五周年庆典,令人记忆犹新的是这样一个细节:

"小平您好!"邓小平带着微笑,看着参加国庆游行的学生们打着这幅横幅,从天安门广场走过。

北京大学的莘莘学子为了标新立异,不经意间的举动,成就了经典的历史一刻。这朴素的语言,背后有着丰富的政治意蕴。

这种意蕴是什么?国庆节半年后,胡耀邦曾有过一个解读:"我们的党和政府在人民群众中的威信一年比一年高。现在我们老一辈的中央领导同志,比如我们的小平同志、陈云同志、先念同志,可是不敢往街上走啊!因为他们走到什么地方,马上就会被群众围起来问好!去年国庆节游行,清华大学(应为北京大学)的学生写了个'小平您好'的横幅,传播到全世界,世界各大通讯社都发了这条新闻。这样亲切的称呼,连'同志'两个字都没有,更没有'英明领袖'那种称号,确实生动反映了我们党和国家领导人同群众的亲密关系。"

从1949年庆典开始,"毛主席万岁"成为惯例,积例成习,喊到1960年代,"万岁"不够了,开始"万万岁",直到1969年二十周年庆典上的"红海洋"色彩。

1976年9月9日,83岁的毛泽东在"万岁"声中辞世。继任的华国锋,戴上了"英明领袖"的桂冠,但"万岁"这个词,在慢慢绝迹。伴随着其后的去"个人崇拜"化,华国锋摘掉了"英明领袖"的桂冠,到 1981年,他身兼的三个职务也分给了胡耀邦(党主席)、赵紫阳(总理)和邓小平(军委主席),中国政治舞台上,个人"万岁"开始绝迹。

1984年开始筹备大庆典礼时,如何表现领袖就成为摆在"国庆领导小组"面前的难题。为此,时任北京市长的陈希同向胡耀邦讨教:"十一"游行时,抬领导人画像时,抬哪些人的画像,特别是要不要抬邓小平的画像?耀邦抽着烟,想了想以后说:"如果去请示邓小平本人,抬不抬他的画像,邓小平也不会同意抬自己的画像。"陈说:"你这样讲了。我们好办事了。"

China Deng Xiaoping beim Bridgespielen 1984 (picture-alliance/dpa/Xinhua)

邓小平力主破除个人崇拜,这样的生活照片在当时中国并非禁忌

于是,在十一庆典上展现的是这样的画面: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朱德,是塑像,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朱德、邓小平、陈云,是著作模型,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是浮雕像。

当然,邓小平是庆典上唯一的主角。他作为军委主席检阅部队,打破惯例替代中国防部长发表讲话;总书记胡耀邦和国家主席李先念,也只是观礼台上的一员。

庆典大阅兵,口号是必须的。25年前的1959年十周年大庆,林彪呼喊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中国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受阅部队回应的是"万岁!万岁!万岁!"。

现在个人"万岁"绝迹了,口号也必须变化。如何变化?成为庆典前媒体猜测的一个点。庆典上,当邓小平乘坐红旗牌黑色敞篷阅兵车行进在受阅部队前时有了答案:"同志们好!──首长好!""同志们辛苦了!──为人民服务!"

邓小平的亲切问候和受阅官兵的响亮回答,基本上等同于一种政治上的宣示:个人崇拜此后要成为历史。

这一切,在9月30日准备参加第二天游行的北大学生并不知道,但时代的气息他们是感受到的。他们在准备制作一条横幅表达心意时,也曾为写什么而七嘴八舌。媒体报道说:有人说写"教育要改革",有人说写"改革要加速",但都觉得还不能充分地表达心愿。谈着谈着,谈论的焦点逐渐集中到邓小平。一开始有人说写万岁,但很快被否决了,说有个人崇拜的色彩。经过反复琢磨,大家决定写"小平同志你好"。等到用床单做衬时,发现床单长度不够,只能订四个字。才去掉"同志"二字,把"你"换为"您"。

这一横幅制作的过程,与胡耀邦决策不抬邓小平画像,与邓小平检阅部队口号的变化,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庙堂之高,江湖之远,如此相通。"小平您好",必然成为这一年庆典国人的共同记忆。

 

徐庆全为中国当代史学者,前资深媒体人。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DW.COM